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二怪梦频萦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18 01:57:4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抵死不说我爱你 古剑迷踪 后宫娱乐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通天武尊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鬼怪的那些事 圣光游侠 

    这篇故事的主人公们也是这群淌泪中人。

    在深南路上,他们顾不了头上、脸上的雨水,双手尽情地挥动着手中的彩旗、国旗,脚下不停的跳动着,双眼深情地看着战车上充满青春激情的战士们,嘴上说着热情洋溢的话,心里非常激动。直到部队全部开走后仍久久不肯离开。

    夏天先生欢送完驻港部队回到家里,已是凌晨六点多钟。家里的电视还在开着,他的老母亲也没有进房间,而是坐在客厅,一边睡觉,一边看电视。估计儿子回来了,凭着感觉说了一句:“回来啦?”又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

    夏天“嗯”了一声,坐在沙发上,看到电视画面上有趣的一幕:在中英两国代表步入会场时,中国方面,**迈着矫健的步伐带领中方官员步入会场,而英国则从末代港督彭定康开始,后面跟着的是地位比他显赫的官员直到查里斯王子,面无血色地来到会议主席台上。这与当年英国首相撤切尔夫人在与邓老商谈香港前途时,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跌了一跤相映成趣。这是否是上天在冥冥之中揭示倒行逆施者的末日到来?

    接着,夏天又看到祖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电视画面中,**严肃地站在会场中央,目不斜视地盯着英国国旗缓缓降下。同时,随着《义勇军进行曲》的音乐的奏响,他和中国的其他官员激动而庄重地仰望着祖国的五星红旗在会场冉冉升起、随风飘扬。画面上展现着中国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威严地守护着国旗的庄严景像。

    **在香港政权移交时铿锵有力的讲话,定格在历史的瞬间:香港的成就,归根到底是香港同胞的顽强努力和强大的祖国改革开放的结果。

    这时,夏天的眼角已经溢满了泪水。

    过了一会儿,他进到房里,躺在床上,想拼命放松自己。想想自己这几年的工作,实际上也是为香港回归祖国创造良好环境。想到这些,他也宽慰起来。不多时,就从电视画面上看到陈方安生在香江岸边送那末代港督彭定康旧主的形单影只的意境中进人梦乡……

    也许是因为淋了雨的缘故,这晚——严格来讲是早上,他的睡眠质量并不高,老是发梦。那梦就像奥运会百米赛跑比赛时的选手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把他的脑袋当成终点。

    第一个梦:有一个漂亮的小姐招呼着夏天到了玉凤金龙大酒楼,到了龙凤厅,只见两个男人——梦境中幻化成银行客户——在吵着:一个客户口若悬河地说要建一个亚洲第一高楼,以长中国人民的志气,他有中央企业的主管部门,说这不是他个人的主意。另一个人的脸上显然破了相,但仍不缺乏自信,他说:“现在的轿车动辄三、四十万元一部,不是中国人民能消费得起的,我要建设一个汽车工业城,在五年之后,深圳有10万元以下的轿车。我的优势自不待言:我是高山上倒马桶——臭气远扬。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都害怕我。”

    夏天坐在银行的金库旁边,好像控制着金库。对他们说的都很在意,并且都很痛快的给了钱,支持项目上马。但奇怪的是:说建房的,并没有把房建起来,转而在深南路上卖起了汽车;而生产汽车的也没有产出一辆车,而在笋岗路上建起了一栋38层的“千汇大厦”。

    夏天是科班出身,早年在广州读金融专业院校时,还是计划经济年代,教科书上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那就是“买酱油的钱,不能用来买醋”。当年,来自gd省人民银行的老师为了加深学生对这个原则的理解,特意举了gd农村一个农民的例子:“当时,一个农民向农业银行申请贷款,借款理由上说:因为买耕牛资金缺乏申请贷款。但钱一到手,却娶了个老婆回来。——这是不能容许的。”

    老师说完,全班同学都大笑起来。

    夏天对于这两个客户的做法自然很生气,也很着急,急忙追收起贷款来。这一追,就是五年,中间发生了不少离奇古怪的事。每一件都让人心急。这一急,通身燥热,心口像着火般难受,很快就醒来了。

    醒来后知道是梦。心想,是梦,不理也罢。

    不久,他又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好像回到了70年代初,夏天坐上了一辆从家乡开往梅县的客车,客车在爬上山岗的半路上抛锚了,于是,乘客都下车休息。这时,从车上下来的乘客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婆。这婆婆看着满是尘土的山岗,看着沙基国道,心里不是味道。然后,老太婆用香港话喃喃说道:“大陆人懒啊!那么好的地方,就是没有人建设!就是没有钱建设!要是在国外早就建设成繁华家园了!”

