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二三一、汕尾之旅添意趣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8:4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圣光游侠 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古剑迷踪 鬼怪的那些事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第二天,夏天一大早来到湖贝支行,叫上先已到达的任尔为开着支行的面包车,首先到了市民银行总行接到资产防损部的罗英国、陈山石和法律处里主管与罗湖法院协调工作的女律师杨阳。然后,开回支行与王显耀见面后,来到罗湖法院。而罗湖法院的主办法官王永寿想把事情尽快办完,约了一个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老总一起去汕尾,准备看了实地,把评估做完就好拍卖了。这几人就在罗湖法院等待评估公司的人过来。王永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亲自打电话催他快来,这老总还算老实,告诉王永寿:“我刚刚起床。”

    王永寿在电话里小声对他说:“你要快点,银行一车人在法院等着,关系搞不好,日后你很难做的。”

    就这样,大家在法院等了半个多小时,这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老总终于来了。

    刚开始时,夏天不知道王永寿要等什么人顺道到汕尾,觉得帮法官一个小忙也是一个顺手人情,等待起人来心里还是很坦然。但是,当王永寿在准备上车时,将这位“老总”介绍给夏天,说是一起到汕尾评估该地块的老总时,夏天心中的不屑之情花了很大的劲才控制住,甚至连这位老总姓什么也没有记住。

    看官:你也许还不知道,随着房地产抵押贷款的兴起,当年有不少房地产评估公司在深圳应运而生。他们首先依附各家银行的行长与信贷经理、科长而开展业务,并由此而发了大财。夏天作为信贷经理,每天都会碰到近十家评估公司的人员上门招揽生意。因此,夏天不认识的所谓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老总”本身就不见得有什么料。随着时间的流逝,当银行的很多贷款要依法清收的时候,不少房地产的评估人员又打起了法官的主意。但是他们也要与银行方面协调才能成事。像这个老总,第一次见市民银行总行的法律处和防损部以及支行的主管人员,自己仍毫不醒目,竟昏昏然躺在床上不肯起来,让自己的财神爷等上半个小时的,显然不是什么好鸟。

    话说回来,夏天、罗英国一行人拉着王永寿好不容易坐上任尔为开的车,离开了罗湖法院往布吉海关方向开去,半个小时后到了荷坳收费站走上深汕高速公路。在车上,陈山石和王永寿是汕尾本地人。尤其是陈山石,高中毕业以后在汕尾家乡工作了十多年才调到深圳,在本地朋友很多,对路上的一应情况也很熟悉,不用夏天他们费心。

    由于大家坐的是面包车。加上任尔为对路况不是很熟悉,开得比较慢。十二点半的时候。才赶到鲘门。这时,陈山石对夏天说:“我们在这里吃过午饭再走好了。不然,到了汕尾好像过趟了。”

    夏天说:“入山投地主,你是本地人,只要你不说我懒,一切听陈科长做主。”

    于是。大家拐向鲘门的一间酒家,准备吃午饭。

    吃过午饭后,任尔为将车开去加油,而陈山石带着夏天、罗英国、杨阳等人在看着街上摆的海产品来。陈山石极在行的向夏天介绍各种产品的质地和价值的高低。而夏天也是以长见识的心情在虚心地听他的介绍。

    不一会儿,任尔为开车回来,一行人继续向汕尾赶去。

    到了汕尾,在陈山石的指点下,任尔为把车开到抵押地块的赤岭。一行人下得车来,看到这赤岭名字起得真好:整个岭上就是**裸没有一棵树,就像一个**模特那般让画家看了觉得可爱,能找到灵感。但是,夏天他们不是来画画的,于是,迅速确定了抵押土地的方位。只见这块地上经过平整,更是赤黄黄一片的荒地,在靠近路旁的地方,由汕尾永业集团公司搭了一个茅房,里面住着一个老人和一条狼狗,可能是请来看管这块土地的工人。

    陈山石说:“问问老头去。”于是,就往茅房走去。

    当大家走近茅房后,老人一问三不知,只有那条狼狗在尽着自己的本能,在尽情地“汪汪”叫着。不知道是欢迎从特区来的朋友,还是警惕地告诉它的主人:“这帮人是来拿这块地的!要想办法,不然我这老狼狗和你就无家可归了。”——这也许是为人臣子在尽着它应尽的本份吧!

