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七十黄溜找个内应做贷款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7:5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鬼怪的那些事 圣光游侠 通天武尊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古剑迷踪 

    上午,夏天把欧忠诚和刘爱华叫到办公室,安排他们到宝安工业村和新安了解宝安福利床业有限公司的抵押和生产经营情况。夏天对调查工作说了具体要求:到了工业村要见到它的村主任,问他们村里房产是不是自愿拿来抵押,这张村委的《证明》是不是他们开出的。房产既然在村里,要叫他们带你们去看一下是哪几栋。到了福利床业公司要看是不是有工厂,生产没有?工厂有多大面积?有多少工人?一天能出多少张床垫?

    夏天还启发他们说:“我刚才提的问题,你们在调查的时候,不是一股脑儿向对方提问,而是在言谈中错开来,心中记住:‘我要搞清楚这些问题,’在看的时候也注意留意,不要让对方刻意对付我们回答这些问题。”

    欧忠诚和刘爱华都觉得夏天教的方法很受用,点了点头,将贷款资料拿到信贷员办公室,准备调查提纲去了。

    过了一会儿,徐东海接了庄宇打来的电话:“找老夏。”徐东海听到是找夏天的,听庄宇的声音好像不高兴,便蒙住电话机讲话那部分,对夏天说:“庄总找你,好像发火了。”

    夏天接过电话,说:“庄总吗,我是夏天。”

    庄宇说:“老夏,那个汪总的贷款你签了吗?现在汪总在我的办公室里。”

    “又来了?”夏天问完后解释说:“李朝阳到现在也没有给我看材料哇!怎么签呢?”

    庄宇说:“你去把资料拿过来吗!”

    夏天说:“这个客户本身是李朝阳的,他要协调贷款,日后要承担责任。我作为信贷经理。怎么可以向信贷员要贷款批的。这样做,有点出洋相了。”

    庄宇知道夏天的脾气。再说也没有用了,便说:“我打电话给李朝阳。”

    夏天放下电话。心里也是不太痛快,对徐东海说:“你这个李朝阳,又立贞节牌坊,又做婊子,弄得我满身是非。”

    徐东海苦笑着,没有说话。

    五分钟后,李朝阳敲了两下信贷经理办公室的门,走进来首先与徐东海打招呼:“徐经理好。”然后转向夏天,说:“夏经理。庄总叫我把这份资料交给你。”

    夏天接过资料,看到是玉风金龙酒楼的贷款资料,说:“行了。”

    李朝阳便退出了经理办公室。

    话说夏天已经看过玉凤金龙的工地,也跟汪溜接触了几回。其实,他对汪溜的印象不坏,应该是做事业的人。只是觉得他做的事业,对银行贷出给他的款承不承担责任便很难说了。夏天估计,作为对汪溜个人能力的考验,他不会让这个项目流产;作为他自己实现自身价值的考虑。他会从这个项目中赚钱,这样,起码可以荣归故里。但是,要让几家银行贷给他的3000多万元贷款都还清。夏天觉得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这笔贷款资料里,汪溜拿来的是在深圳筹建特区之初,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而给武警部队使用的没有补地价的划拨地。后来转给军队企业经营用。这种抵押物能不能办妥抵押是一个问题。日后假如贷款不还,能不能处分抵押物又是一个问题。因此。这个抵押是比较不理想的。但是,总比信用贷款强。

    夏天看完玉凤金龙大酒楼的资料介绍。看了贷款证,看了酒店与房东签的合作书,又看了李朝阳写的贷款调查报告,认为评价太乐观。但在“信贷部经理”一栏中写不下自己的看法。于是,他打开一张32开,也就是a4纸写道:

    “本页存入信贷档案。

    一、该项目正在施工,从贷款证的记录来看,已经贷款2000多万元,不排除用其他融资手段的资金进入该项目。因此,其负债程度是比较高的。

    二、该酒楼定于1995年2月28日开业,是否如期开业,取决于后续资金能否如期到位。退一步讲,就是如期开业,也还有一个产品成长期,仍是微利阶段。因此,对其盈利能力的估计应该谨慎一些。

    三、该酒店与业主所签的经营合同十年。十年后,酒楼的一切设施归业主所有。也就是说,在十年间,经营者要赚到足以支付银行本息、税金、酒楼设备摊销的毛利实属不易。

    四、鉴于以上三点,本人认为,当其他银行投入了大部分资金,我们只要一小部分投进去,就能开张时,对该酒楼的贷款才是正确的。同样,当其他银行乐于继续贷款支持它时,我们必须抓紧收回贷款,这样才是安全的。

    在大家都赞同上述意见的前提下,本人同意贷款500万元,期限半年。”

    夏天写完,翻开贷款呈批表,在“信贷部经理意见”一栏中,写道:“我对该项目的详细看法见附页,在此前提下,同意贷款500万元,期限半年,报领导审批。夏天。”

    夏天写好后,整理好贷款卷宗,随即来找庄宇。

    秦现虹和陈士清坐在庄宇办公室里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夏天敲了门,庄宇说:“进来。”

    夏天进到办公室,与三人打招呼,对庄宇说:“这是玉凤金龙酒楼的贷款卷宗,你抽空看一下。”

    庄宇说:“先放放吧。”

    这时,秦现虹说:“老夏,那个乔中尉昨天跟我说,说我们这里三个信贷部乱套了,你说五湖四海公司没有担保资格,反而在信贷三部贷了630万元。这是怎么回事?”

    庄宇抢着回答说:“那是土地抵押的抵押贷款。现在,看看董事长那边的事怎么应对。”

    夏天听出他们要讨论什么事,便准备离开。庄宇说:“老夏,晚上你跟我去见见杨董事长。”

    夏天说:“好。”

    退出庄宇办公室后,夏天在心里想:“这次见杨或然应该不会轻松的了,首先,他要的投资款好像还没有听到庄宇说。其次,他介绍来的一个朋友说是建材公司的,牛皮哄哄想做贷款,被我说了几句,马上在信贷经理办公室的门口打电话告状,杨或然嘴上不能明讲,心里肯定不满。看看吧!”

    下午下班后,夏天、庄宇和司机钟梅昌在金融服务社吃过晚饭,就上了庄宇的座车,向阳光酒店开去,到了阳光酒店还不到七点钟。庄宇叫钟梅昌在车上等,他和夏天到咖啡厅去见杨或然。夏天在大厅门口就看到了杨或然坐在一张靠窗的小桌旁。庄宇和夏天急忙奔过去。一阵寒暄过后,杨或然对夏天说:“我先跟庄总聊点事,你在那边等一下。”

    夏天忙说:“好。”便离开他们在门口找了个位子坐下。

    夏天看他们聊了二十多分钟,也不见得很投机,估计有些事跟自己有关,另外有些事不能让第三人知道。这使夏天觉得:“今天自己不应该来。但是,庄宇为什么又要带我来呢?”

    半小时后,庄宇招了一下手,夏天赶忙过去。庄宇说:“杨董事长叫你过来喝杯咖啡。”

    “谢谢董事长。”夏天说。

    杨或然没有说什么,大家喝了一杯咖啡,庄宇说:“那我们先回去了。”

    杨或然说:“好的。”

    也没有结帐,两人就走了。(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