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一七五总行行长去意已决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8:2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鬼怪的那些事 后宫娱乐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圣光游侠 抵死不说我爱你 通天武尊 古剑迷踪 

    在夏天办公室里,舒光荣向夏天汇报昨天与深圳蛇口海陆运输贸易公司法人代表施云里见面的情况。

    舒光荣说:“施总对过去的事作了道歉,觉得对不起你。答应到我们银行来,就看你和王行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夏天思考了一下说:“我看就安排在明天下午吧!王行长那边我去跟他协调。”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舒光荣乘机说:“我这就跟他联系。”说完,离开了夏天办公室。

    夏天拿起电话,刚说了一句:“你好!”

    电话里传来夏天熟悉的王火炬的声音:“夏经理,你好!”

    夏天说:“啊!王经理啊?你好!你好!你有什么关照?”

    王火炬说:“我们两家支行是一根绳子上绑着的两个蚂蚱。同病相怜,你缺的资金,我也缺;你有的不良贷款,我也有不少。唉,老兄,你那边国信代元公司清贷的事有进展吗?”

    夏天说:“就是没有哇!怎么样,你对蓝天这个自称的‘老红军的儿子’有什么突破吗?”

    王火炬笑着说:“他建的写字楼也是正在卖,但他的牢骚怪话很多,我还真不知道他的背景,不方便来硬的。我们两个联手会他一下怎样?”

    夏天说:“可以,什么时候去?”

    王火炬说:“下午怎么样?你有时间吗?”

    夏天说:“好吧,蓝天那里你跟他约好。”

    王火炬说:“好,下午我开车到你行里,我们一起去。”

    夏天放下电话,自言自语地说:“事前留一线,事后好见面;处事留一手。日后好帮手。在这王火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原来,王火炬曾经作为市民银行稽核组的抽调人员两次到湖贝支行开展审计,他在支行呆了多年,深知在基层工作的艰苦和风险,试图通过临时抽调的积极表现最终调动到总行工作。在他第一次到湖贝支行的时候,夏天对他多少看不惯,几次差点翻脸。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平静过去。而王火炬几经折腾,还是没能调动到总行。职级也与夏天一样,当了宝安路支行的计划信贷科长。最近,还传出风声:他们全科正在闹情绪,不知是否因为他嫌自己职级低而使的坏。

    ……

    上午临近下班时,夏天把任尔为叫到办公室。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对他说:“这是三八大厦项目的联营方之一的总经理高军辉。据说他原来在部队时是个师长。转业后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当老总。他在政府和军队企业方面还有不少关系。联系他的目的,是看通过他能否找到陈善为,如果找不到的话,传票要公告送达,就比较麻烦。”

    任尔为喏喏而行,办事去了。

    下午。一辆丰田吉普车停在湖贝支行的后院,司机摇下左车窗的玻璃,探出一个头来,向夏天的办公室望着。右手按了一下喇叭。不一会,夏天走出办公室,看到是王火炬,便拿了公文包下了楼,微笑着与王火炬打了招呼,钻进车来。

    王火炬随即掉转车头,往广xi大厦开去。十分钟后,夏天和王火炬到了广xi大厦,上了电梯,来到国信代元公司老总蓝天的办公室。

    蓝天是个场面人物,见到两家银行的信贷科长上门讨债,脸不改色、心不跳,调侃着说:“哟,哟,哟,昨晚我忘了看天气预报了,今天刮的什么风,两个领导联袂来慰问我?”

    夏天笑着不答话,王火炬说:“想你呗,来看你还不行吗?”

    蓝天摸着他自己那光溜溜的脑袋说:“行、行,我是这样,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营业执照上的法人代表不是我。我不管大事,你们来了我就管喝茶。”说完,真的做起他的茶道来。

    而王火炬也是大开大合之人,看到蓝天在一旁弄茶道,不讲贷款之事,便问夏天:“夏经理,你星期天会去钓鱼吗?”

