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三三四、当一回新闻人物,全行上下欣喜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9:1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圣光游侠 古剑迷踪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通天武尊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宝安人民法院公开执行大会在法院礼堂举行。

    这天一大早,夏天来到支行,与任尔为一道,拿了相关资料,坐上了任尔为开的面包车,走北环路,往宝安疾驰而去,九点钟准时到了宝安法院。

    夏天利用开会前的间隙时间,约谈了几个案件的执行法官,然后到了会议礼堂,在第一排坐下。

    夏天和任尔为回头看礼堂的后面,云集着不少与债务人有关的,也就是公开执行大会的当事人的家属之类的人,在焦急地等待着被拘留的亲人的出现。

    会议开始后,会议主持人法院的郭副院长严肃地宣布:“宝安人民法院现场执行大会现在开始民警同志,将准备执行的二十名债务人带进会场。”

    这时,一个法警领头,后面跟着一群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债务人,旁边也跟着几名法警一起进入会场。这些被执行人到了会场后一个个面向观众席,有的觉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有的则在拼命寻找观众席上的亲人。其中一个可能因为法院干警在留置他的时候十分仓促,脚上没有穿鞋,也在拼命找他的亲人。当他找到后,首先向亲人挥手致意,然后把手放下后,不断地把手摆成一字在来回摆动,让常人理解起来就是叫他的家属“不要”的意思。那么,他要他的家属不要做什么呢?原来。宝安法院这次执行大会有一个内容是:现场清债。当场清完债务的,当场解除强制措施;完全没有表示的,则依法行政拘留15天。而这摆手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老赖”,他被人民法院采取了强制措施后,还暗示家人不要还钱,大不了在看守所呆上十五天,放出来还是一条汉子。

    夏天看到这二十人的不同神态,对任尔为说:“你看,就这二十人。有的显得不好意思害怕曝光,有的死硬赖着。便说明了追债的艰辛。”

    任尔为附和着说:“是。法院采取强制手段都还这样,要说我们自己去追就更难了。”

    这时,宝安法院的黄院长在作强化案件执行的讲话。

    夏天看那讲着话的院长慈眉善目,一派儒将风采。但运作一个基层法院,却把工作搞得风生水起,妙着连连。真应了一句:“有料不在声大。”

    院长讲完后,由执行法官逐案宣读案情和对应的执行措施,把拒绝还款的老赖悉数给予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

    近十一时,一直在会场后面以远景录制节目的深圳电视台新闻节目的记者慢慢地走到了前面,开始录制观众席的画面。恰恰在这时,夏天已经被电视台盯上。会议主持人刚宣布散会,新闻记者和电视台的摄像机立即对准了夏天。一位漂亮的女记者以十分专业的语气问道:“请问你是债权人的代表吧?”

    夏天满面笑容地答道:“没错,我是代表银行前来参加这个执行会的。”

    女记者很娇婉地说:“请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好吗?”

    夏天看了她一眼,笑着答道“可以。”

    女记者问道:“请问你对今天的执行大会有什么看法?”她说完。马上蹲下身,把麦克风对着夏天的脸部。

    夏天说:“我对宝安人民法院依法办事,急债权人之所急想债权人之所想,着力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想尽千方百计破解执行难的举措十分赞赏十分支持”

    这时,那蹲着的女记者着急地小声说:“继续讲继续讲。”

    夏天用眼睛往下瞟了她一眼。顺着她的意,继续说道:“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曾经说过:人民法院是最讲理的地方。的确如此。人民法院在依法维护社会秩序方面担当着重要角色。但是在过去一段时间,不少债权人到法院打官司,往往是赢得了官司,输了钱,也就是俗话说的:挽回了名声,亏了本,到了执行阶段便不了了之了。长期以来,这个执行难的问题,不仅使人民法院累积了很多执行案件,更加使新的老赖像春夏两季臭水沟里的蚊子一样不断繁殖,严重影响着社会的公平正义和经济秩序,对银行和企业的经济交往产生了不良后果。因此,我们坚决支持政法机关采取有力措施,依法清债,破解执行难,还社会一个良好的经济秩序和法律秩序。谢谢”

    夏天这一段讲话让电视台记者十分满意。采访完后,女记者握着夏天的手说:“谢谢你支持我们的工作”

    夏天说:“你也在支持着我们的工作,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开完会走出会场,夏天坐上任尔为开的车经北环路走在回市区的路上。夏天对任尔为说:“想不到他们还来这一手,电视台是看我们穿得漂亮一点,还是脸上没有忧愁而盯上我们?”

    任尔为说:“我们行有几个案子在这里执行,应该是宝安法院执行比较集中的单位了,我们来到后又与他们打了招呼,法院对新闻记者示意过我们是重点户也有可能。”

    夏天说:“要是这样,法院先跟我通个气,有点准备多好。你看,现在都是即席的讲话,那女记者一个劲的催我继续讲继续讲,我还看了她一眼。要是播出来就出洋相了。”

    任尔为附和说:“夏经理的水平在脑子里装着,怎么样也是**不离十,我看得体。”

    两人回到支行后,并没有把电视台采访当成一回事,各干各的事去了。

    当天晚上,深圳电视台新闻频道报道了宝安法院召开现场执行大会和对夏天采访的新闻。

    这事迅速在市民银行系统内发酵。

    第二天上午上班后,市民银行总行防损部的徐海涛首先打电话给夏天,对他说:“夏经理,你上电视了”

    夏天没有领悟到是昨天接受采访的事,问道:“上什么电视?”

    徐海涛说:“昨天晚上我刚刚踏进家门,就听到你的声音在我的客厅里面回响,我就纳闷了:怎么夏经理会到我家作客呢?而且,事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进了客厅,才恍然大悟:你的音容笑貌都是在电视里播出来的。只见你穿得西装革履,打着领带,满面春风侃侃而谈,为我们市民银行争足了面子。”

    夏天笑着说:“让你看到我出洋相了,感到很满足是吧?”

    徐海涛急忙说:“不会不会刚刚我们和沈总还在议论这事,这对我们搞清收有正面影响。”

    夏天说:“这是昨天我到宝安法院协调案件,后来参加他们的执行大会,坐在执行大会的前排,会议结束后,被那漂亮的女记者突然袭击的临时采访了一回,应该有不少洋相。不过,宝安法院还是帮了我们行的大忙的。”

    徐海涛说:“你这样利用不少机会去推动两清工作,我们都受到启发,我要向你学习啊”

    夏天说:“你这话说得严重了,我们还是要得到你们上面的支持才能成事。改天拜访你?”

    徐海涛说:“好,改天联系。”

    夏天放下电话后,想到明天还要到宝安法院参加该院召开的金融专项执行座谈会,准备写一个书面建议送到宝安法院,便拿起笔急忙写起来。未完待续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