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二六三 (伴金需戒黄金梦)——沈存瑞中枪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8:5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通天武尊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古剑迷踪 抵死不说我爱你 鬼怪的那些事 后宫娱乐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话说参观深圳廉政展览那天,湖贝支行的中层干部和信贷部门的人员倾巢而出,开了几部车来到位于市委旁边的市博物馆参观《深圳廉政建设成果展览》。该展览作为市委、市政府精心组织的廉政教育的一个手段和形式,花费了政法部门的大量心血,组织了深圳成立特区以来的廉政建设的正、反两方面大量的图片和案例,内容十丰富。

    前来参观的人们每每参观展览完毕,走出大厅,心里都很沉重。

    夏天他们看完展览后,心情也轻松不到哪里去。当他们来到大厅出口的时候,看到五、六个检察官摆开了一张长条桌,里面摆着一本书和签字本。这本书是海天出版社精装出版的《深圳反贪启示录》,其内容涵盖了“求实探索篇”、“大浪淘沙篇”。前者是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探索在建设深圳特区过程中,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针对廉政建设带有倾向性、普遍性的问题,结合案例开展调查研究,而上升到理论层面的文章;而后者则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真实案例,有些还是刚刚查处结案的新案例。

    在“求实探索篇”里,有一篇《伴金需戒黄金梦》——析深圳金融系统贪污贿赂犯罪的特点和原因的文章,夏天粗略地翻了一下,觉得写得十分中肯,分析金融从业人员犯罪的特点和原因都是言简意赅,切中要害。

    夏天想,这本书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极具收藏价值,也有很好的教育意义。于是,掏出90元,现场购买了一本。当夏天办理完购书手续后,两位身穿制服的检察官走到夏天跟前。好奇地问道:“先生,请问你这是个人买书,还是代单位买?”

    夏天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说:“个人买。”

    其中一个检察官又问道:“请问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夏天从口袋里拿出两张名片,分给两人。说道:“我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敏感岗位工作,很需要这方面的书籍,通过学习增强抵抗力。”

    两位检察官看着夏天的名片,听夏天说完后,热情地说:“请您在这个留言簿上留言。”

    夏天来到办公桌前,接过检察官拿来的留言簿。认真地写道:“看了深圳市委和政法部门举办的廉政教育展览,心里很沉重,受到了教育。作为长期从事经济金融工作,并在敏感岗位上工作的一员。但愿能做到警钟长鸣。为此,喜得一本好书《深圳反贪启示录》,期盼自己能做到:常在河边站,就是不湿鞋。”

    夏天写完,与两位检察官握手道别。离开了市博物馆。

    夏天在忙着准备总行经营会议的材料,办公室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真让夏天有点应接不暇。

    首先打来电话的是办公室主任许爱群,她在内线电话里对夏天说:“夏经理,你好!我给你办件好事。请您把您的身份证号码告诉我。”

    夏天说:“我有什么好事?你要我的身份证号码干什么?”

    许爱群笑着说:“反正是好事,我不使坏,你告诉我吧!不要为难我。”

    夏天无奈,刚刚把身份证号码报上去,另一部电话又响起来了。夏天只得对许爱群说:“许主任,没有办法,我要接外线了。挂了。”

    许爱群说:“你忙吧!”

    夏天接过外线电话,刚说了一句:“你好,……”电话那头就说道:“夏天吧?我是广州的陈健生,怎样,老同学这排很忙吧?”

    夏天说:“难得被广州的街胆想起我,你有什么关照?”

    陈健生说:“还有什么关照,我想到深圳来看你,你欢迎吗?”

    夏天笑着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不欢迎?”

    陈健生认真地说:“我这回到深圳是处理一个泰国客户借了我哥哥的50万元,原来是放给她周转的,但是现在两年多都没有还,我要出国了,我哥哥急了,要抓紧收回来。这个客户在深圳怡景花园办公,我想过来看看。”

    夏天说:“好哇,什么时候过来?”

    “我想是下星期一吧,今天是星期三,要来的那天上午我会再给你一个电话。”陈健生说。

    夏天说:“那就到时候在深圳见。”说完,放下了电话。

    上午十点,夏天的另一个同学彭施给夏天打来电话,着急地对夏天说:“喂!你听到消息没有:沈存瑞的家给抄了!”

    夏天听后,吃了一惊,问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彭施说:“消息应该不会错。听说在他家抄到200多万的财产。你看,那么老实的人,想不到吧?”