    夏天说:“我长大以后没有钓过鱼,小时候倒是钓过急水,在河里一边走一边钓,钓过不少,有一回,我一杆钓了两条鱼。”

    泡着茶的蓝天,勾过头来,插话道:“一杆钓上两条鱼?没听说过,愿闻其详。”

    夏天说:“说起来,不是什么本事,上升到理论上来讲,是中国人讲的碰巧;外国人叫做把握临界点。当时,那十几条鱼是在争着吃食,还是在水下谈情说爱,我没有看清楚。我只看到浮标猛往下沉,便用力一挥,一看:鱼钩上挂着两条鱼:那钩挂着一条鱼的嘴,挂着另一条鱼的肚子。”

    王火炬取笑说:“这就和蓝总这样的老板在媾女时,被公安局一抓俩是一个道理。”

    蓝天推着茶杯说:“别,别,别,我只好这一口,不好那一口!来喝茶。”说完,给夏天和王火炬每人一杯茶。

    王火炬喝了一口,还是忘不了他的钓鱼经,他说:“你别看钓鱼枯燥,当你戴上一顶草帽,配上一张小凳子,坐在湖边看着那纹纹湖水,三两个朋友你看我,我看你,中午小酌两口,还真是写意。不同的鱼上钩的方法还不一样,有的小心谨慎碰了一下鱼钩,看鱼钩的反应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有的心浮气躁,一来就吃,拖着鱼钩就走。这和人生百态是一个道理,你可以静下心来判断是什么鱼。尤其是当大鱼上钩时,你要跟它斗智斗勇,一会儿放线,一会儿收线,要玩到它累了,乖乖的任由你一根绳子拉上岸,全服你。这时,你那高兴劲就溢于言表了。”

    蓝天打趣地说:“我就是一条全服你们的鱼。在你们眼中是大鱼还是小鱼,我说不准,好像还是一条漏网之鱼。但是,你抓到我,贷款还是没有办法还。你看,当初,我向政府提出要盖住宅,政府就说建写字楼,现在写字楼盖好了,没有人要,你就是把它拍卖了,还你的贷款也不到个零头。所以,要怪只能怪政府。……”

    王、夏两人平静地听着蓝天发牢骚。

    后来,蓝天问:“你们知道市民银行班子的事吗?”

    王火炬反问道:“什么事?”

    “这,你都不知道?”蓝天显得有点得意,摇晃着脑袋说:“古丁力干不久了!而且问题还不少。”

    夏天问道:“是吗?”

    蓝天说:“根据可靠情报:古丁力在贷款问题上,贷款给香港六洲药业有限公司四亿元贷款是不行的。还有集资集体炒股分钱也是导火索,引起你们行内不满。上头的初步消息是:他可能会受到严厉处分,终身不得在金融部门任职。连副市长吴斯斯也受到牵连。”

    夏天听后,在心里想:“都说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身为本行的一线人员,竟然不知道行里发生了什么事,不论怎么说都是失败的。我原来花了很大的代价就是想结交各方面的朋友,但是,就是没有能在关键时刻用得上的,全部都是短期行为。”

    ……

    后来,王火炬开车载着夏天返回湖贝支行的路上,夏天问道:“蓝天说的行里的事,你听说了吗?”

    王火炬说:“没有。”

    过了一会儿,王火炬又说:“我看十有**是真的。俗话说,枪打出头鸟。像古丁力行长这样的强

    势领导,难免会得罪人,加上他又醉心于改善员工的福利,想让大家得到实惠。这样,便很容易让别人抓住把柄。”

    夏天附和着说:“现在要做点事,的确很难。”

    王火炬开着车,打了一下喇叭。然后,勾过头来看了夏天一眼,笑着说:“时下不是流行着这样的顺口溜吗:‘穿衣要穿布,光鲜又牢固;轻松悠闲走,清爽有风度。吃饭要吃素,延年又益寿;众口最难调,圆润没坏处。喝酒要低度,喝高也醒悟;酒友谈正事,装醉保无误。当官要当副,滥竽充充数;万一要担责,有人在高处。’你看,官场上官油子的嘴脸多深刻!”

    夏天听后也笑了笑,回应道:“这种风气于我的性格和为人是格格不入的!”

    王火炬说:“所以,我看你在官场上不一定吃得开。你说呢?”

    夏天认真地说:“这要看我遇上的是怎么样的领导。真的!”

    说话间,小车已经开到了湖贝支行门口。王火炬把车停了,夏天与他打过招呼,下了车,目送王火炬离去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