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琉璃穹顶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抵死不说我爱你 鬼怪的那些事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后宫娱乐 古剑迷踪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徐三六变成了徐虎甲,表皮僵硬。从腋下长出的两条长长的鞭子把罗小飞和闫亮一人一个卷了起来。

    徐虎甲力气很大,竟然把罗小飞和闫亮用鞭子举了起来。

    二人被鞭子束住了双手,有力使不出来。又被徐虎甲用鞭子用力的撞在中间。

    两人被撞的七荤八素,手上的刀剑也都丢了。

    再撞一下,闫亮的鼻子都被罗小飞的头撞出了血。

    慌乱中。罗小飞用脚蹬住了徐虎甲的脸,用力的将身子向外挣脱。

    但是缠住他们的鞭子就像是手指粗细铁丝一样坚韧。单靠着人力不能轻易将其扯断。

    罗小飞又抓住了徐三六的手臂,发现他的手臂僵硬像一个木头。以此也便找到了着力点。

    此时另一边,闫亮也抓住了徐三六的另一只手,两人一人一边,把徐虎甲扯得团团转。

    罗小飞和闫亮又踩上了徐虎甲的肩膀上。由于用力过大,竟把徐三六的两只胳膊扯了下来。

    两人手上一空,把徐三六的胳膊甩出了老远。向地上倒去。

    正巧又掠过了两人的刀剑。于是一人拾了一样。猛向徐虎甲的鞭子根部砍去。

    啪!啪!

    两声节奏跟得很紧,相继砍断了两条鞭子。

    两人这才得到机会,趁机甩掉了身上的一圈铁丝一样的鞭子。

    徐虎甲被猎物挣脱,开始咆哮起来。再次从鞭子被折断处长出了新芽。这次长出的鞭子,短了一些,但是仍是很坚韧。

    啪!

    徐虎甲用鞭子抽向了闫亮。谁知鞭子太短没抽着。让闫亮向后一撤,竟躲了过去。

    “还真是手下不留情啊!”闫亮惋惜的喊了一声。

    罗小飞也趁机向后一跳。意识到之前甩出去的手臂连滴血都没有流出来的时候,他知道徐三六已经不可能再被救回来了。

    这边闫亮长叹了一声:“小六啊!对不住了!”

    只见他挥起手中的软剑奋力的向徐虎甲砍了过去。

    嚓的一声。软剑被徐虎甲用两条长刺的细鞭插住,竟不能动弹分毫。

    徐虎甲用的是徐三六的眼睛看向外面的,靠的全是应激反应。这一点,被站在旁边的罗小飞察觉到了。在徐虎甲接住闫亮的剑时,便趁机一刀将徐虎甲的一条鞭子再次斩断。

    闫亮趁机向后撤去。

    徐虎甲见猎物再次要逃,便将剩下的鞭子伸长出去,直接缠向了闫亮。缠住之后,直接来了个超级大甩。把闫亮从环道的中间甩到了。边缘的深坑去。

    饶是闫亮身手矫捷,也被徐虎甲给摔得肺气差点吐尽。

    亏得罗小飞及时上前抓住了闫亮的手臂,这才没让他掉进旁边的深沟里去。

    徐虎甲,又从腋下长出了另一条长鞭。直接缠上了罗小飞的脖子。

    情急之下,罗小飞只能蹬紧脚下的石栅栏,将自己的身形稳住。

    闫亮趁机抓住了石栅栏,两人稳住身子。

    用力一扯,将徐虎甲扯过了石栅栏,吊在沟壑壁上。

    徐虎甲的重量被一次次砍掉下来,此刻已经没有那么重了。

    罗小飞用力蹬住石栅栏与徐虎甲僵持。慢慢腾出手来紧握石栏。

    闫亮已经用力爬上了石栏,用手臂紧紧夹住石栏,让自己不再向下坠。

    徐虎甲则从断肢上又长出了好几条鞭子来,试图将罗小飞和闫亮牢牢控制住。

    只可惜罗小飞没给他这个机会。亮出钢刀,用力一砍。直接砍断了缠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根鞭子。

    再一挥刀,直接又将困住闫亮的刺鞭砍断。

    这下!徐虎甲失去了着力点,垂直掉进了前面的沟壑里。

    两秒多钟,声音才从下面传上来。

    罗小飞一把将闫亮拉上石栏。两人扯下身上、脖子上的刺鞭,靠在石栏上直喘气。

    不远处是之前扯断徐三六的胳膊的时候,从他的背后掉下来的背包。

    两人喘足了气,站起来。

    闫亮走向了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些吃的来垫胃。

    罗小飞倒是没有觉得太饿。

    闫亮打着打火机,想点根烟来抽。被罗小飞一巴掌扇灭了。

    “肯定还有一些虎甲没有死掉的。我们得小心才是。不能让这些虎甲上了身。”

    闫亮听了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把火机收起来。说道:“哎呀,看这样子,之前我还想点燃周围的灯盏。简直是嫌命太长了。”

    两人又在暗处坐了半个钟头。身上的力气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罗小飞说:“咱们两个得继续向前走。多留在这下面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闫亮此时已经被这里的环境折腾的没了脾气。知道现在保命最重要,只得听从罗小飞的安排,跟着罗小飞,顺着环道继续向前走。

    此时远处还有一些灯盏没有被虎甲扑灭。一百多米外,是另一口棺材。那边也没有桥。

    闫亮边走边在背包里掏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被套了出来。

    拿在手上一看。原来是一个弓弩爪勾。

    “罗小飞。你来看看这个。会不会能派上些用场?”

