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六十八都是利差在惹祸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7:5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圣光游侠 后宫娱乐 抵死不说我爱你 

    一天下午,也就是这800万元贷款中的最后一笔贷出的当日下午五点来钟,贵*招商(深圳)发展有限公司前来湖贝金融服务社经办贷款的会计夏淑文和其总公司派来督办该笔贷款业务的总会计师王小姐,提出邀请夏天和欧忠诚一起吃个晚饭,还说,这是总经理邵华交办的任务。

    人们知道,在上一章里,当总经理庄宇力邀夏天共赴玉凤金龙大酒楼总经理汪溜的饭局时,夏天也是推辞有加,已经可以看出夏天对于吃请的基本态度。这回,他照例不愿意接受她们所请。

    夏淑文看到夏天这一态度,便心生一计,诚恳地对夏天说:“夏经理,我是打工仔,每天都是在街上买盒饭吃完了再回家。现在好不容易逮上一个能吃上一顿的机会,您就成全我们两个女同胞吧!让我省份饭钱,你老人家好人自有好报。”

    夏天被她这样一说,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小姐,笑着说:“那就到附近南方大酒店的二楼大厅吃个便饭,不要破费。真的!”

    接着,夏天叫上欧忠诚,四人徒步来到南方大酒店,上到二楼的散客餐厅,找了一张长方形的茶几桌坐下。

    这时,夏淑文和王小姐便开始忙着点菜。

    却说她俩来自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山区省,平时确实在省吃俭用居家过日子,对改革开放中的南方城市消费水平没有多少见识,而且在夏天一口一个“不要破费”的叮嘱之下乱了方寸,忘了邵华对她俩的交办。她们就像到了单位食堂点自助餐一样。从大堂推车中要了几件冷盘,然后。点了一碟红烧猪脚、四份例汤、一份蚝油炒通心菜、一份牛柳铁板烧,外加四份白米饭。

    夏天和欧忠诚作为她们请的客人。毫无介意地吃完了这顿晚餐。

    结帐的时候,服务生提供夏淑文买单的结算单上赫然写着:268元。

    看官!一般善良人也许对夏天这种急客户之所急,帮客户之所忙的热心有所好感,但是,事情都有它的另一面,也许隔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人会从另一个角度问道:夏天为什么会这样热心呢?他难道就没有私心?

    真的是世事难料,这家权充湖贝金融服务社老总庄宇的客户,日后竟然上演出一段堪比当年诸葛武侯六出祁山典故更胜一筹的的贵州干警六下深圳的故事来。

    一天上午。夏天刚刚走出办公室,准备到庄宇那儿签字,正好碰上陈作业背着书包出门。陈作业看见夏天出来,随口说:“到龙岗去,把二十万送去给他们的工会。”

    夏天知道陈作业说的是许科长那1500万元存款的利差,便点点头,微笑着让陈作业先走,然后找到庄宇签批了借据。返回办公室后,将借据交给欧忠诚。叫他到营业部办理出帐手续。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深圳深汕化工有限公司的凌华。凌华接到夏天的电话,客套了几句,夏天便切入正题:“那个许科长的利差你处理好了吗?”

    凌华说:“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

    夏天问道:“我们这里的陈总给你打过电话了?”

    凌华说:“打了。”

    “你叫他送利差?”夏天问。

    “没有,我怎么敢叫陈总干这事。”凌华说,“他自己说。他跟许科长是同学,要求由他去送。”

    夏天又问:“你给他多少送过去?”

    凌华说:“不多。利差水平还是低的,五十万。他说今天送过去。”

    夏天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然后说:“凌总,一般来说,我们作为金融从业人员原则上不过问贷款企业与存款户的利差问题。陈总这样做,我不太赞成。你就当我没有问过你。存款是你自己搞来的,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凌华听夏天说完,答道:“好,好,好!”

    夏天放下电话,思忖道:“在凌华与许科长协调这笔存款的那天中午,许科长当面说明不见陈作业,也就是说,她不太喜欢陈作业知道这笔存款尤其是利差方面的底儿。但是,在我告诉陈作业后,他却成了送利差的跑腿者,陈作业出于什么考虑这样做呢?是想向许科长表明自己很有权,想显摆一番呢,还是有什么实惠可捞?因为,从人民银行出来的他不可能不知道,沾上利差是很麻烦的事。不说别的,就说到了龙岗怎样把钱送到这个单位的工会,也是一个很有技巧的活儿,一不小心,或者说不清楚,或者越描越黑,那就坑了许科长了。既然很麻烦,为什么要主动揽祸上身呢?”