    夏天说:“他来深圳有十来年了,股票也炒了,有200多万财产很正常。哎,他是因为什么方面的事情,你知道吗?”

    彭施说:“听说是存贷挂钩的事,这个我也说不准。”

    夏天说:“这样,改天我再给你打个电话,我现在去问问他那家银行的朋友。”

    “好!”彭施放下了电话。

    夏天随即打通了姚中平的手机,刚问了一句:“沈存瑞怎么回事?”姚中平马上用家乡话说:“不要通手机,你在办公室吗?我马上打回给你。”

    于是,姚中平打通了夏天办公室的电话,介绍说:“他是因为部下搞引存放贷涉及利差案发,这个部下在被政法机关盯住期间,用手机假装向老行长请教工作,沈存瑞说了一句:‘你都傻的!这些事不是越讲越复杂?’便被政法机关认为是同案人兼教唆部下作案。现在被政法机关留置调查。”

    夏天问道:“你们行里判断,问题大吗?”

    姚中平说:“就这件事来说,还不见得问题非常大。但现在人进去了,不知道还有其他事情发生没有。但是,我们行的领导确实对下面很负责,不但组织了支行长开会部署补救工作,也专门为他的事,已经跟市里协调了几次了。听说,他在里面因为什么都不说,说他态度不好。”

    夏天说:“看来,单位重视、关心,倒还是不幸中的大幸啊!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也为各方面留下一个转圜的余地啊,应该是不坏的选择。”

    姚中平又说:“夏总,不要在手机中讲这些事,以免变生不测。这是我们的头儿提的要求。”

    夏天苦笑着说:“好吧!谢谢你,也谢谢你提醒。”

    夏天打完电话,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人在办公室踱着步,思考道:“不要在手机中讲事。那么,我作为从事存贷挂钩业务的一个主要工作人员,而且又在信贷的敏感岗位呆了那么长的时间,自己没有涉案,难保与自己所做贷款的企业的别的什么人不涉案。看来,在电话里跟人谈事也要谨慎小心了。那么,沈存瑞的事,怎么样介入呢?好介入吗?”

    不一会,夏天在前几天到深圳会堂参加全市支行行长、信贷科长廉政教育会议时,深圳市反贪局长的讲话又在脑海中荡漾:“……你们当行长的,当信贷科长的,要经常看看自己屁股里有没有屎,有屎的话,抓紧把它擦干净。不要等到我们来了帮你们擦。要是真的到了那时,你们就迟了!”

    这位局长还在大会上介绍了被人们称为“从楼房摔进地狱”的原深圳市房管局局长陈炳根贪污受贿案的侦查趣事。据说,陈炳根在在市检察院问询期间,一度极不老实,但在里面呆了半个月后,思想斗争很激烈。有一天,检察官例行问话,他开始拼命的放屁,那屁放得又臭又响,他坐的角落连续半个小时都是乒乓作响的。这屁放完后,他这人也就轻松多了,向检察人员要了一根烟抽,他边看着从自己嘴上吐出的烟圈,边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不一会,在办公室踱着步的夏天,思绪回忆到在广州读书时,与沈存瑞发生的一件趣事。

    当年,作为班长的沈存瑞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操时间,部署下午的党、团活动,因为他的母语是白话,刚到广州时讲普通话,因为舌尖音与舌面音把握不好,让很多人听不懂。他说的:“今天下午哇,先打扫卫生,然后……”,很多人听后理解成:“今天上午哇……”,夏天也是其中之一。做完早操后,夏天问他:“班长,今天怎么上午不上课,打扫卫生,是不是有领导要来我们学校视察?”

    沈存瑞生气地说:“谁说上午不上课?上午就是上午,下午就是下午,你怎么上、下不分?”

    夏天听了,说道:“我是听到你讲的上午就是下午,下午就是上午,我是对你说的上午下午完全没有听懂!”

    沈存瑞笑着说:“这样吧,当你看到大家拿着书,就到教室去;看到大家拿着扫把了,就劳动去。明白了?”

    这次对话招来半个班的同学围在一起开了一通玩笑。

    ……

    夏天又想起去年与沈存瑞在南山的见面,心中已经生出那唐朝诗人韦应物《寄李儋元锡》的伤感来: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年花开已一年;

    闻道欲来相问讯,两楼望月几回圆?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