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泽底之国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抵死不说我爱你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古剑迷踪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后宫娱乐 鬼怪的那些事 圣光游侠 

    两棵大树下用木板钉成的小房子里。罗小飞,闫亮,徐三六三个争相从门缝里向外看。

    只见族人们个个挑着油灯。手里拿着长刺!从远处向这边赶了过来。

    闫亮看着这么多人也有些心惊:

    “这会咋办?看着情况,咱们要是出去,肯定会被无情刺死!要是不出去,必定会被烧死啊!”

    罗小飞看着那些人走的路,分明是朝着这边来的。心想:糟了,想必是胡皮回来告知大家车子被抢的一节了。这些族人估计是来烧死我们的。

    当务之急,罗小飞对闫亮二人说:“之前进屋的时候,我在这屋里来回踱步,发现墙角地面,有一块木板是空的。咱们趁现在快把木板撬开,逃命去吧!”

    闫亮二人听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跟着罗小飞来到之前严回进来时候移开的那块木板。罗小飞找到一条裂缝,让徐三六用匕首把木板撬起来。

    木板有一米来长,宽六十厘米一次可以通一个人。闫亮让罗小飞先下去探路。

    罗小飞就提着包,先到下面去了。下面是盘曲蜿蜒的树根,树根的缝隙下面黑洞洞的,像一个个圆张着的大口,让人心生恐惧。

    下面有半米多高的一层空隙。罗小飞将背包用手拖着,在树根上爬行。不到两米,前面便是出口。

    罗小飞看见出口,向后面的闫亮二人轻喊一声:“这边安全。从这边走吧!”

    说着,罗小飞便爬了出去。见这里是屋后。向左去,就是南边的那条老路。

    罗小飞站着思量了片刻。决定还是等等闫亮他们两个。毕竟现在再回屋去已经不可能。如果擅自走出去,被这里族人发现,顺势就逮住了。他们可不会相信一个小孩的一面之词。一旦被抓起来百口难辩。

    第二个爬出来的是闫亮。他没有背包,爬出来比较容易。

    罗小飞和闫亮猫腰躲在屋后,听见前面的脚步声说话声响成一片。形式一片紧张。

    忽然房底洞里面咕咚一声。好像是有东西掉进了水里。

    “小六子?”闫亮低头喊了一声。

    “闫指导。我好像被水里的什么东西给抓了一下!快拉我出去!”徐三六说着,便伸出手来。

    闫亮赶紧一把拉住了徐三六,一用力,愣给挣了出来。

    “帮我看下脚脖子这里,刺喇喇的疼!”

    闫亮掏出手电,照向徐三六的脚踝。见他的脚踝部有三处抓痕,一处在内,两处在外。还在向外冒血。

    徐三六被拉出来之后,只听后面的树根里面,有水咕噜咕噜的声音。

    闫亮低头那电筒一照。只见有两只黄绿色的眼睛正向这边看。那东西长着圆圆的脑袋,光头,却像是被头发遮住了脸一样。满脸都是头发,鼻孔外翻着。异常恐怖。

    吓得闫亮当即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向着里面的那东西便是一通乱甩。剑稍发出来的声音把水里那东西击退。

    后又听见木屋前面开始喊声震天,气氛十分的热烈!

    这边罗小飞,闫亮他们几个听了,都是胆战心惊。顺着那条老路一直向远处逃去。

    罗小飞拿电筒在前面引路。感觉这路上的木板大概是腐朽了。便踏着有树根的坚实地方。闫亮跟在罗小飞后面,也是无事的走着。

    后面的徐三六,走了一段,便一脚踩空。险些掉进树根窟窿里。亏得闫亮眼疾手快,拉住了他。

    “小心点!别拖后腿!”闫亮说道。

    这徐三六脚踝受伤,又背着背包。嘴上答应,但是没走几步再次踩破了木板!

    几人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竟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来!

    渐渐走得远了。

    后面的族人们。个个挑着油灯,把整片居住的地方给照得通亮。

    众人围着一个水潭。呐喊着。吼叫着。

    在水潭的中间,水花泛滥,潋滟回旋,哗哗啦啦,沸腾不已。

    胡皮正在水里与三只样貌恐怖的水兽搏斗。很多人在一旁助威呐喊。

    原来这里的水虺是有镇压这些水猴,水鬼,鳄鱼,之类的。现在水虺跑了,这里的水兽们又开始泛滥了。

    这三只水兽就是水猴。这水猴长有两只前臂,一条后臂,每条手臂上有三条长长的白钩子。水猴在水里,遇到有落水的猎物,便用三条长臂紧紧抱住,把九只勾爪刺进猎物的肉里,然后把猎物坠下河底,等猎物失去知觉,再拖回水底的洞穴吃了。

    此时水潭中三只水猴,张开大口,露出光头,将脸上的毛发吹得竖起来,发出一声声尖啸。将半个身子露出水面,与中间的胡皮对峙。

    胡皮手里拿着斩蛟刃,这斩蛟刃的护手处,有一个圆孔。胡皮把手指插进圆孔里,转剑。

    三只水猴虽然咆哮,但是也都不敢冒然的向前。

    胡皮把短剑转的呼呼响。转到后来,直接把剑柄转到手中,从水里一跃而起,暴劈向对面的一只水猴的头部。

    正在咆哮的水猴,突然吱哇一声,脸上被划一刀,直接钻进水里去了。

    旁边两只水猴吓得吱吱直叫,并不退却。接着,水里面又钻出好几只水猴来。

    岸上的严宁见了,失惊大喊道:“皮!快上岸,又有几只成年水鬼出来了!”

