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三一二、亲朋好友报惊雷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9:0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通天武尊 圣光游侠 

    1998年7月31日,夏天的家里来了不速之客。这人是刚从省纪委接受协助调查谈话后来到深圳的樊波,他是夏天的爱人樊婷的胞兄。

    看官听说,樊波为什么会到省纪委接受协助调查的谈话呢?这事还得从他所从事的工作说起。

    樊波是广东一个县级市的市委委员,当了一个高税利企业的总经理,因为没有董事长的设置,因此,樊波就是该企业说一不二的一把手。他这个企业是国家没有放开的行业企业,除了有经营权之外,还有行政管理权,当他的公司行使管理权的时候,他的身份就不是总经理了,而是局长。像这种官不官、企不企、民不民的体制,也许随着国家的进步,到了下一代人管事的时候,人们便不知为何物了就像现在的年青人对于计划经济时代的粮票、食油票、猪肉票、布票、自行车票一样,感到不好理解,但在当今社会,人们还是看得懂的。在这种垄断企业里,要做出成绩是不难的。樊波的前任就是因为他突出的工作业绩成就了当时市里税利收入的半壁江山,而被提拔为副市长的。一年之后,这位副市长又成了主管政法战线的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此君在局长任上仍是风风火火、大刀阔斧地开展整治工作。不料,就是因为这些举措,不但与社会上的黑恶…←长…←风…←文…£t势力结下了梁子,还得罪了一批既得利益者。于是,黑白两道寻衅的事情便接踵而至。

    开始的时候,对立面的动作还是小的。譬如。有一些“小偷”常常光顾这位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家,并顺手牵羊地“偷走”他家里的一双新鞋中的其中一只。或者拿走他家切菜用的菜刀,又或者拿走他的小孩子喜欢的玩具。等等。久而久之,这局长便知道有人在跟他过不去,但却声张不得。因为张扬出去,公安局长家里经常来小偷,不就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吗?他想,工作还是要做的。于是,照样在政法岗位上我行我素地干起事业来。

    后来,个别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越发猖狂起来,有一回竟光顾了他家的保险柜。发现了他在原来总经理任上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便大喜过望,做起更大的动作来。于是,一封封检举信不断往上级机关发送,而信中所述之事也不见得都是空穴来风,有些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睛。从信中的文采来说,也是经过高人点拨的。这样,人事主管部门和纪检机关不能不重视起来。后来,上级了解到这位局长还是一个颇有魄力。上任之初得到人民拥护并干着实事的领导干部,为了避免伤害无辜,对他的调查便不得不隐蔽进行。于是,省纪检部门组织精干人等。直接到了这个市,开始了秘密调查。

    调查进行了一段时间,把问题集中在他原来工作的企业方面。后来。调查人员对他的继任人樊波也做了一番了解,便回省里去了。

    一天深夜。樊波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婷。樊波想:是哪个不知道深浅的家伙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骚扰?便有点不高兴地拿起电话问道:“你好!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说:“请问樊波同志在吗?”

    樊波说:“我就是,你是哪位?”

    对方回答说:“我是省纪委的。我今天跟你通电话,首先我要向你明确纪律:你要以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今天跟你讲的,不会跟任何人透露。”

    樊波说:“好的,我保证。请问有什么事呢?”

    省纪委的同志说:“我们请你明天下午五时前到省纪委接受问话。你能做到吗?”

    樊波当官也当了一些年头了,但是,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忙说:“能,能,能!”

    这位同志又在电话里说了:“你到了省纪委找接待室,报给他们这个电话号码,有人会安排你谈话。”

    樊波忙说:“好的,谢谢你!”

