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九十八领导驾驭部下的艺术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8:0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古剑迷踪 圣光游侠 通天武尊 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1995年6月14日,市民银行召开信贷计划工作会议,夏天代表湖贝金融服务社参加。在开会前,夏天碰到了戴着一顶鸭舌帽的梅林金融服务社的总经理申虎,夏天对他说:“申老好!”

    申虎有礼貌地回应道:“小夏好!最近很忙吗?”

    夏天说;“不忙。申老最近身体好吗?”

    申虎说:“上了年龄,混混日子。”

    打完招呼,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两人谁也不会料到,这是申虎在有生之年最后一次与夏天打招呼。

    这次会议,市民银行行长古丁力、副行长罗艺、何人友、吴清一起亮相。古丁力行长首先讲话,他满怀深情地希望原金融服务社的同志融入市民银行的行列中来,一起为深圳金融事业的腾飞贡献力量。

    接着,市民银行计划处长、信贷处长分别作了讲话。

    信贷处长冯老刀在讲话中,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他领导的三个科的科长让大家认识:“我这个处长能耐不大,要说我有什么优点的话,就是协调工作做得比较到位。我们处的工作都是三个职能科的科长们同心合力做下来的,我就像抗日战争胜利后的老蒋一样,只管从峨眉山跑下来摘桃子。我这个处有三个科:业务综合科,科长张鱼,大学本科毕业,有多年金融工作经验,是一把笔杆子;贷款审查科,科长易木子,是个留美博士,用现在的行话来说,是个‘海归’。他擅长风险控制与管理的研究,是我们行不可多得的人才,从这方面讲也是我的老师;贷款调查科。科长汪余,是国家最高学府培养的具有硕士学位的我国本产经济管理人才,并在内地金融部门锻炼了五年,有丰富的信贷管理经验。……”云云。

    与会人员初听信贷处长冯老刀说自己能耐不大,以为是他的自谦之词,在听他讲了一大段之后,才有所醒悟:要协调不同流派的高材生与管理人才,处长的水平应该不会低啊!

    其实,冯老刀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官油子,他正在按照自己的思路。设计着自己在官阶上更上一层楼的路线图。这些讲话,也是他的题中之议。

    接下来,就是各金融服务社汇报信贷资产和资金计划情况。一整天听下来,夏天觉得湖贝金融服务社是比较差的单位之一。

    回到湖贝金融服务社后,夏天将情况向三个老总做了集中汇报。在听完汇报后。庄宇说:“现在我们的资金又吃紧了,老夏。你要像以前一样。努力解决我们金融服务社的问题。”

    夏天若有所指地说:“我在金融服务社工作是作长期打算的。现在,我们金融服务社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政策没有连贯性,对策也是今天一个、明天一个。就说存款吧,有时月息一分八就说高了,有时两分六也觉得合适。这让下面的人很难办事,跟客户也不好谈。还有。贷款的逾期、展期也是一个很有学问的工作,大家都不能任性。你一任性,老贷款户不买你的帐,你就没戏了。这两点。老总们要考虑一个成熟的意见,不能过分人性化。”

    庄宇好像恢复了过去的虚心,对夏天说:“你的建议,我们商量一下。”

    于是,夏天离开了庄宇办公室。

    当老总们商量一阵散伙后,庄宇打电话给夏天,请他去一下。

    夏天来到了庄宇办公室,庄宇热情地叫夏天坐下,然后说:“今天我请你来,有一件事想叫你办一下。”

    夏天说:“庄总请讲。”

    庄宇说:“有一个宝安的企业,叫金稻米实业公司,想在我们这里做抵押贷款400万元,原由三部办的。但这个公司的老总向我反映:卜一定太傲慢,又向他们索要小车、回扣等等。现在关系搞僵了,我考虑,最好由你来办。”

    夏天对贷款户反映信贷经理的看法从来就比较敏感,听了庄宇的介绍,认为这个公司不论对与不对,都是一个“是非户”,是不能接手的。何况,最近庄宇老是在三个信贷经理之间玩着抬这个压那个的游戏,前天在研究安延汽车城公司的问题时,就排除了自己,只叫徐东海和卜一定参加。

    夏天听庄宇说完,平静地说:“庄总,我们做贷款,其实有很多不同的反映,不是在圈子中的当事人很难判断谁是谁非。一旦听了贷款户说不是,就换信贷经理做贷款很危险,我做了,难保他也在背后说我一通。何况,我们以前搞的玉凤金龙大酒楼的贷款,一部的信贷员调查、二部的信贷经理签字,现在都有点出洋相了。我说,这事最好不用我做。”

    夏天说完,偷偷看了庄宇一眼,只见他激动得满脸通红,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夏天看看不对,说道:“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走了。”随即退出了庄宇办公室。

    且不说庄宇在夏天离开办公室后怎样气咻咻的喘着粗气,就是夏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心里也没有平静下来。

    他又回想起两个月前发生的另一件事:

    当时,也是庄宇把夏天叫到他办公室,夏天到后,办公室里已经坐着计划部张顾问和一家叫做深圳好男儿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吉告田。庄宇忙把夏天介绍给吉告田:“吉总,这是我们的信贷经理夏天。”

    吉告田说:“好的!夏经理,我就自我介绍了!我是张顾问的关门弟子,叫吉告田,庄总是张老师在年富力强时培养的精英。我和庄总师出同门,是同门师兄弟。现在来看望老师和师兄是想贷点款。我搞的项目是自动化立体停车库。这在国际上是很有前途的,在深圳我是第一家。”

    夏天微笑着听吉告田说完。觉得他是性情中人,但是也有点江湖人物的味道,没有必要主动揽下贷款来做。

    在一阵沉默后,张顾问说:“夏经理,告田的贷款资料拿来了,你能不能帮忙判断一下?”

    夏天说:“可以看看。”

    于是,吉告田从硕大的公文包里拿出了担保贷款的贷款资料。夏天粗略看了两个企业的财务报表,觉得要一时说个“行”或是“不行”都太过草率,也会引起庄宇的反感。便说道:“资料还是准备得很充分的。”

    吉告田接口说:“是啊,我办事讲究完美,能做好就做好,从不含糊。”

    当夏天准备不看下去的时候,庄宇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可以吗?”

    夏天说:“能不能让我拿去研究一下,明天给个意见?”

    庄宇和吉告田都说:“好。”

    于是,夏天将他的资料拿到自己办公室看起来,另外,叫欧忠诚将两份财务报表进行评分。第二天一早,夏天给庄宇的意见是:“不适合做担保贷款。”

    庄宇对夏天这个意见不以为然,马上叫信贷三部的卜一定写贷款调查报告,几天后,200万元就打到了深圳好男儿实业有限公司的帐上。

    有趣的是,一年之后,深圳好男儿实业公司的办公场所因业主向人民法院申请了查封令而被查封,吉告田从此不知去向。不但市民银行追收这笔贷款找人无门,而且连庄宇个人也到处打听:吉告田人在何处?据说,因为庄宇个人当时也借出了20万元给他这个“同门师弟”发展业务,一样追讨无门。有诗为证:

    放贷一部二部三部,当思用谁最有好处;

    师弟使坏亏我钱库,遍寻未见揪心难受。

    但是,不用着急,夏天他们与吉告田的缘分还没有尽,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