    然而,它的担心是多余的。它的主人的主人,也就是深圳五湖四海贸易有限公司和汕尾永业集团的老板们,已经把这事铺排妥当,无论是法院,还是市民银行,不管在他们身上怎样使劲,也只能是瞎折腾。这块地的狗窝,日后还是狗窝。至于这条狼狗百年归寿之后,这狗窝会不会拆掉,应该不是老狼狗该管的事。

    从建筑的角度上讲的“三通一平”的概念,看来在赤岭这里来说,还不是摆上汕尾市政府议事日程上的议题。因此,这块地要想在一、二年内拍卖出去,并能收到一笔说得过去的款项还贷款,可能有点期望过高。

    王永寿和陈山石、夏天及那个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老总,站在大路边议论了一回,算是有了感性认识。后来,在陈山石的建议下,到了一条街边,查看了该公司设在汕尾的另一个点:深圳五湖四海贸易公司家私城。看完后,大家在一块议了一会儿,觉得该公司还有不少疑点。于是,决定住夜。

    后来,陈山石把大家带到一间海鲜酒家,夏天对陈山石说:“大家辛苦一天了,要吃好,我对海鲜没有多少学问,点菜的事请你全权处理。”

    陈山石也不客气,就将龙虾、三纹鱼、石伏、石蝎、生蚝等悉数点上了台。夏天向服务员要了两瓶五粮液。

    人们到潮汕酒家消费,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快,没有太多的花架子和过门。能够让赶趟的消费人群满意。不一会儿,第一套菜就上桌了。这时,服务员给人们倒满了酒。

    夏天作为主人,站起来说:“首先。我代表湖贝支行,对王法官、陈科长、罗科长、杨律师对我们行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谢。我尤其是应该感谢王法官一段时间以来对湖贝支行的无私帮助。今天是我和王法官第一次吃饭喝酒,但是,王法官确实帮了我们很多忙了。所以,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们就一醉方休,一切尽在酒中。来!我们大家干杯!”

    于是,这六男一女悉数站了起来,痛痛快快地干了第一杯。

    陈山石在自己的家乡吃饭,而处理的问题又是下属支行的,便自发地当起了主人。当生蚝上桌时。看到夏天不动筷子,估计他不敢吃。陈山石说:“夏科长,来,这生蚝吃了会寻味的!只要你吃了第一个,就难保你不吃第二个。来。沾上酸醋,不会有事的。”

    夏天摆摆手解释说:“我曾经有一个潮汕朋友。像你这样鼓动下让我尝过一回。觉得它不顶牙,始终还没有找到感觉。你们大家用。”

    半小时过后,两瓶酒基本喝完了。这时,王永寿法官还是意犹未尽,拿起酒杯对夏天说:“夏科长,你刚刚说了。我们是第一次喝酒吃饭。你是一个汉子,我认识你也很高兴,我们连干三杯!我先干为敬。”说完自己痛快的把一杯酒倒进了口中。

    这时,任尔为走到夏天跟前。把嘴巴附在夏天的耳朵上,说:“没有酒了。”夏天会出意来:王永寿是没有喝好的意思。便小声对任尔为说:“再拿两瓶五粮液。”说完后,也把杯中的酒喝下肚子里。

    不一会儿,任尔为已经回到桌旁把大家的酒杯倒满。

    夏天劝王永寿先吃点菜,而他自己则喝了一碗汤。两人接着干了第二杯、第三杯酒。

    服务员端来了一盘有点像东风螺一般的东西,很多人都说没有见过。

    陈山石说:“这盘菜,在深圳是吃不到的,它产自台湾海峡。它在深海里的石头上伏着,因此,它的名字叫做石伏。你们想想看,能够在波涛汹涌、水流湍急的台湾海峡的深海里的石头上伏着不动的海中生物,要有多么坚韧不拔的意志啊!这就练就了它的肌肉弹韧清脆;而深海没有污染,其所吃之食自然珍稀,则其肉必然鲜甜味美。”

    他说完,看了夏天一眼,继续说:“夏经理,这东西你就要尝了,也是生吃的,如果这道菜不尝,你要后悔的。”

    接着,他用左手的食指和母子抓了一个石伏,右手拿了一支竹签插在石伏的口上,随即顺时针一旋,那石伏肉便完整旋出。他用左手指着石伏肉说:“你们看,这就可以吃了。这上半节是肉,下半节则是它的肚肠和屎了。不过,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是屎就很难为情,石伏的肉鲜甜爽口,而它肚子里装着的屎也是好货——这与蜜蜂拉出的屎——蜂蜜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你将这个石伏屎送到舌尖上一品,你就会感觉其味果然不错;再往喉中溜下,那真是圆润深喉、妙不可言!不信?你们试试。”说完,他将石伏肉沾上酸醋,送进了嘴里,边嚼边点头,并欣喜地发出两句“唔,唔”之声,以肯定自己所言不差。

    大家看着陈山石吃石伏的表演,又听他把石伏说得这么珍贵,都用手抓了几个放到自己的桌面上,忙用竹签把石伏的肉卷出来,沾了酸醋,然后放进嘴里。果然鲜甜可口,其味隽永,入口不忘。

    陈山石免不了得到一阵赞美之声:“陈科长真是美食家!”

