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意外老伤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抵死不说我爱你 圣光游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古剑迷踪 后宫娱乐 鬼怪的那些事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此时天色已晚,罗小飞他们决定在这个山洞口休息一个晚上。

    之前那些岩羊在被夏林、鬼玄吓退之后,一直便再没有露面,如果这些岩羊晚上必须要从这里出来觅食的话,那么它们必然还会从这里出来,但是一直到半夜,罗小飞都没有见到那些岩羊的任何动静。

    深夜,罗小飞在为篝火添柴的时候,忽然听到黑子一声干嚎,像是在梦中惊醒了一样,轰的一声,起身便向洞的深处跑去。

    黑子这一起身,动静十分巨大,就像是一只健壮的岩羊被惊着一般,手里紧紧握着他的斩蛟刃,虎气腾腾的向前就跑,

    黑子曾与罗小飞的打了个照面,罗小飞见其两只眼睛圆睁着,直勾勾的盯着远处,向着洞里面的黑暗中跑去。

    这一下,鬼玄、梁子轩、夏林、徐允儿也都被惊醒,赶紧起身要问怎么回事。

    “黑子像是发了疯一样向洞里面跑去了!你们先在这等着,我跟上去看看!”

    罗小飞喊了一声,抽出十字剑就赶了上去。在洞中跑了一截,里面越来越黑,罗小飞将手里面的电筒打开照明,见这里的路面上被岩羊踏出了一条小道,小道上,黑子的脚印清晰可见。

    罗小飞用电筒朝着前面照去,只见黑子的形一晃,向前一跃,跳进了一个坑洼中。

    罗小飞见了,加紧脚步,赶紧跟了上去。黑子不知是中了什么邪,这样漫无目的的乱跑,肯定会有很大危险。万一跑到了之前发出长吟的那兽面前可就不好了。

    洞里面的那条被岩羊踩出的路还算好走,只不过洞里面的地势有高有低,落差最高能达到一米多。在跑到黑子跃进的坑洼的时候,罗小飞见到这个坑有一米多深,较为宽阔,之前明明见到黑子跳进坑中,可是此刻却连个人毛都没有。

    电筒的光亮在周边扫动。在向左边照射的时候,罗小飞忽然一愣,这条沟壑通向左边竟还有一条长路,就像是一条人工开凿的引水渠。渠道蜿蜒,一眼不能通的太远。

    罗小飞一直盯着这边,他断定黑子不会翻过这条沟壑去,肯定是顺着沟壑向南去了。

    沟壑的尽头,忽然一声震撼的,响彻的吼叫声,声音里带着一股强大的推力,即使隔着还有十几米,罗小飞仍能感觉到沟壑那边的力度。

    不好!黑子遇见那兽了!

    罗小飞边想,边急切的朝着沟壑的前面跑去。

    在渠道里面转了有两道弯的样子,忽然,电光照处,黑子蜷在地上,正拼命的挣扎着:“我操!这黑洞吸力怎么这么大!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说话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完全是,再正常不过的黑子。

    “黑子!你怎么样?!”罗小飞见黑子说话,便喊了一声。

    那边黑子在地上挣扎不已,一会儿仰着,一会儿爬着,正手脚并用的在地上找一些可攀的硬物,但是此段路段十分的平滑,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制造摩擦的东西。

    “我他妈怎么会在这?!我不是已经登上山顶了吗?!”黑子趴在地上,双腿正在被一股力量拉着向洞口拖去。就像是黑豹拖羚羊,但是这只黑豹却是隐形的。

    黑子看着罗小飞提剑跑过来,方注意到自己手中的斩蛟刃。于是用力起身,将斩蛟刃牢牢扎进了地下的平滑的石头里。

    呼!

    作用在黑子身上的一股风力,散发出一股失败的气息,骤然停了下来。

    吼!

    就在罗小飞伸手拉住黑子的手的时候,从这里面的洞穴钻出了一只长嘴的、满头疙瘩的尖牙怪物来。

    这只怪物张着血盆大口,直接将头伸出了洞口,向着黑子便咬了上来。动作迅猛且有力,显得志在必得。

    罗小飞猛一用力,一瞬间将黑子整个人拽出了那兽的口。这一下,力道足有千钧,是一股极强的爆发力,在那一刻,即使在罗小飞手中的是一头狮子,恐怕也被他给拽过来了,力道惊人,就连发力本人罗小飞都感觉非常的诧异。

    好在黑子被完好的拉了回来,从洞口出来的那个巨头几乎冲到了罗小飞的脚前,再也不能向前分毫,发出一声痛苦的申银,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在电光的照射下,那兽紧紧将眼睛闭起,它的眼睛深藏在头上众多的疙瘩中,不注意看,还真有些难找,不仔细的话,还以为这东西没有眼睛呢。在它圆阔的鼻子上方,有两只触须微微摇动着。此时就在罗小飞的手边,只要他稍微向前一点就能触碰到。