    罗小飞闻声回头一看。原来闫亮的手上拿着一个弩。那是一只专门发射爪勾的弓弩。弓弩上面带的绳子大概有三十米长。

    “估计不能到对面去,不过到下面的沟壑应该没有问题。咱们倒可以用这个弓弩带我们下去,然后才从另一侧上去。”

    罗小飞说着,闫亮便要拿电筒朝着下面看看。

    “先不要着急,再下去之前,我们最好走完一圈。”罗小飞拦住闫亮说。

    此时的闫亮,已经变得毫无主见,对罗小飞言听计从。

    于是两人继续上前,顺着环道走着。他们此刻也不急着要翻开其它的棺盖了,那样风险太大。

    不久。前面出现了之前他们出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个开盖的石棺。

    “既然回来了,咱们就从这里下去。”罗小飞跳上石棺,然后向沟壑的边缘走去。想要朝下面看看。

    他手里有一把电筒,是之前徐三六的。现在徐三六被虎甲控制。估计再也回不来了。

    罗小飞打开电筒,向沟壑里面照去。

    见沟壑下面黑烟袅袅。里面笼罩着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影影绰绰,看不清楚。

    罗小飞趁着灯光向下看了一眼,见下面被黑气罩住了地面。黑气下面似乎有东西正在蠕动。

    再一看,从下面飞上了无数的虎甲飞虫。

    吓得罗小飞赶紧关掉了手中的电筒,从石棺上掉下来。拉着闫亮就向一旁逃去。

    慌得闫亮只低头跟着罗小飞,也不敢问一下为什么要逃。

    倒是罗小飞给他说了:“下面有很多虎甲。我怀疑下面的沟壑就是专门用来养虎甲的。不过,这就有疑问了。这些虎甲分明可以从下面飞出来,可是这些边上的灯盏,先前却一直没有被扑灭。想必这上面肯定有这些虎甲害怕的东西。所以才没有才让它们有所畏惧。”

    两人悄悄藏在石栅栏边上,过了一会。罗小飞又说:

    “我们得到门里找一些火把来,丢到这沟壑里面看看会发生什么反应。”

    说完,闫亮便皱起了眉头。说道:“我这包里有*,不知道能不能用的上?”

    罗小飞听了,把眼睛一睁。*的效果要比火把好上百倍,只是之前罗小飞不知道有*,所以才选择了用火把。现在闫亮说要用*。让罗小飞感觉是意外的惊喜。

    “快拿出来。”罗小飞说。

    闫亮便从包里拿出了一枚*来。

    罗小飞拿着那枚*。问道:“这个怎么用啊?”

    闫亮便拿着*说:“这样,这里有一个按钮,这么一按。然后投出去。”

    闫亮一边说,一边把*扔进了前面的沟壑中。

    两秒钟后。下面的沟壑里面发出一声轰鸣,接着就是一阵火光冲天。

    罗小飞和闫亮二人没想到下面会着这么大的火。便回头朝里面看去。

    见都沟壑内,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火焰顺着沟壑向一圈蔓延而去。

    不一会儿,这道沟壑便彻底被照亮了。

    原来下面有一层燃油。燃油被点燃。把许多虎甲烧得爆破成黑灰。

    也有侥幸逃出去的虎甲。扇着翅膀飞到空中去了。

    原来火大了。这些虎甲也是怕的。

    沟壑中的火光一下子便照亮了空中的顶棚。

    罗小飞抬头看去。第一眼,就看见了翱翔着的大猫头鹰。那只猫头鹰竟是在三十多米的高处飞翔着。可见前面的祭坛的高达。

    见到有一些虎甲飞过来。猫头鹰就直接把头一扭。很随意的,虎甲就进入了猫头鹰的口中。

    一些虎甲由于受到了惊吓,在上面飞的很乱。被这猫头鹰捡到了便宜。吃了个够。

    但仍有许多虎甲是幸运的。他们钻进了一些小缝隙里去了。

    罗小飞一边躲着,一边看着头顶上面的情况,见一根根弓形石柱高四五十米。顶端成拱形向上支撑着。上面则是一层琉璃一样的东西。

    被火光一照,上面穹顶五彩斑斓,闪闪发光。

    罗小飞趁着亮光向远处眺望。见远处的祭坛中心,周围立着好几根高大的石柱,每根石柱,也都有十几米高。石柱的方向和这边的石棺一一对应。

    最中间则是一个大圆盘。圆盘的样子,很显然就是曾经打开过的记忆之门。

    目前还不能够确定圆盘上面会不会有金星圣珠。

    不过罗小飞看着旁边的这些弓形石柱,联想到了拱桥。这些石柱如果是倒下的,那正好可以跨过沟壑,成为一座桥。

    但是问题是,这些石柱太高大了。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将其推倒的。如果能找到一个着力的机关的话,或许可以把这些石柱弄倒。

    “你在想什么?”闫亮见罗小飞看着旁边高大的石柱,问。

    “我在想?要怎么把这些石柱弄倒搭成桥过去。”罗小飞淡淡的说。

    罗小飞说完,闫亮的嘴巴就张开了。

    “找一找,与这些石柱对应的有什么东西没有?”罗小飞让闫亮帮忙观察。

    闫亮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朝着周围望去,见周围的一圈也没有什么异样。

    便回头问罗小飞:“这么多石柱,什么叫个对应。难道你说这周围的灯盏?”

    听了闫亮的话。罗小飞突然一愣。朝着边上看去。发现周围的石柱后面的墙壁,每根后面,都有一坐灯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