    夏天一听,心想:“这么不爱国的人都有,这老太太是不是外国特务啊?”

    夏天从小受到很深的爱国主义教育,对国家有着执着的情感。听老太婆说话,就想跟她吵起来,但看着她已经七老八十三的年纪,看样子已经没有多少年头了,也不好说什么——随她说去吧。

    第三个梦也有点古怪:好像是60年代中期,夏天10岁了,有一天跟着堂兄弟一起去钓鱼,眼看鱼上钩的一刹那,夏天用力一拉钓杆,令人称奇的是:一次竟钓上两条鲤鱼!当天晚上,夏天边吃鱼下饭,边受到母亲的夸奖……。

    醒来后,他猛然悟道:“这钓鱼的情景是真有其事的。”

    睡下后,新的梦境又现脑际:早上七点钟的时候,堂兄的儿子,乳名叫“三古头”的从大堂的正门进入大堂,发现右侧风车旁的地上,有一堆黄黄的东西,还冒着袅袅上升的热气。年幼的三古头看了又看,最后独自决定把它吃了。于是,蹲下身来,用右手一把一把地拿起那东西,转眼间把那堆黄东西吃了个干净。

    不一会,夏天好像看到他母亲点着他的头说道:“屎都敢吃!长着豹子胆了?”

    在梦中,时间飞快地过着,这三古头自从吃了那堆东西以后,就一直没有生过病,身高也出奇的长得快,不几年功夫,就有了一米八的个头。

    其实,夏天梦境中的“三古头”,大名叫夏征,当年吃下的,正如他母亲说的,是一个早起的小孩在前一天晚上吃过红薯而于第二天早上早早来到大堂拉下的红薯屎。

    现实中的夏征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不愿意再读书,他的父亲便托夏天在深圳找一份工让他做。夏天先是安排他在一家工厂当保安,后来,市民银行收编金融服务社期间,湖贝支行办公室主任许爱群应急招调经济民警保卫银行,要求夏天推荐知根知底的年轻人上岗,夏天便将夏征的名字报了上去。不久,夏征便成了市民银行的经警保卫人员。后来,在市民银行头儿申一枫借机炒换全部在岗经警风波中,夏征也牵涉其中,由此变生出一段让人扼腕的插曲,而夏天心里也是不爽。——这是后话。

    却说仍在梦境中的夏天忽然十分清醒地想:“这大地养人,不假;大海养人,不假;苍天养人,不假;真是万物养人——人该有多幸福啊!”

    梦中的夏天正在心里思忖着,双脚不知不觉地走着来到了大堂,只见上堂的大师椅上坐着一个双鬓生出约摸有两尺来长白胡须的老者,脸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右手缓慢地摇着一把大葵扇。夏天在心里说:“这人肯定是寿仙翁无疑,看来他也不是有意摇扇纳凉,不然不会有气无力地拨弄着那葵扇。像他这样,哪里能扇着风呢?”

    不一会,寿仙翁缓慢说话的声音传入夏天的耳朵:

    一本正经事,满纸荒唐诗;

    惊拍梦中人,醒来泪滋滋。

    夏天从小喜欢带韵脚的民间流行的“顺口溜”,长大后,特别钟爱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诗词歌赋。听到老者哼出这四句,有点像诗,便想再看一看寿仙翁会说些什么。但是,好像怎么也睁不开自己的眼睛。于是,心里一急,着意要看,就醒来了。

    醒来后,夏天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头脑胀痛得很。于是,起来吃了几个感冒片,躺下后,在回忆刚才梦境的过程中沉沉入睡。

    <

    br/>后来又进入了梦乡:

    他的一个名字叫奋儿的旧友(老部下)来深圳探访他。寒暄之后,只见他的老部下埋怨他说:“当年,我送一个驾驶证给你,你说不要。现在,要开车了,你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夏天争辩说:“也不尽然。”

    然后,他打开一部轿车的驾驶室,继续对奋儿说道:“你看,我现在是自学成材,几年下来,还不是安全行驶10万公里无事故?这要在六十年代,这种安全司机就能长一级工资。你坐上来,看看跟着我有没有安全感!”

    就这样,旧友奋儿便由夏天连哄带骗地带上了轿车。

    说时迟,那时快。夏天一踩油门,这车便飞快的狂奔起来,而且越来越快。开始时是在市内,夏天聚精会神驾驶着轿车,双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生怕撞到哪栋大楼上。不多时,车子终于拐出了市区,好像上到了一条高速公路上。这时,夏天拼命想睁大眼睛,想看清究竟是哪一条高速公路,但是就是没有办法睁开眼。夏天想:既然看不清,就该踩一下刹车为好,开慢一点吧!右脚刚一挪到刹车上,这车子走得更快了!