    它的嘴巴像鳄鱼,但是比鳄鱼要宽大,牙齿尖锐锋利,这比黑子胸前挂的那只豺鬣王的牙齿要大许多。随随便便可以刺穿人的小腿。

    罗小飞还发现,单这兽头有两米多长,上面有两只残存的犄角,如果此时犄角再多出半尺,它就不能从那个洞口钻出来,看来是这只兽为了捕食,才忍痛将自己的犄角一点点磨平,从洞里钻出来的。

    在停顿了将近一分钟左右之后,这只庞大的兽头慢慢动了一下,接着,它像是在忍耐般,一点点开始将头部向着洞里面缩。

    在它回缩的时候,罗小飞分明看见了它的挫败,无奈与痛楚,从睁开有一条缝的眼睛里流出。

    这兽捕猎失败了,这大概是它有史以来第一次失败。它不得不在承受了一次痛苦之后承受这种失败。

    “这是腾蛇?!”黑子见了这兽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当时在六角塔楼之下见到的那只腾蛇。

    “不!这兽头的样子虽像,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不是腾蛇。它是一种比腾蛇大得多的未知生物。不知为何被困在这里,常常以过路的岩羊为食。”

    那兽将头缩进洞中,过了有五分钟时间都没有再出来。

    罗小飞带着黑子一点点后退。

    忽然,洞里一声长吟,声音沙哑,却是之前那东西发出的,这声之后,罗小飞和黑子便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风力在把自己向洞里面吸。这股风差不多达到了六七级风的力量。

    罗小飞拉着黑子,两人用剑杵在地上,让身子保持不动。

    在与那兽对抗了有五分钟之久后,洞里面的那兽放弃了这次用力,在洞里面喘气起来,喘息声就像是阴风过洞,让人不寒而栗。

    “你怎么一醒来就往洞里跑?你中什么邪了?!”

    在那兽停止用力之后,罗小飞将黑子拉到离洞口较远的地方,上了沟壑问道。

    黑子听罗小飞问,才意识到之前原来自己是晕倒了。

    正要说话,却见有几个黑影正朝着这边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夏林、梁子轩、鬼玄和徐允儿四人。

    “黑哥!你没事了!”梁子轩见黑子脸上有了光,嘴唇也恢复了平常的淡紫色,便说道。

    黑子见这么多人都没有晕倒,自己却晕倒了,便有些惭愧的说:“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本来觉得自己一点事没有,不知为何就忽然晕倒了。给大家添麻烦了。是我不是。”

    徐允儿见状,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前面的沟壑,问道:“这里安全吗?”

    罗小飞顺着徐允儿的眼神,向着沟壑深处望去,然后说:“那边是一个巨嘴的兽类,不过被困在洞中一时间也出不来,咱们只要不站在沟壑里,它制造的风对我们也起不到什么威胁。我看它只是用这种方法捕捉一些过路的岩羊还不行,估计保证它不会被饿死吧!这是只不知年代的老兽了。”

    几人听了,稍稍安定,徐允儿看着黑子问:“黑哥,你身上之前是不是受过伤?我看,以你这样的身形,在这样的高原,应该能撑住的,多半是因为高原反应诱发了你身上的老伤,才会使得你晕倒的。”

    黑子听了,凝神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是什么伤,能诱发高原反应?我这每年都会有几次伤,多了去了,不知道是哪个伤引发的。”

    徐允儿眨了眨眼睛,说道:“你的肺部是不是曾有过什么伤?”

    经这一提醒,黑子当时倒吸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捂住自己的胸膛,感觉非常惊惧,老半天才说:“这是我五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的一次意外。当时有个匪徒用刀子朝我的胸部攮了一刀,当时我流了不少血,醒来的时候,医生说我的肺部需要切除一块。最后手术成功,由于我勤加锻炼,肺活量也道恢复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也就没有在意。难道是那一次伤落下的?”

    “这就对了,如果你的肺部只有那一次受过伤,就应该是那一次了。这么一来,我的药就用的没错了。我将少量珍珠粉活在还魂草和雪莲髓中,做成给你服下,帮助你修复了破损的肺机能。之后我又以几位药做成药丸来,你在路上的时候,每天一粒,等到慢慢适应环境,你的老伤也就慢慢会好了。”

    黑子听了很是惊讶,没行到这一次徐允儿竟帮自己找到了一个病根。那时候,虽然黑子的肺部被切除了一些,但是通过他以后的锻炼,肺活量也已经达到了比普通人还要强,只是有好几次,他还是觉得有些呼吸不透彻。

    罗小飞听了徐允儿的解释,想了想之前在沉船岛的时候,黑子在幽洞上浮时的躁动,若不是海獭救命,罗小飞真不知怎么拉黑子上岸了,这多半也和黑子的老伤有关。

    “你之前怎么回事,我看你的状态已经恢复了,却怎么朝着洞这边跑来了?!”罗小飞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