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五十一掩耳盗铃式的证明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7:53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古剑迷踪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抵死不说我爱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鬼怪的那些事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圣光游侠 后宫娱乐 

    自从夏天发现湖贝金融服务社的帐目不平之后,庄宇的心一直没有放下来。他考虑再三,还是要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查一下帐,看看营业部的帐究竟有多大问题。这点,连他自己也心中没底。原来的设想,是高薪聘请张老师来把把关的,他干了一个月,看来也不见得称职。这种后院起火的局面,是要改善的。从长期来说,要聘请新的营业部主任,而短期呢,刘处长说的,股本金200万元的问题,要有一张审计说明,这样才能在人民银行过关。

    主意一定,庄宇立即给为湖贝金融服务社出过《验资报告》的深圳深州会计师事务所打电话,请他们派两个经验丰富的注册会计师过来,做一单业务。事务所乐得接银行的业务,没有什么风险,钱来得多、来得快。于是,所长喜滋滋地派了两人来到湖贝金融服务社查帐。

    也不知他们是因为水平特别高,还是看不懂银行帐务,半天下来,就有结论了。说:“帐是没有问题的,钱还在。”

    庄宇特别高兴,叫营业部划了一万元给会计师事务所。并嘱咐他们说:“晚上我会到你们所里,请所长不要走。”

    两个会计师高兴的走了。

    下午临下班时,庄宇要求夏天不要走,晚上跟他去一个地方。

    庄宇和夏天在金融服务社吃了晚饭。

    吃过饭后,庄宇、夏天、王花坐上钟梅昌开的奔驰车往南山开去。一个多小时后,停在南油大厦的广场上,司机在车上等他们,三人上了电梯,来到了在这栋大厦办公的深圳深州会计师事务所。

    所长果然等在办公室里,没有下班。

    庄宇说明来意,与所长推敲良久,想写一张审计结论给人民银行。但是,这个所长只是派了两个人到湖贝金融服务社走马观花一趟,弄了个一万元花花而已。至于要下什么结论,而且是给人民银行,弄不好不但丢了饭碗,到头来还可能被关门。任凭庄宇怎么说,也不同意。

    还是庄宇粗中有细,在金融服务社就估计到会计师事务所不肯出审计结论,于是,早就写好了一张字条放在公文包里。现在拿出来,要所长盖章。所长戴上老花眼镜,将那字条逐字逐句读出声来。读完后,觉得没有什么大碍,准备盖章。

    只听庄宇说:“所长,且慢!”

    所长问:“又怎么了?”

    庄宇说:“你给一张你们的便笺,我把这些字重新抄一遍,这样严肃一点。”

    所长说:“好吧。”

    于是,他拿了一张页眉印有“深圳深州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记录”字样的便笺,给庄宇。庄宇在这张便笺上写道:

    深圳湖贝金融服务社:

    贵社委托我所对贵社五月份一张200万元的会计凭证进行审计鉴定,现已查清。此凭证是有关会计事项处理不规范,其相关事项需作帐户调整。

    特此说明。

    深圳深州会计师事务所

    1994年6月24日

    庄宇写完后,交给所长说:“你看行吗?可以的话,就给我盖个公章。”

    所长看后说:“庄总的字,有老知识分子的风骨,我十分佩服。”

    说完,所长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公章,用口中的气将印章“呵呵”的吹了两下,就盖在了便笺的落款处。庄宇看那印文是:“深圳深州会计师事务所业务专用章”,还算清晰。

    庄宇将这张盖好印的纸,小心收进公文包里。然后,对所长说了一通客气话,作为道别。三人便离开了会计师事务所。

    人民银行的刘处长,在对湖贝金融服务社查了两天帐后,没有再到金融服务社来。而是在办公室写起他的查帐报告来了。

    实际上,他对湖贝金融服务社的印象并不好,因此,难免影响到他写报告时的遣词用字。他在报告行将结束的那段文字中,请求人民银行领导高度重视湖贝金融服务社出现的股东股本金可能不实,股东贷款严重违规,大额放贷,营业部现场改帐等内容,极大地刺激了人民银行领导的反感情绪。出于防范风险的考虑,人民银行准备进行干涉。