    放下电话后,樊波心里十分紧张,因为自己一直从事黄灯与红灯之间的生意,有些业务可能会在客户端出问题,而受到不同区域的不同部门的查处,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这人哪,心里一急,就会六神无主,而省里的同志又要求不能告诉别人,听他的口气,好像有点党内“双规”的味道: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谈指定的问题。你想想,为企业的利益忙成这样,也为市里贡献了不少税收了。现在倒好,忙到去省纪委了,而且明天就要在规定的时间赶到广州。

    话说樊波的父亲是一名老党员,为官一生,处事谨慎,现在离休后享受厅级待遇。听到樊波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心神不宁,觉得总是有什么意外之事在他身上发生。便左哄右问,终于问出了他要去省里谈话,但到现在还是像丈二金刚般,摸不着脑袋,不知为什么要到省里。他父亲是一个细心之人,详细要他回忆接听电话的细节。如:称樊波为同志,打电话到家里,而不是打到单位,要求保密,等等。只听他的老父亲说:“你暂时时还是可以安心的,可能省里把你当作知情人了解情况,不像是以你为主做的业务有什么大的关联,你可以放心地去。”

    樊波听完老父亲的话,稍稍安了点心,但还是一个晚上都没有入睡。

    第二天上午,在一家老小目送之下,樊波心里好像打破了一个五味瓶般,喉咙里涌上一股酸意,泪水已经在眼睛打转,但他强忍了回去,随即上了轿车,往广州开去。

    到了广州,他与省纪委的同志接上头,当天晚上便开始了第一场谈话,随着谈话的开展,樊波还是觉得父亲见多识广,他的判断是对的。但是,接下来的问题还是有,樊波在其前任这位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当公司总经理的时候,也当了不短时间的副职,难道连一点敏感的工作都没有在一起干过?

    这晚的谈话结束后,省纪委留着樊波在招待所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又接着交谈了一个上午,便结束了这次省纪委之行。

    樊波走出省纪委的大门,做了两件事:一是立即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向家人报平安;二是迅速坐上轿车上了广深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后,来到妹妹樊婷、夏天夫妇家里。人甫坐定,谈起了他的两日惊魂。

    夏天看他的神色,确实是受惊不小。于是,一场安排压惊的活动就此展开。

    第二天是星期六,夏天夫妇带着樊波上了仙湖散心,观摩了小平手植树后,来到弘法寺进香祈福。

    下了山,回到家里,樊波对夏天说道:“你翻翻书,看我经历的事,书上对我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吗?”

    夏天沉吟了片刻,笑着说:“我说说你今年的流年看怎么样啊?”

    樊波期盼着说:“你尽管说。”

    夏天拿出老通书,边翻边说:“你是1960年出生,庚子年,肖鼠。今年是戊寅年,虎年。书上说:‘鼠人见虎年,跃马沿途,应作他乡之客;孤单影只,丧门星见。’看来,确实有点流年不利。但是,明年是兔年了,‘其年有喜盈门,添人进口……’。对了,你是哪月出生的?”

    樊波答道:“二月。”

    夏天又念道:“你看:‘鼠人生于二月,惊蛰之时,生就胆小,一生聪敏,令人可爱,文雅温柔;只是自己晦气,可得贵人;虽不能挂帅任将,但文印可保,……风吹草动,细雨暗丝,了如指掌。在千辛万苦、大惊大吓之下,乐登彼岸。’哈哈,好像是为你写的。”

    樊波问道:“书上真的是这样写的?”

    夏天笑着说:“不骗你。我的结论是:再经过四个月,也就是过了十二月,保你无事。”

    樊波笑着说:“应该感谢‘夏大师’指点迷津。”

    这时,樊婷说:“你不要信他那一套,他自己都是整天为那些老贷款伤透了脑筋,别人说什么的都有。”

    夏天正色道:“古人说:‘不被人忌是庸才,’你看看,古今中外哪个做事业的人没有人说的?”说完又转而对樊波说:“问题是:你跟原来的老总一起那么久,做那些敏感的工作,是各走一道呢,还是一起做?”

    樊波说:“基本上都是各走一道,互不沾边。我们公司的问题是:要完成那么多的税利,不论谁当头都要走走黄灯区甚至红灯区,说开了也是转手倒卖。要不然,我们市那么小的地方,就能消费我们公司几个亿的东西?但是,任务完成后,这事若被查起来,尤其是被系统外的人查起来,就是不折不扣的问题。”

    夏天说:“你生意上的那一套我不懂,可能市里面财政也靠你的公司吃饭。这样,你更加成了人们盯着的目标,你与原来的老总和未来的老总们设好防火墙是必要的。这点要警惕。”

    樊波默然以应。

    ……(未完待续……)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