    “他们两人,一个说利差给了五十万,一个说送二十万过去,不知哪一个说的是真话,或者两人说的都是真的——那就是:凌华给了陈作业50万元,陈作业给许科长所在的龙岗职能局送去20万元。那么,陈作业手上还有30万元派什么用场了?有点意思!”——夏天在心里说。

    也许人们还记得,陈作业刚刚上任时在金融服务社参加的第一次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上,曾经振聋发聩地要求信贷人员与贷款企业打交道时廉洁自律,而今不出数月,他却别出心裁地楔入借款企业原本自办并已谈妥的以贷引存款及补利差行为,这不能不说是个莫大的讽刺。

    也许日后有人问起此事,无论陈作业怎样表明自己的清白,都无法洗去旁人对他处理这笔利差存在猫腻的怀疑。这样一来,陈作业越俎代庖主动向凌华承揽向许科长交割利差款的差事,也就成了他俩交恶的唯一缘由。

    “三位经理下午好!”深圳凝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邵敏站在信贷经理室的门口,先声夺人地说。

    卜一定笑着说:“我们的邵总,又来找我们的夏总了?”

    邵敏说:“我不但找夏总。还要找徐总、卜总,总之。朋友不怕多,发财不怕多。”

    “对!”卜一定说:“这句话我爱听。”

    邵敏说:“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有奶便是娘。”

    徐东海说:“没有想到,邵总还是很坦率的吗!”

    夏天也觉得邵敏与王重庆比起来不是一回事,这人跟大家混熟了,是容易办出贷款来的。便问道:“今天下午来这里主要是什么活动?”

    邵敏说:“第一是看看三位大哥,来了就要进来,要建立感情;第二,我开一个帐户,你看我这不是刚从营业部周天红小姐那里过来。你们别说,周小姐确实是我的红颜知己。我挺喜欢。”说完,把开户资料给夏天看。

    卜一定笑着说:“你就不怕你老婆把你的耳朵拧下来喂狗?”

    “她敢?休了她!”邵敏振振有词地说。

    “想不到邵总还好这一口。”徐东海一边说,一边笑。

    在他们调侃的同时,夏天看起了邵敏的开户资料。他的开户单位是:深圳华昌实业有限公司,除了公章外,只有一个邵敏的私章。便问道:“这个是你自己的公司?”

    邵敏答道:“大哥,我哪有本事开公司。我在那里也是挂一个副总,但这个帐户是我绝对控制的。”

    夏天想到几个月来处理利差问题的敏感和应急支付的需要,觉得有一个可控帐户比较方便。便试探着问他:“我看你融资有一手。你看可以这样合作吗:我们都以方便融资为目的,你出帐户,我们这里加一个章,或约定要我们监督支付。也就是说:支付利差由你办理,但情况我们要知道。你觉得怎样?”

    />/>“这个……,我回去考虑一下。再答复你。”邵敏说。

    夏天说:“没关系。”

    ……

    第二天一大早,邵敏在夏天的科机留言:“夏大哥:小弟在村门口顺便送你上班。敏。”

    夏天在心里想:“不知这家伙搞什么名堂。”但还是出到笋岗村门口。坐上他那挂着军牌的本田轿车到了湖贝金融服务社。

    夏天下车后,对邵敏说了一声:“谢谢!”

    邵敏也不下车。踩了油门便走,好像真的是顺道送了夏天一程似的。

    第三天、第四天早上,邵敏依样画葫芦,也是在笋岗村门口等着夏天,并把他准时送到湖贝金融服务社上班。邵敏这样“顺道”送夏天上班,一晃就送了大至有十来天,让夏天觉得欠了他一份人情。

    这天,夏天抽时间认真看了深圳凝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贷款资料,觉得贷款企业没有什么特点,但是,有全民企业参股的背景,另外,有时茂商行的1320万元市价的房地产抵押,觉得可以考虑。于是,找来欧忠诚商量起贷款调查的事来。

    邵敏这边,也与黄忠惠签了一个融资协议,称某日某时可以进800万存款,云云。

    一天晚上,邵敏与夏天联系好,要一起去见存款户,邵敏在笋岗村接到夏天拐回笋岗东路往雅园立交方向开去。路上,邵敏说:“打一个电话骚扰一下你们社里的周小姐。”随即轻轻摸了摸左上胸,然后,拨了一个号码并打通了电话,邵敏说:“我的小姐,怎么,想你大哥了吗?”

