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趁火打劫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古剑迷踪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鬼怪的那些事 圣光游侠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抵死不说我爱你 后宫娱乐 

    正在众人围在大甲虫的身边对付甲虫的时候,闫亮一个人悄悄的潜伏到了中间水虺所在的地方。

    胡皮拿着斩蛟刃,周围的人们各自手上拿着长刺来抵住前面的甲虫。

    甲虫此时已经成型,被砍掉的牙齿便不会在生长出来了。

    此刻甲虫被众人围着,也不好施展。

    胡皮见中间的甲虫动弹不得,便拿起斩蛟刃,上前一步,去砍甲虫。

    谁知甲虫上来就是一爪子,直接向胡皮的身上钩去。胡皮见势改了步子,将身子一歪,躲过了那一鞭。顺势用手一勾,直接削掉了甲虫的一条腿。

    整个甲虫一个趔趄,便用剩下的脚,用力一蹬。甲虫瞬间挑起了有十米多高。直接落在了几人的外围。

    由于整个速度极快,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等罗小飞发现了站在胡壮后面的甲虫的时候,那徐虎甲已经用刺鞭将胡壮身边的一个族人给拦腰缠住了。

    徐虎甲的力气很大,这次却不曾手软,直接把那人拉着摔向了后面,想直接把人给摔死。

    此时,罗小飞感觉非常惊讶。不知道此次徐虎甲又要玩什么花样。

    只见徐虎甲把那人摔到地下之后,便从徐虎甲的头上那个小虎甲的巢穴里,喷出了一些小小的渣子。

    仔细一看,那些东西并不是渣子。而是那只虎甲的幼崽。

    这一下,罗小飞明白了。原来这是一只雌虎甲,正要借活物的身体来养自己的幼崽。

    随着那些幼崽被虎甲喷出,被摔在一旁的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声音回荡在祭坛上空,显得异常凄厉!

    众人听了,无不耸立当场,几乎不敢上前。

    “我们得在这些小甲虫到达他的脑子之前把它们给剜出来!”罗小飞着急的喊了一声。

    众人立刻七手八脚的将自己的武器扎在了徐虎甲的身上。将徐虎甲死死的刺在地上。

    胡皮和罗小飞两人趁机将徐虎甲的手脚砍成了好几块。

    这下,徐虎甲便动弹不得。

    在地上挣扎了一番之后,那只控制徐虎甲的虎甲,从徐虎甲的头部巢穴中钻了出来。

    在它刚伸出头来的时候,罗小飞已经看见了。

    立刻朝自己的刀上抹了一把。他的手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染在了刀刃上。这是之前罗小飞无意间发现的,自己的血竟能对付这些食脑虎甲。

    于是就在那只虎甲刚钻出来,抖擞翅膀的时候,一刀劈在了那甲虫的身上。

    砰的一声。甲虫顷刻化为飞灰。

    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下,罗小飞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将缠住那个族人的刺鞭一刀斩断。

    喊道:“快过来!帮忙把他摁住。我要阻止那些甲虫进入他的脑子。”

    胡皮他们听到罗小飞喊。都纷纷围上来帮助罗小飞来摁住那个族人。

    只见那人已经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嘴上流了不少的血。

    罗小飞来到那人身边,见还有只护甲的幼虫正在咬破他的衣服准备钻进去。

    罗小飞用刀上的血一烫,将那只幼崽烫成了飞灰。

    罗小飞又将那人的衣服扯下来,扔到一边。说道:“把这衣服烧了,仔细看着有没有其它幼崽生还。一个都不能放过!”

    胡皮严宁从身上掏出一小瓶油来倒在那件衣服上。点着火,那件衣服顿时燃起火来。

    里面发出爆破,是一些幼崽被烧成了灰烬。

    罗小飞顾不得那些,他正在检查眼前这人身上的奇怪伤口。

    有一只虎甲幼崽即将钻进他的皮肤。他的皮肤已经被咬破了一条口子。

    罗小飞直接用手去抠,那只幼虫感觉到威胁,直接转头咬向了罗小飞的手指,甲虫触到了罗小飞的血液,当时被烫成了一阵飞灰。

    罗小飞查看了那些伤口,发现已经至少有五只幼崽进入了那人的身体。

    这些幼虫分别有小指肚大小。还在那人的表皮下面拼命的向脑部钻着。

    随着这些幼虫的钻入。那人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只见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罗小飞在那人的胸前和喉咙处分别取出了一只甲虫,攥在手里,烫成了飞灰。

    又在那人的脸部个耳朵后面取出了两只幼崽,继续捏死。

    那人的眉心一动,原来有一只幼虫已经钻进了他的眉心,这个位置是最危险的。再向里钻,恐怕神仙也救不了了。

    罗小飞当机立断,用刀子将那人的头皮划破,从里面取出了正在啃噬那人颅骨的甲虫。

    那人躺在地上,头上的口子不断向外流血。眼神狰狞的望着前方。一阵猛烈的抽出,像是有东西掐住了他的脊椎。

    罗小飞吓了一跳,赶紧将那人翻过身来。见其背后,有许多疙瘩,慢慢的向他的脊椎处钻着。

    脊椎是一个捷径,一旦这些幼虫钻进他的脊椎,以体型的优势,很快就能游走到脑部。也就是说,一旦让这些虫子进入到他的脊椎的话,也是无法挽救。

    “帮忙!”罗小飞用手死死压在那人的脊椎两侧。胡皮则用斩蛟刃挨个的将那些皮下疙瘩里的虎甲幼虫剜出来。其他人则拿着火把,等那些幼虫一挖出来,就用火将其烫死。

    众人手忙脚乱的,很快将那族人满背差不多有二十个疙瘩剜开,里面或是有一个,或者多个虎甲幼虫。

    终于忙活的差不多了。那族人也慢慢停止了抽搐。众人提到了嗓子的一颗心,终于回了下去。

    正在检查好有没有其它的虫子的时候,忽然,那族人又是一个猛烈的抽搐。把脑袋仰了老高。

    这一异动把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罗小飞赶紧向那人的后脑摸去,发现后脑勺的头发里还有一个幼虫,正在从那族人的风府穴向脑部钻去。

