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四十四临危受命拉客户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7:5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后宫娱乐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抵死不说我爱你 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通天武尊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圣光游侠 

    第二天,当夏天来到湖贝金融服务社上班的时候,包括庄宇在内的同事们还在陆续前来吃早餐。夏天在办公室坐下,拿出日记本,补写昨天的日记。

    他写道:“今天全天接见九个客户,很累。坦率地说,我是一个体能充沛的人,从高中毕业以来,无论是农村劳动或工作,还是在学校的学习和在银行的岁月里,我只会为打开工作局面而忧虑和担心,在自己胜任的工作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累。……”

    这时,在隔壁办公室吃早餐的庄宇的手机响了,庄宇放下饭碗,拿起手机按了对讲键,说道:“啊,是。你说,蔡总,我在听。”

    庄宇听了一会儿,又说:“我这边是没有这事的,贷款要我们调查过,能贷才贷,没有什么先决条件。你刚才说的,我会了解清楚。”

    庄宇放下电话,脸蛋微红,草草地吃完了早餐。随后,告诉秦现虹说:“秦总,你通知部门经理和营业部的黄林、吴冬梅,九点半钟到会议室开会。”

    然后,他又到行政办公室找到伍冬至,对他说:“过十五分钟,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伍冬至以为泰荣公司的贷款有了眉目,很高兴地应了一声:“好。”

    随后,庄宇迈着匆匆的脚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后面跟着的是穿高跟鞋的秘书王花,王花几次跟不上庄宇的步伐,害得她两手收在腰间,做小跑步状才勉强跟上。

    王花走进办公室,为庄宇开了空调,擦了桌子,倒了白开水。刚在自己的接待间坐下,伍冬至进来说:“花姐,早上好!”

    王花看了一眼伍冬至,说:“庄总在里面。”

    伍冬至小心地轻轻敲了两下门,小声说:“庄总,我是伍冬至。”

    庄宇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进来!”

    伍冬至打开门,随即关上了。然后走到庄宇对面站着。庄宇在写他的发言稿的同时,问道:“你跟泰荣公司的蔡总是怎样说的?你说保证能贷到贷款?”

    伍冬至红着脸说:“也不是这么说。我是说庄宇总经理很随和。……”

    庄宇说:“你有客户介绍给我们是好事,但是能不能贷款我们要做判断,你作为金融服务社的员工,这样对外承包做贷款是不能容许的。”

    “我没有承包。”伍冬至解释说。

    “你收他的介绍费又是怎么回事?”庄宇问。

    “没有哇!”

    “没有?人家的电话都打给我了。我告诉你啊:第一,你收的这五万元,跟贷款有关系,这是受贿,是犯罪;第二,这笔贷款,我和夏天做了判断,目前没有把握做成。这样的话,他会白白给你钱花?所以,你痛痛快快把钱给他送回去,免得他去公安局报案。第三,只要你在服务社一天,就不许搞这种帮人贷款的事。”

    伍冬至红着脸,唯唯诺诺。

    这时,在庄宇办公室前面的接待间里挤满了等待开会的人,听到里面庄宇的声音不小,都不敢开门。待到秦现虹到来,他才打开庄宇的门,问道:“庄总,会议在外面开还是里面开?”

    庄宇说:“先在外面开吧。”说完,叫伍冬至自己去泰荣公司处理善后事情。

    参加会议的人看见庄宇真的发火了,都不吱声,静静地等待开会。

    不一会儿,庄宇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在椭圆形会议桌的主要位子上坐下。

    秦现虹主持会议,作开场白说:“今天开会,一是讲人事上的事;二是现在形势紧迫,研究多贷一些款的问题。三是,现在雨季到来了,安全保卫工作要加强。现在请庄总讲话。”

    庄宇说:“我们上次开会讲了信贷部门要抓紧做工作,不行的就要换人。现在,讲的是全社的人事问题。首先,营业部张经经老师走了,提黄林、吴冬梅为一级业务主管,共同主持营业部的工作;计划部有袁爱萍、熊自伦两人,小袁负责现金计划,小熊负责信贷计划。我要说明一下,计划部的工作离不开信贷部的支持,因此,搞计划的同志要多与信贷经理协调。由于叶佬已离开,在一般情况下,业务上可以与夏经理多联系。办公室增加一个机要员名叫韩小妞,负责文件收发、档案管理和打字。三个信贷部在这次清理人员后,每个部各保持三个信贷员。一部有李朝阳、汪洋、戴南;二部有欧忠诚、刘爱华、王丹;三部有李国兰、舒光荣、陈丽。另外,刘英贵也作为信贷部的人员,负责三个信贷部的档案管理。对于信贷部人员,我要强调两点:一是在试用期满没有办法达到存款任务的,我们不养闲人,一律予以辞退;二是信贷人员要保证清正廉洁,不能利用贷款谋取其他利益。这点,信贷经理要以身作则。”

    夏天注意到,在人事安排上,庄宇并没有像陈士清讲的那样,在叶佬走后,任命他为信贷总经理。但是,他没有什么不满,因为从负责任的角度上说,金融服务社的信贷总经理是一个愁买愁卖的苦差事,外人只知道他们吃香的、喝辣的,不知道有时给人当孙子、给人拜神的窘境。夏天反而认为有三个平行的经理更能进退自如,恰当地表现自身的价值。

    庄宇说完第一个问题,喝了口水,继续说道:“现在讲第二个问题。”