    “这车有问题了!”——夏天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

    不一会儿,就急出了一身冷汗。而坐在车上的奋儿,这时也是胆战心惊,在车上不安的跳动起来。夏天不高兴地说了一句:“坐好!”

    这时,夏天在车上忽然听到熟悉的女人声音:“已经躺下了还说什么坐好!”

    满头大汗的夏天还在专心开着车。忽然看到前面五百米处的右手边是大海,已经能听到海水拍岸的涛声。朦胧中,能看到海边沙滩发着白闪闪的亮光。他高兴地对奋儿说:“苍天保佑我们,车子只要开到沙滩上减速就没有问题。我们胜利了!大海啊!福音!耶!”

    夏天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话,同时伸出右手,用食指和中指打了个“v”字型。

    正说话间,车上的电话响了,夏天对奋儿说:“你接吧,不要说我们现在的危险历程。”

    奋儿不肯接电话,夏天不高兴地说:“男人还怕接电话?”

    这时,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老夏!快醒醒,王行长的电话!”

    夏天梦中初醒,才知道刚才是老婆樊婷在说话。便接过电话,听到王行长在电话里说:“喂!老夏啊?”

    这王行长比夏天年长两岁,但在打招呼时总是喜欢把夏天叫做“老夏”。夏天听出是王行长的声音,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尊重地与王行长问了安。

    只听王显耀从电话那头说:“市委、市政府组织一个座谈会,总行点名让你参加。你现在到总行集中好吗?”

    夏天忙说:“好的。”转而想道,不如直接到市委,便对王行长说:“为了赶时间,不如我直接到市委去吧?”

    王显耀说:“也好,我跟邵处长说一声。”

    王显耀说的邵处长,是市民银行总行刚从人事处长调任党群工作部的邵云峰。

    刚放下电话,夏天的老婆说:“你怎么满身大汗?”

    夏天说:“好像做了一场恶梦。”

    “恶梦不恶,是梦就好!”夏天的老婆樊婷释怀道。

    夏天起了床,洗了脸,草草吃过早餐,背着一个提包,下了楼,开车经红荔路拐向同心路,从市委、市政府的后门到了市委、政府机关大院。

    他就这样算是开始了在新一天的生活。

    夏天来到市委的小会议室,看看会场上挂着的横幅写着:“**深*市委廉政与党建工作座谈会”。

    夏天心里一急:“我的妈呀!这种会叫我来参加是怎么考虑的?”随即在心里盘算起来:“我虽是刚刚被市民银行党委授予‘优秀**员’称号,也在银行的敏感岗位上工作了几年,但不应该或者说还没有资格到市委参加这种座谈会。”

    一会儿,市里的领导一起走进了会议室,在椭圆型的会议桌旁坐下。夏天一看,有市委张书记、市纪委李书记、有组织部长、宣传部长,规格还是很高的。

    接下来,会务组给每个到会人员发了一套《与会人员名单》,市里的领导一边看着名单,一边抬头看去名单上的指定位置,好像要记牢名单上所有人似的。当张书记与夏天四目相对时,夏天也下意识地看了张书记一眼,这样,两人就算认识了。

    会议由组织部长主持,他在会议开始的开场白中说:“同志们,开会了!现在请市委张书记给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会场上响起了掌声。

    掌声刚落,张书记看着与会者,轻声说道:“市委、市政府今天召开这个座谈会,有三方面的意义:

    一方面是‘七·一’党的生日,邀请各行各业的代表座谈,给市里提个醒:我们的工作,还有那些与市民的迫切要求有差距的,也就是解决‘权为民用’的问题。

    另一方面,昨天晚上,我们欢送了驻港部队进驻香港,全市人民都很兴奋。说实话,我也不例外,我们这一代人有幸亲自眼看到香港的回归,实际上就是有幸看到国家的强大。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啊!但是,大家别忘了:我们是国家的建设者,国家的强大是靠包括我们在内的全国人民去实现的。而深圳则显得更为特别一点:香港回归以后,它就是我们深圳的兄弟城市,将会出现很多新的情况和问题。当然,也会有很多新的机遇。这方面也得在座诸位不断研究并及时给市委、市政府提个醒。