    另一方面,湖贝金融服务社也没有闲着,庄宇、秦现虹他们也在四处活动,与人民银行的领导套近乎。

    这天上午,庄宇、秦现虹带上夏天来到人民银行,上了电梯,先找到吴清处长,庄宇客气了一番,并汇报了最近防范风险的工作。吴清没有讲什么话,说:“上午我带你们见两个行长,你们说什么,行长说什么,我都管不住,你们好自为之。”

    吴清说完,带着庄宇等人来到七楼,首先敲开了马应龙副行长的办公室,吴清对马应龙说:“马行长,湖贝服务社的庄宇他们到了。”

    马应龙说:“到了?坐吧。”

    庄宇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说:“马行长,您好!又来找你麻烦了。”

    马应龙说:“你来我这里,不见得找我麻烦,不来我这里的时候,却是麻烦不断。是不是?不论怎么样,先坐下。”

    这时,庄宇、秦现虹、夏天他们找了座位坐下。

    大家坐下后,马应龙说:“庄宇同志,现在离你上次找我有十天时间了吧?这十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庄宇说:“我按照人民银行的要求,在努力排除经营风险,还是做了工作的。”

    马应龙说:“我听会计处的同志回来汇报说,你们那里不仅仅是贷款给安延公司的问题,股东贷款问题、股本金问题也比较突出,啊?”

    庄宇说:“股本金的问题我们请了会计师事务所的人查清楚了,没有问题的,你看他们写了结论。”说完成,拿出了深州会计师事务所盖了章的那张纸,递到马应龙的面前。

    马应龙接过纸,看完后说:“对于查帐,我不够专业,但是,我们这里有专业的人,改天由稽核处牵头,组成工作组到你们那里去,你好好跟他们说。我要强调的是:你们要本着对党的事业负责的精神、对股东负责的精神,还有对社会负责的精神,承担起责任。如果你们有这种精神和境界,我想,一切问题就好解决。”

    庄宇说:“是。”

    “我就说那么多了,说多了你也难以接受。”马应龙接着说。

    吴清看到马应龙希望他们离开了,便知趣地带着庄宇离开了马应龙办公室。

    不一会儿,他们敲开了另一个副行长——李清的办公室。

    李清副行长是本地人,原来在市政府办工作,相对来说,对各家银行支持深圳的项目,看得比较开,也持宽容的态度。会计处的汇报他是听了的,虽然对庄宇违反规定的做法,觉得有点离谱,但钱撒在深圳,没有流出外面。这点,从地方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大了不起的。因此,当吴清带着庄宇一行来到办公室时,李清还是起来让座,然后问吴清:“都谈了?”

    吴清说:“刚从马副行长办公室出来。”

    &nb

    sp;李清说:“谈了就好,你们作为集体金融企业,风险是你们自己要积极控制的。不要在两年以后,天天来人民银行告急,向我要钱,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了。如果我现在跟你们讲太多,你们总觉得人民银行在刁难你们,不让你们发展业务,不让你们发财。我说啊,防范风险主要靠你们自己的控制力。否则,人民银行查得再严,你们如果不从思想上解决问题,也能想出办法对付。”

    庄宇和秦现虹都点了点头。

    李清问道:“听说这次会计处到你们那里查帐,你们就对着干在改帐?”

    秦现虹说:“一场误会!我们那里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女孩,做了个小动作。”

    “这也说明员工的素质有问题。”李清说。

    “是。”庄宇答道。

    李清又说:“你们回去后,写一份工作检查报告给人民银行,我们研究后,看怎么处理。”

    庄宇诚恳地说:“我们刚刚开业,请李行长要网开一面,高抬贵手。能帮到的话帮我们一把。”

    李清说:“这点我心中有数。”

    ……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