    胡皮见了,哪能不急。以一敌三绰绰有余,要是多一倍,胡皮也没胜算。

    原来之前三个水猴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更多水猴的出现。

    胡皮见势奋力向岸上游了过来。

    这边,三只水猴为了阻止胡皮上岸,奋力伸出六只爪子来钩胡皮。

    岸上的严宁和严回见了,分别伸出长刺,结果两只水猴,一个被刺中了面部,一个被刺中了心口,双双毙命。

    最后一个被胡皮拿着斩蛟刃,一刀砍向脖子,当时一颗圆圆的猴头被砍落水去。

    胡皮上岸。

    水里面又有一波水猴涌了出来。族人们趁乱将手中的长刺纷纷向着水里的水猴扎去。

    只听里面的水猴一片惨叫连连,伤的伤,死的死,走的走,逃的逃。

    不一刻,这边水池便恢复了平静。

    一些寻着腥味游过来的鳄鱼进入水塘,将那些水猴的尸体吃了个干净。

    原来这里的水猴、鳄鱼之类的都不是什么善类。很会害人,且自相残杀。

    眼下水猴被族人赶走了。族人们暂得了安全。

    胡皮说对老族长说:“既然这一波水鬼被赶走了,我准备去追上胡壮他们,赶紧把水虺捉回来,镇住这水里面的水鬼鳄鱼之类的。”

    老族长知道这事情不可耽误,便答应了胡皮。

    虎皮正要走,见严宁和严回也跟了上来。

    “皮,你要去南边,我们跟着你去!”

    “阿宁,你们还是留下吧!沼泽那边危险。你们去会给我添麻烦的!”

    严宁听了,不甘示弱,狠狠的瞪着胡皮说:“不要小看我!我从小练习,就是想有朝一日去一趟沼泽!”

    说着,将手中的长刺向远处一投。咚的一声,长刺直直的扎进了远处的一根树干。

    老族长见严宁的样子,说道。你们就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严宁在一旁也闹着去。于是胡皮他们三个一起上路了。

    胡皮他们三个也是走的房屋后面的路。

    因他们走惯了这里的树根路,所以踩在上面如履平地一般,赶起路来也快。

    走了一段,严回看见脚下的老木板路有被踩破的痕迹。又一看树根上的脚印。便说道:“这是白天到我们这里的那几人留下的。原来他们已经走了。看样子,也是朝着沼泽去的!”

    胡皮见了,便说道:“跑就跑了吧!还好他们只是借了我的车来赶路,也没有你弄丢我们的食物,还把食物也都分了。如果有能耐,他们就在这沼泽里走一遭,如果有命回来,咱们也不抓他们,放他们回去就是了。”

    “你说咱们的水虺跑了,会不会就和这三个人的到来有关系?”严回好奇的问。

    胡皮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前方。

    树林的边缘。罗小飞和闫亮他们竟然顺着老路一路来到了水林的边缘。见前面有一大片的芦苇荡荡。

    闫亮看着前面的这片沼泽,叹道:“到了沼泽,离我们的目的地就不远了。”

    罗小飞还不知道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是在什么地方,于是问道:“这沼泽里会有什么圣珠?你们为什么要到沼泽来?”

    “兄弟,既然咱们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就给你讲一讲吧!

    十几年前,有一个探险队曾经来到过这里,那时候,这里可是比现在还要恶劣百倍不止。那边隔壁里面的龙卷风一个接一个,时刻不停啊!能进来的人少之又少,从这出去的就更别提了。

    之前给你说过,十几年前,这里的记忆之门曾经被打开过,所以肯定是有什么人进去了,既然进去了,那么圣珠就绝对在里面被用了。这么久了还没有人出来的消息,我敢肯定,圣珠还在里面。那个泽底之国里。”

    “你是说沼泽里面是一个国?”

    “是的,这里很久之前并不是一片沼泽,而是一个边塞小国,后来由于水流在这一带回旋的缘故,所以这个国家便被河水慢慢淹没,经年累月,不知过了多少代。这里便成了沼泽。那个边塞小国,也没入了沼泽之中。

    自古以来,都有到这片泽底寻宝的探险队。都是一批一批的进来,一批一批的失踪啊!直到后来,这古国便销声匿迹了。只能在帛书上,看见只言片语的记载。

    十几年前的那一伙探险队,不知是什么来头,听说当时有人拿了一柄斩蛟刃。闯入了这片沼泽。后来,又听说,记忆之门被打开了。这只探险队也是一去无回。

    当时他们肯定是用圣珠打开了记忆之门。现在,只要我们找到记忆之门的所在,就能找到圣珠,拿到它。”

    “可是,我对此一无所知,怎么才能帮你们找到记忆之门呢?!”罗小飞不解。

    闫亮听了,憨厚的笑了。说道:“罗小飞,你就不要装作不懂了?听说你也是闯绝地,开启了不少记忆之门了吧!难道就没有一些寻找记忆之门的技巧?这说出来,恐怕没人信吧!”

    罗小飞听了诧异道:“难道你们就是为了这个把我带来帮你们找记忆之门啊?”

    “那不然为什么呢?”闫亮将两只手摊开做无辜状。

    罗小飞已经是大跌眼镜,没好气的说:“那你们可是找错人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找到所谓的记忆之门。真正能找到记忆之门的人是李遁。我们是跟着他找的。”

    闫亮听了,掏出手枪来,咔嚓一声上膛:“哎!既然你不知道怎么找记忆之门,那么带上你也是累赘。不如就把你搁在这喂鳄鱼也是好的。”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