    对方说:“不想。”

    邵敏说:“不想我,也应该想想我的小弟弟呀!”

    “你!……不跟你说了。”对方好像有点生气了。

    邵敏又说:“您知道我的功夫了得,你怕我,但我想你呀!”

    对方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邵敏说:“我正开车出来。今天晚上办正事,好了,不打扰了,改天跟你联系。”

    邵敏结束与周天红的通话后说:“跟桑麻公司的黄总联系,看他的存款给不给我。”

    然后,他又拨了一个电话号码,那边接了以后,邵敏一边开车、一边在电话里说:“黄总吗?我是你的小弟邵敏。我现在正在湖贝路上。我车上坐着那天我与你讲的银行的夏总。你的存款到他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你要不要与他说两句?”

    电话那边说:“好。”

    于是,邵敏把大哥大递给夏天,夏天只能说:“黄总是吧?我们还没有见过面,我是湖贝金融服务社的信贷经理,能与你打上交道很高兴。您什么时候到我们金融服务社来指导、指导?”

    电话那边说:“有机会我一定来拜访。”

    夏天说:“好,那就改天见。”

    “好的。”

    夏天放下电话,邵敏又说:“我们去盛华大酒楼宵夜?”

    夏天说:“好吧。”

    同样令夏天想象不到的是:从邵敏在笋岗村门口接他上班那天开始,到这天晚上的所有讲话、对话,和后来的交往,都因邵敏轻轻摸了他自己的左上胸,而全部做了录音。

    半年后,夏天听完邵敏留下的三盒录音带,对于所录有关他自己那部分,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录起来中气不错。又回忆起邵敏的所作所为,认为他对于录音的心计和在事件的策划上,是上档次的、缜密的。好在自己受党和人民的长期教育,在贷款问题上从不掺杂个人条件。不然,后果是灾难性的。

    “夏经理,”信贷员欧忠诚走进信贷经理办公室,对夏天说:“深圳凝风公司的抵押物又变了。”

    夏天问:“怎么个变法?”

    欧忠诚说:“时茂商行的房产不给他抵押了,改为石岩贸易公司的两栋厂房,市值少不了多少,是1230万元。抵押的房子,我和刘爱华看了。”

    “那也可以吧。”夏天说。

    欧忠诚说:“那我们就办手续了。”

    夏天说:“好。”

    第二天,庄宇批准了深圳凝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540万元的贷款手续。深圳宝安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公证完后,邵敏和钟凝风说:“小欧,你太辛苦了,到宝安国土局登记的事我们自己去了,保证办好。”

    于是,欧忠诚便将登记申请等资料全部交给邵敏去办。

    几天后,配套存款到帐,贷款合同也拿回来了,但是,据说在石岩贸易公司保管房地产证时,不知怎的,弄丢了一本。于是,他们与宝安国土局做了交涉,国土局写了一个业务公函给湖贝金融服务社。全文如下:

    证明

    深圳湖贝金融服务社:

    你社与深圳凝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抵押贷款合同,以宝安石岩贸易公司的厂房(粤房字第19665930号和粤房字第19666140号)设权抵押。其中,粤房字第19666140号房产证因挂失,正在办理补办手续,本局经电脑查证,在抵押贵社前,该房产未抵押给任何第三方。本局已在借款合同和抵押声明中加盖抵押章。因此,贵社依据上述两本房产证所作的抵押设权是有效的。

    特此证明

    深圳规划国土局宝安分局(章)

    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一日

    庄宇和夏天看了贷款合同和另外一本房地产证上的抵押章,觉得没有发现疑点,放了几天后,湖贝金融服务社便贷给深圳凝风公司540万元贷款。

    夏天在办理这笔贷款出帐手续的时候,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它的抵押物变来变去?为什么不同单位愿意拿房地产给它抵押?

    令银行想不到的是:石岩贸易公司之所以愿意拿房地产来给别人抵押贷款,是想分这笔贷款。万一借款人不给抵押人钱的时候,是非就来了。

    正是:

    天掉馅饼世间无,唯利是图有根由;

    上千资产肯脱手,绞尽脑汁斗计谋。(未完待续。。)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