    说完,他拿出计划报表,边看边说:“我们现在有2.5亿的存款,而贷款才1.5亿,如果过几天,我们把安延汽车城公司的贷款还掉3000万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亿的贷款了。我们有那么多存款要付利息,而能够收入利息的贷款才一亿,这样算下帐来,我们就要亏损。那么,我们就没有办法向股东交代,我们的饭碗就没有了。所以,这是最近几天全社的大事,大家都要找出能够消化大额资金的贷款大户出来,供服务社选择贷款。”

    庄宇说完,看着三个信贷经理说:“你们三个信贷部,手上有多少个有贷款意向的客户?现在就汇报一下。一个一个来,一部徐东海先说。”

    随着庄宇点将,徐东海卒不及防,没有思想准备。当大家一齐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的时候,他知道坏菜了。但他还是慌中不乱,忙拿出笔记本,说:“我一部比较有把握的是有一个叫今日吉利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叫王老吉,想贷款1000万元,我看了他的资料,他想用南山麒麟路旁拟建吉利大厦的土地4090平方米的土地抵押,它的评估价是1800万元,我的保守想法,可以贷款600万。其他公司在谈的也有几个,但是,可能几天内拿不下来。”

    庄宇说:“那么,信贷一部对今日吉利公司的贷款抓紧操作。二部夏经理说说。”

    夏天说:“二部大致能找到几个。一是宝安皇龙国际酒店的贷款,他的贷款金额要求3000万元。但是,这些人比猴子还精,当看到我们有意向给他做贷款的时候,他们说首期不要那么多,抵押物倒是足值的。现在的问题:一是能不能劝他首期多要一点,二是要实地看一下他的酒店和法定代表人。”

    这时,庄宇插话说:“下午,我们就去一下,把事情定下来。”

    夏天等待庄宇讲完,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客户跟政府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有点关系,就是深圳三八股份有限公司,它原来以做药为主,综合经营。现在有点家底了,想在深圳南山窝建一栋大厦。他们的想法是长期合作,日后有回笼款,而贷款抵押手续一次办理。也是说,贷款手续可以办3000万,但是最近只要1500万元,而且在1500万元中,先贷款800万就足够了,剩下的需要时再给。这个公司还有一个看法,就是接受利率的能力不高,强调不能超过二分三,所以,我们现在二分五,我科了他几次,都没有复我的机。”

    &n

    bsp;庄宇说:“可以再科陈总来我这里直接谈。还有吗?”

    “还有一个可以考虑,”夏天说,“就是抵押手续已经办妥了的深汕化工公司,可以以转移抵押权的方式再做500万贷款,这是最快的方法。”

    庄宇说:“他的工业城是现成的,可以考虑。”

    “我看差不多了,”夏天说:“另有一个企业是杨董事长介绍的,因为文化大厦项目做贷款,现在出帐了800万,但是抵押手续到现在还没有拿回来,如果拿回来了,可以增加700万贷款。”

    庄宇说:“好,三部说说。”

    信贷三部经理卜一定红着脸,说:“三部最近谈了几个贷款户,就像夏经理说的那样,都说我们的利率高,没有谈成。”

    这时,秦现虹对庄宇说:“我有一个客户,下午我带卜经理去了解一下。这个客户是宝安本地企业,叫做深圳宝安专用商品销售公司,有房地产抵押,应该还不错。可能想贷款500万元。”

    “那好,下午秦总带卜一定去一趟宝安。”庄宇说,“我们办事就应该像今天一样,一件一件去落实,不要停留在嘴上。这个会开完后,三个信贷部经理要留一下,开一个小会。”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安全保卫的事,陈经理说一下。”

    陈士清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

    待陈士清说完,庄宇说:“上午的会就开到这里,希望大家抓落实。”

    这时,秦现虹对庄宇说:“接下来,到里面开吧?”

    庄宇说:“好,到里面去。”

    于是,庄宇、秦现虹、陈士清和三个信贷部经理就到了庄宇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开会。

    庄宇说:“我们在座的,自从来到湖贝金融服务社,可以说利益就联系在一起了。现在,我毫不保留地告诉你们,刚才我们开会提出想多增加一些贷款,是我们服务社在特别情况下的应变措施。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知道,我们支持了一个汽车工业城,这本来是好事。但是,朱总是个好热闹的人,在广州搞得动静太大了,现在又被人民银行盯上了。昨天我还到人民银行,他们很好心地要我们把安延公司的问题处理好,不要拖累他们。我跟安延公司的肖工联系了,现在能不能找几个客户,把安延汽车城公司的贷款分散了,就没有事了。等待风头过后,再恢复过来。”

    夏天说:“这样做有两个问题,一是找来的公司没有拿到款,如果日后弄假成真成了冤大头怎么办?二是,虽然有了新的借款合同,但是服务社的帐,还是记着安延公司的也没有用。如果改动的话,行吗?”

    庄宇答道:“你说的第一个问题已经解决,朱总给每一个愿意帮忙的客户都给一份承诺书,表明是应变措施,不是真的贷款。立字为凭。第二个问题吗,大家看有什么好的办法?或者先把客户找来,我们再商量,这样节省时间。大家看可以吗?”

    参加会议的人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都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吱声。

    这时,庄宇有点生气,说:“你们三个信贷经理要把这事当作与金融服务社同心同德的问题高度重视,不能打马虎眼。”

    “客户我愿意找,”卜一定说:“但是,今天他帮了我们的忙,是不是可以告诉他,日后我们也可以帮他的忙?譬如,给他贷款、给他利率优惠?”

    庄宇看了秦现虹、陈士清一眼,说:“我看可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