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危险啊孩子 149省行黑名单有远大,信贷部急忙调档查 二九八、棋看三招,化险于无形

作者:肖远征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10-04 10:38: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圣光游侠 后宫娱乐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通天武尊 抵死不说我爱你 

    话说坐镇湖贝支行的王显耀此时也是坐立不安,不知道到了公安局的夏天事大事小。∈↗,到了三点半钟,他终于坐不住了,打了一个电话给任尔为:“小任,你跟夏经理在一起吗?”



    任尔为说:“是,中午我和夏经理与苏警官在一起吃饭。”



    王显耀问道:“夏经理有什么事吗?”



    任尔为说:“上午的事好像谈完了,下午说安排去见庄总,现在正在等人带去看他。”



    王显耀放下电话,总算安了一点心,松了一口气。他在心里说:“这经济工作与打仗相比,虽然两项我都不是很在行。但是,都一样的让局中人神经紧张。”



    将近下午四点,洪虎从办公楼上下来,开着警车来到大院门口,摇下车窗与夏天打了一个招呼,说带他去见庄宇。于是,夏天上了支行的车,跟着洪虎的警车到了宝安10区的一栋民房旁边停好车,夏天跟着洪虎到了楼上的一个单元。



    门开后,夏天见到精神不错的老领导庄宇,而庄宇见到夏天则显得很高兴,夏天与他握手寒暄。接着,夏天装着看看周围环境,用双目认真地看了庄宇一眼,说道:“这阳台不错。”



    庄宇看到夏天用眼睛跟他说话,估计夏天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便接口说:“是,整天在一个屋子里,没有阳台会急出病来的。”边说边走来到夏天身边,夏天乘机问道:“贵z公安局的人来这里问过你有关邵华的事吗?”



    庄宇小声说:“没有哇!一直没有。我这里就是安延公司的问题。”



    这时,洪虎马上来到阳台。庄宇乘机说:“早上这里空气很好。”



    夏天已经完成了心中记挂着的贵州招商公司案件中要私下问庄宇的话题,便离开阳台。



    这时。洪虎笑着说:“夏经理,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的老领导。啊?”



    夏天说:“人情冷暖,世事难料。但是,庄总毕竟是老实人,不会坏到哪里去。洪警官还是要网开一面。”



    洪虎说:“我也有这个意思,今天我们要找你核实一些情况。贷款不是你办的,你的身份是证明人,当着你的老领导,现场做一个笔录?”



    夏天笑着说:“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个案子。在我身上做的第四份笔录了?”



    洪虎笑了笑说:“我没有来得及详细统计。”



    接下来,在庄宇的见证之下,夏天考虑到湖贝支行的利益,有轻有重地回答了洪虎的问话。



    问完后,任尔为把夏天送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



    第二天早上,夏天来到支行后,写了一个请营业部协查宝安福利床业公司贷款的对应配套存款的协查函。看到王显耀已经来到支行,便来到行长室。一方面,请行长批准由营业部及时准备材料,另一方面,向行长汇报昨天的宝安之行。



    夏天汇报说:“总的来说。宝安公安分局的同志,包括我接触的科长、洪虎,都还算客气。除了那个叫你‘阿王’的年轻的苏公安比较别扭,有点话中有话外。公安局并没有框定哪一个人有什么经济问题的想法。上午和下午的材料、笔录的焦点集中在对付银行,否定民事判决。进而保护两个村的抵押房产的角度,而对于利差操作等问题,并不是他们非常重视的问题。只是抓住这个把柄,增加认定贷款的非法性的结论的筹码。所以,我请苏公安出来吃饭他都乐意参加,便佐证了我的上述看法。”



    王显耀听完,一边对协查函做了批示,一边问:“昨天请饭开了发票没有?”



    夏天说:“开了,花了480元。”说完,拿出了发票给王显耀看。王显耀也没有仔细看,便在发票后面写道:“在业务费报销,王显耀。”随即退回给夏天。



    夏天从行长室出来,到营业部找到吴冬梅交办协查函的事情。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夏天的科机又响了,一看又是苏公安的,夏天想:“被这些人缠上真的不是好事,非得叫你为他服务不可。晾一晾他。”



    到了中午十点多钟,夏天的中文传呼机上的留言写道:“再不复我机,我就要生气了!”



    夏天便将电话打过去,问道:“苏警官,你科我?”



    苏公安知道夏天复他的机,立即大声吼道:“科你一百遍都不复,你看科机上怎么写的?”



    夏天拿出科机,对着电话念道:“你是说:‘再不复我机,我就要生气了!’我问你,你年纪轻轻生什么气呀?”



    苏公安说:“这不是我的原话,我的原话是:‘你再不复我机,别怪我不客气!’”



    夏天觉得与这种人纠缠没有价值,便问道:“你科我有什么事?”



    苏公安说:“你通知刘爱华在今天下午两点到宝安分局来问话,同时,你要提供一整套贷款材料给我。不得有误。”



    夏天放下电话,一方面交办汪洋复印宝安福利床业公司的贷款资料,一方面与陈作业商量下午请已经在营业部上班的刘爱华准备应对宝安经侦科的问题。而此时,陈作业已经听说了夏天到宝安的情况,估计村委想脱债,把还不还贷款搞成一个政治事件来处理了。但是,作为银行还是要忠于历史和事实,保护好自己的债权。便打了一个电话,叫刘爱华到夏天办公室谈事。



    刘爱华来到办公室后,夏天问她:“当初你到宝安工业村调查贷款的事,你还有印象吗?”