    罗小飞紧张的掐住了那人的两个风池。喊道:“这还有一个!赶紧!”

    胡皮赶紧将手中的斩蛟刃向那人的脑后一戳,最后一个幼崽被挑了出来。

    众人都拿着火把一同将那只虫子烧死了。

    整个过程,是惊悚万分的。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防着会有一些漏网的虫子钻进自己的皮肤里。对那种感觉畏惧到了极点。

    那人终于不再挣扎。此时已经满背蒺藜,血流模糊。

    严宁用身上带来的土方草药敷在了那族人的身上。又用布条裹好。量一量,那人还有呼吸,不过呼吸甚是不稳定,还夹着一股热气。

    胡壮将自己的衣服给那族人披上。

    罗小飞说:“你们要防着这里面的这些虎甲。现在天亮,有许多藏到了幽暗处。”

    众人都点了点头。

    严回喊了一声:“哎呀!水虺怎么不在了?!”

    众人赶紧朝着中间看去,见不仅是水虺,闫亮也不知什么时候给溜走了。

    “闫亮抢走了圣珠?!”胡皮惊讶的望着石柱中间的那个圆盘。此时天已大亮,从上面照下来的光分外亮堂。油绿中夹着金黄。整个祭坛的温度开始猛增。很快热的众人都开始冒汗了。

    在这样的光照下,之前被虎甲咬伤的那人恢复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可以站起来行走了。

    罗小飞他们在这里并没有找到水虺和闫亮他们。

    一行人站在祭坛的中间。那是一个平整的石台,与其它的石头没有什么分别。但是罗小飞知道,记忆之门开启之后,很快就会形成坚硬的石头,将入口封住。看着这里的环境,这里必是记忆之门无疑了。

    此刻上面并没有见到有圣珠的出现。

    此时水虺和闫亮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

    “肯定是闫亮为了拿到圣珠,引走了水虺。这个时候,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呢。”严回说着。

    一行人在周边找了一圈,发现整个祭坛上面有没有水虺和闫亮的踪迹。

    “我是被水底的奇怪力量给吸进来的,我在进来的时候遇到了水鬼窝,那里有一个分娩水鬼的地方,它的颜色和这顶上琉璃的颜色是一样的。后来通过那里,我来到了一个大殿,发现那时水虺已经从西北大殿的上面进来了。

    闫亮和徐三六就是跟着水虺进来的。所以我们在那里相遇了。后来我们就跟着水虺,一直来到了这里。”罗小飞对胡皮说。

    胡皮听了,便对罗小飞说了他们进来的经历。

    原来他们到了中间的草岛,见有大片的地方都是对比于沼泽来说,是比较干燥的。他们在上面一直寻找。直到天明,才发现地上有一块不一样的地面。像是玻璃,但是敲起来很坚硬。

    本来向用力将其敲破,看看下面是什么,可是怎么也敲不开。正发愁,却听见有个地方发出了石头被推开的声音。于是就顺着看去。发现有一处草地被打开了。一米多深的地下,是一条阶梯暗道,几人顺着暗道,竟然从一个门里出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罗小飞之前见到,胡皮他们出来的门口是之前猫头鹰所落石棺对面的那道门。

    “当然,我们还听见了其它门被打开的声音。只是我们选择了较近的那道门进来了。”胡皮说。

    此时,罗小飞把口袋里的那把金钥匙拿了出来。交给胡皮来看,问其认不认识。

    胡皮见了那东西,摇了摇头。但说道:“我们在下来的时候见到墙上面画的画上有这柄钥匙。好像是要打开一间密室的。”

    罗小飞听了,有些吃惊。遂对胡皮说:“既然圣珠已经不在这了,那多半是被水虺,或者是闫亮取走了。我想他们现在已经是在想办法出去了。我们现在就去追上他们。”

    胡皮同意。

    一行人正要向远处石拱走的时候。发现周围那六十四根石拱开始慢慢向上抬了起来。

    罗小飞见状,赶紧向着之前推动石棺的地方看去。果然发现闫亮在推动石棺。

    罗小飞他们怔怔的看着远处闫亮将石棺推回了原位,那些石拱再次抬了起来,形成祭坛一周巨大的牙齿。

    “糟了!闫亮那家伙收回了我们回去的路!”罗小飞说道。

    此时众人都朝着闫亮看去,见闫亮站在石棺的栅栏上。手里拿着一颗红色的宝石一样的珠子,对着罗小飞摇了摇手。似乎是在展示胜利的果实。

    之后再想去追闫亮,已经有些不太可能了。他已经顺着西北的门口,进去了。

    难道水虺被闫亮给杀了?!

    站在祭坛上的罗小飞他们,都有这样一个疑问。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