    陈山石打趣地说:“美食家不敢当。你们这话要是传到黄鹿行长的耳朵里,说清收贷款的防损部出了一个美食家,还不炒了我鱿鱼?那我就变为天天在家为老婆做饭的厨师了。”

    大家夹带着酒兴,免不了大笑起来。

    时间很快地到了晚上十点钟,这七个人将四瓶五粮液喝下来,多少有点醉意了。这时,陈山石说:“我们去唱唱歌醒醒酒。”

    大家都觉得应该放松放松,于是,跟着陈山石来到一家夜总会。

    夏天到了夜总会后,酒劲开始膨胀起来。他随即坐在沙发上运起气来,以便尽快让酒精往下排解出去。

    好不容易熬到下夜一点,大家从夜总会收档,到旅店冲了凉,准备休息。过了一会儿,那个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老总拉着王永寿、陈山石又到外面活动去了。据说,晚上四点钟才回来。

    第二天早上,一行人准备在旅店的一楼餐厅用早餐。

    这时,昨天早上那位房地产评估公司老总迟到的情景又一次再现。王永寿、陈山石等人虽然昨夜的夜生活同样玩得很晚,但是,他们都没有忘记自己出差的责任,早上八点钟已与夏天他们一起到了餐厅吃早餐。而这位老总虽然在王永寿离开房间时催他快起来,但是他翻转了一下龙体,又一次进入了梦乡。据说在梦里,他正在做着一单很大的生意。梦中的他居然与王永寿催他快快起身吃早餐的语言联系起来,说起梦话来:“吃早餐算什么?有生意就要做。”

    而夏天、王永寿等人因为上午还有正事要办,没有等他,便吃起早餐来。哪知道大家吃完早餐后,还不见此君的倩影。夏天不由得生起气来,对任尔为说道:“小任你到旅店服务台,叫一个小姐去叫他起床。我们要走了。”

    任尔为应声而去。

    王永寿听到夏天如是说,也觉得不好意思,不方便说话。

    十来分钟后,这老总不急不慢地从旅店走出了,远远就说:“你们坏了我一件好事,不应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夏天不高兴地朗声说道:“老总同志,‘懒起画峨眉,弄装梳洗迟,’是古代贵妇人的生活恶习。你是一个现代社会做事业的大老爷们,怎么搞成这样,要大家都等你起床?”

    那老总说:“夏科长,你是有钱人,不知道没钱人的期盼。王法官起床的时候是叫了我,按理我是应该起来的,但是一转身,马上有一笔大生意冲进我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美妙的梦,时下不是说吗:‘亏本的买卖没人干,砍头的生意有人做。’我正在做着发大财的梦,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肯起来的。”

    夏天故意问道:“你做这个梦的时候,天亮了没有?”

    那老总说:“我没有看表,但后来的梦境就更奇了:在梦中,只见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含情脉脉地对我说了四句诗。”说完,他看见大家还是喜欢听他讲的,于是,老总摇头晃脑地将他在梦中听那漂亮小姐吟的诗念将出来:

    相公命带金鸥帛,别来汕尾与汕头;

    妾身自是宝中宝,圆梦与你建高楼。

    那老总接着说:“当她念完了诗,我把两眼对着她的脸蛋盯得直直的,看得她不好意思,后来,就拉着她的纤纤玉手,来到一个五星级宾馆吃早餐。哎,说来也是你们不对,我俩还没有拿起筷子,你们就坏了我的好事。哪里想到你们会叫一个服务小姐硬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到这里吃早餐,太掉价了!”

    这时,罗英国笑着说:“老总,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到今天大白天了还想入非非,回不过神来?”

    “没有,我绝对没有!我看是苍天可怜我,要我先富起来也未可知。”老总申辩说。

    此时,王永寿和陈山石都不吱声。

    夏天挖苦道:“我看,你的梦中情怀倒像是苏东坡笔下《贺新郎》里那孤寂少妇的幽怨之情的现代版。苏东坡怎么说来着?”说完,他接着吟道:

    帘外谁来推绣户,枉叫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这词吟完后,招来些许冷嘲热讽的议论声。(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