    刘爱华说:“还有印象,那路是黄泥路,那个村长的头上已经秃顶了。我亲自问过他:证明是不是他开的,他说:‘是’。然后,他又带我和欧忠诚看了抵押厂房。后来才到了陈连平的公司。”



    夏天说:“我相信你是一个老实的人、忠诚的人。现在陈连平因为他和工业村的债务问题,被人说是诈骗。又有人说我们的贷款不合法。今天下午宝安公安局要请你去作证,你就实话实说。当时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受别人左右。顺便把这套贷款资料带给苏警官,下午由任尔为开车送你去。”



    刘爱华走后,徐东海来到夏天办公室,问了夏天昨天到宝安的情况,夏天说:“这两个案子关涉本地村民的利益,看来政法部门有点倾向,想保一方平安的意思。我还见了庄总,他好像心情不坏。在做我的笔录的时候,不断插话。”



    徐东海显然还有气,对夏天说:“我们两个去找陈行长,因为银行利益问题,老是让我们亮在政法部门的枪口之下,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我们有什么经济问题一样。”



    夏天觉得应该提醒行长注意这个问题,便说:“好,走!”



    两人来到陈作业办公室。徐东海开口说:“陈行长:我们对两个行长提个意见,老夏回来也说政法部门对这两个案子都是冲着行里来的。我看我们支行老是帮着公安局,真是有点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我看这事行里若不改变态度,没完没了。令人心寒。”



    陈作业说:“我跟王行长商量一下。”



    “夏经理,你要的材料,我给你查出来复印好了。你看行吗?”吴冬梅拿着一大叠复印好的材料,来到夏天办公室对夏天说。



    夏天看了材料。满意地对吴冬梅说:“谢谢你!”



    吴冬梅转身想离开,夏天叫住她。对她说:“你上次担心安延公司帐务的问题,我跟王行长说过了,他表示到时看看怎么发展。我的看法,你一方面要保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当时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一方面要坚持当时作为临时工,服从领导安排。有了这两条,我看没有什么大事。”



    吴冬梅听后说:“谢谢夏经理。”说完离开了夏天办公室。



    夏天随即将吴冬梅送来的资料分成三套,一套准备给宝安分局,一套自己留着,一套附上那天在宝安分局写的说明,拟交给王显耀备查。三份材料整订好后,夏天拿上给王显耀的那份来到行长室。将资料给王显耀的台面上放着,然后对王显耀说:“王行长,这是那天在宝安分局我写的说明材料,这下面几张是为福利床业公司配套贷款的存款复印件,另外一张是贷款户打给存款人的利差。我的看法,帐目是一清二楚的。我为什么要复印一套给你放着呢?我看到那天在西丽湖吃饭,你既请客又心事重重,就是担心我在星期一到了宝安公安分局能不能出来,实际上当晚请的是与我的告别酒。这点我是看出来了的。现在我担心什么呢?这个案子逐步逐步向政治案件方面发展,因此,维护银行的利益和维护个人的品德、人格已经揉在一块了。我是下了决心:就是打靶都要顶上去的,这点不能含糊。而你的为人的品德是值得我信赖的,日后我给你的这个材料就是判断是非的标准。我请你保存好。”



    王显耀听到夏天说得这么悲壮,拿了一个大信封,把材料装了进去。然后在信封封面上写着:“夏天交来福利床业公司贷款相关材料。”



    他写完后,将材料放进抽屉里。然后,对夏天说:“我昨天下午已经打电话给洪虎和胡小姐,批评了他们的做法。刘爱华不是回来了吗?你把她叫到你办公室,详细的问问她到宝安公安局的情况,看看有没有诱供的情况。如果他们再不像话,我打电话给他们局长,绝不能这样胡来!”



    于是,夏天把刘爱华请到办公室,很和气的对这个学历最低的老部下敢到公安局作供表扬了一番。然后,详细地问了那天下午去到经侦科的情景。



    从刘爱华的描述来看,她对那个做笔录的胡小姐印象很好,说她很和气,并鼓励她说真话。而苏公安并没有怎么难为她,不存在逼供和恫吓的情况。只是要她转告夏天,务必找到另一个贷款经办人欧忠诚,也要做笔录。



    夏天将上述情况也如实告诉了王显耀,因此,王显耀也没有再打电话给宝安分局的局长。



    这时,夏天反而觉得帮助公安分局理清是非是应该的,有必要联系欧忠诚来一趟湖贝支行,跟苏公安说明情况。于是,他叫来李朝阳,找到欧忠诚新的手机号码,与他做了联系。但说明原委后,欧忠诚思想上有顾虑,不太愿意前来。夏天对他说:“你比刘爱华水平高很多,她都可以应付,你怕什么?当初怎么样,就说怎么样。如果你不愿意到我们这里,他们急了,找到你单位去,不是更加不好?”



    欧忠诚想想有道理,但还是有问题,说道:“时间那么久了,我都忘了。”



    夏天说:“这个问题不大,约到你要来的当天,你早一点到,我把贷款档案给你看一遍,不就回忆起来了吗?”



    欧忠诚觉得这倒是一个办法,便同意了夏天的约请。



    究竟夏天会不会因为宝安福利床业公司的贷款问题涉案,请看下回分解。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