    还有一个问题,纪委李书记已经跟我交换过多次看法,我们国家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造就了不少优秀干部、先进人物,但其中有一部分人,当他快要退休、离休的时候,出问题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五十九岁现象。这个现象,说白了是人生的悲剧。但是,这种现象的一再出现,对于我们这些党务工作者来说,对于我们这些按古时候说的六品、七品、八品甚至九品芝麻官来说,我们从制度上、机制上、人文关怀上、措施上,是不是有值得探讨改革的地方?同志们:如果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做好工作,实际上就是失职,也对不起那些犯错误、上演人生悲剧的人们。

    因此,市委、市政府一方面要积极开办各种教育培训班,从正面开展党纪、政纪、法纪教育,积极推进党风、政风的廉政建设、依法行政建设和反**工作。通过教育、预防、监督的体制、机制建设,构建‘不能**’的防范机制,‘不想**’的自律机制,‘不易**’的约束机制,‘不敢**’的惩治机制。另一方面,我们要进一步落实党风廉政建设的责任制,坚持源头治理,及时发现各种苗头问题,及时提醒,及时采取措施,使干部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最大限度地实现‘安全上岗、安全用权、平安离岗’。还有,我们要营造一种‘廉者自勇’的社会氛围,坚持原则,敢作敢为,不怕得罪人,树正风、去邪气,努力打造一支风清气正的干部队伍。

    同志们,加强党风、行风和干部队伍廉政建设是一项关系到国家能否长治久安的百年大计,是一项系统工程。从特区成立之日起,市委、市政府的历届班子都十分重视这项工作。正因为如此,深圳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和骄傲。我今天来和大家一起座谈,不仅带了笔记本,而且,我还带来了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长在我脑袋上的一对耳朵——我是来听大家启发我、帮助我的。《词海》中有个成语叫《洗耳恭听》,我今天来,就是想从上面三个方面听到诸位的高见。现在,我先谢谢大家!”

    &nb

    sp;在一天的座谈会上,纪委李书记和各单位的代表都好像有准备似的踊跃发言,而夏天则真的像张书记说的:带了长在自己脑袋上的一对耳朵——洗耳恭听。

    到了下午,夏天干脆换了个位置——在人们最注意不到的地方坐了下来。其实,这是夏天一贯的性格特征。也就是说,在他不太熟悉的环境里,无论在市里,还是在总行,他都不会抛头露面的。有人说这是夏天的缺点,但在市民银行接收湖贝金融服务社时,三个信贷部加上计划部合并为一个部,竞争不可谓不激烈,而王显耀恰恰是看上了夏天的这个特点,而对他加以使用的。

    座谈会结束后,夏天计划明天单独向王显耀汇报。于是,便直接开车回到家里。

    晚上休息时,夏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时而过滤着市里开会的内容,时而不断闪现着到深圳工作后的片段,尤其在湖贝金融服务社几年来工作的片段,更是不能忘怀。

    夏天深有感触地自语道:“我能够在权力高度集中的金融服务社工作数年,并把握住自己,直到今天,仍然受到党组织和人民与社会的肯定,不能不说是自己严格要求的结果;不能不说是自己努力学习、努力认识社会、适应社会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与自己的性格上的缺点有关。”

    夏天转了个身,自嘲道:“这性格上的缺点怎么能转为‘常在河边站,就是不湿鞋’的优点呢?”

    颠来倒去的思绪把他重新引到了刚来深圳时的一幕幕生活场景。

    …………

    夏天的心情确实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后来,明朝于谦的《石灰吟》的意境浮现在他的脑际: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夏天在心里说道:“与于老夫子自喻坚韧的性格,高尚的情操,勇于牺牲的精神相比,我是表里如一的对事业的执着,有着横刀立马般的勇气,傲立于天地之间,可以说无愧于自己的人生。”

    是啊!夏天不是名人,不是高官,但是,他所做的事业,对后人留下的影响,着实鲜活地展现着一个时代宠儿对人生的忠诚,对历史的忠诚。你若与他共过事,纵使当初与他有过不少冲突,但在离他而去若干年后,你会情不自禁地叨念起与他共事的日子来。而且对夏天雁过留声的感慨会愈发强烈。

    一些受过夏天批评教育的部下,甚至把曾经被夏天批评过作为炫耀的资本,在夏天走后津津乐道地叙说给后人听。他们对夏天那种对事不对人,正直无私的宽阔胸怀,深怀敬意。而夏天本人的心态确实是坦然的、充实的,他对物质的**并不强。

    这本书里记载的通篇故事,就是围绕夏天本人所见所闻所展开的、夏天周围人物与他们熟悉的朋友——也是读者诸君或许喜欢的朋友——孔方兄若即若离、欲爱还羞,并由此擦出一道道亮光与火花,成就一段爱恨情仇的不朽篇章。

    有诗为证:

    往事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

    不见当年交往客,三餐一宿各东西。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