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以防逃走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后宫娱乐 古剑迷踪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抵死不说我爱你 圣光游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汽车要掉下来了!”

    罗小飞大喊一声。

    听见上面的树杈发出咔嚓一声。

    这二位闻听,向上猛抬头一看。立刻用脚猛蹬地面。直接跳出了三米开外。跳到了大树的西侧。

    罗小飞被绑住双腿,手也被拷上了。喊了一声后。上面的吉普车就像是听了话一样。向下坠落。

    急得罗小飞像条鱼一样在空中直翻身。后来不知怎么弄的,手上的手铐哗啦一声开了。

    罗小飞用手使劲抓住树皮。噌噌噌!一瞬间就向边上爬出了好几米远!

    轰的一声!车子穿过上面的枝条,掉在地上。

    只在一瞬间。罗小飞紧紧贴在树干上,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要飞了。

    吉普直接摔在树根上,紧贴树根,严重变了形。

    罗小飞趴在树上,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的三魂七魄似乎要争先恐后的逃逸。这下要不是紧紧抓住了开裂的树皮。那指定被压在了车子底下成了一滩肉泥!

    车子掉下来的同时,徐三六就开始趴在地上尖叫。一分钟后,他的嗓子都叫唤的哑了。

    最后叫出来的声音都变成了沙哑的哭嚎声。

    “哭什么?!又没被车子砸中!”闫亮站起来。踢了徐三六一脚。骂了一声。

    此时徐三六的腿上,有一根纤细的树枝压在上面。是上面的车子掉下来的时候压下来的。一根筷子粗细的枝条。大概是这枝条把徐三六的大腿给抽了一下。所以徐三六以为是被上面的车子砸中了腿。所以一直叫个不停。

    闫亮向这边看了一眼,第一眼没有看见罗小飞。当时就吓的睁大了眼睛,一脸急切懊恼。

    “真该!早知道就不把那小子放下来了。没有了那小子做向导。这回可是白来了!”

    说完之后,又不经意看了一眼。眼里面又惊又喜。见粗大的树枝上正趴着一个人。这人脚上吊着绳子。正是他以为已经被汽车砸扁了的罗小飞。

    以此。闫亮又燃起了希望。一把拉起了徐三六。说道:“车子没了。咱们就走着过去!”

    一摸腰上,原来是之前在车上的时候,自己的软剑被震出鞘,把自己的腰上给划了一道口子。

    闫亮从包里拿出些药来为自己敷上。拔出软剑来,来到罗小飞身旁。一剑砍断了罗小飞脚上的绳子。

    “小子!别以为你没死我就会放你一马。我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呢!”闫亮说了一声。然后绕到了罗小飞的身前。

    这一下他就有点害怕了。原来这棵大树的上面,正有一条斑斓的大蟒蛇正缓缓向罗小飞移过来。罗小飞感觉脚上的绳子松了。便立刻向下一跃。从树干上跳到了地上。

    蟒蛇看见了眼前的动静。便加快了速度。向着下面游走过来。

    闫亮见了这条巨蟒。有六米多长,桶口粗细。开始迅速的朝下面爬着。

    离地面有一米多的时候。这蟒蛇把头一抬,竟然看向了闫亮。闫亮吓了一跳。立刻掏出了腰中的手枪,对着蟒蛇的眼睛开了两枪。

    两枪各打中了蟒蛇的一只眼睛!蟒蛇当时双眼球爆裂,从两个眼洞里面直往外冒血。疼得浑身猛地一蜷,从树上掉了下来。

    闫亮趁机拉着罗小飞和徐三六就跑。

    由于跑得急,没看脚下。

    三人都觉得脚下一软。竟掉进了一个大水坑里。

    原来这树根的旁边就是不少的水坑。闫亮刚才注意到过的,只是现在却忘了。

    三人同时掉进了水坑。这水冰凉,似乎还有一股臭味。那是长时间浸泡树根发出的味道。

    从水里钻出来。几人才发现他们是来到了一片水洼林。这里有很多长得高大的巨树。树间距离都在六米以上在十米之间。底下的主干除了干裂的树皮,没有什么枝条。一般都是在十米以上才开始生枝。而且越往上,枝条越粗大繁盛。上面的枝条几乎把杨阳光全部遮住了。

    几人看了看下面的情况。这些树的树根蜿蜒盘绕,葱郁错节。有粗的竟有二人来粗。都是深深的扎在这散发着臭气的弱水里。

    这里的情况和先前路上的那种干旱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罗小飞爬上了一个树根。站在上面,帮忙把闫亮和徐三六也拉了上来。

    闫亮抖抖身上的水,不太情愿的说了声谢谢。徐三六抹着自己的屁股。似乎还在怀疑自己被树枝抽到要不要紧。

    闫亮站在树根上。向水面上瞧了一眼,见有许多东西漂浮着。起先以为是些露出水面的树根。没想到仔细一瞧,竟然发现是许多身上长着疙里疙瘩的鳄鱼。上面一双双眼睛睁向这边游了过来。

    闫亮叫了一声。道:“这原来是个鳄鱼潭!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此时罗小飞的手铐和脚上的绳子都被解开。看见水里面的一条条鳄鱼。又回头看看这些长相复杂的树枝。向远处看去。见这水潭延深了很远。

    “沿着树根!向那边跑!”罗小飞确定了方向后,想到之前车子要进入这片林地。路应该是在南边。便对闫亮和徐三六喊道。

    闫亮正掏出手枪,见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一张鳄鱼大口。大口正迅速的浮了上来。咬一口咬住闫亮的腿。吓得闫亮向后一蹦三尺高。

    落在一根较粗的树根上。当时就用枪对准鳄鱼的嘴。直接开了两枪。鳄鱼皮虽厚,但嘴里有嫩肉。

    吃了两颗子弹,顿时把嘴巴闭上,头部疯狂摇摆着,像是吃了两枚极其刺激的辣椒弹。噗通一声,沉入了水中。

    枪声惊起了林中的一些鸟类。扑腾着翅膀向远处飞去。树上有猿类也吱哇一声沿着树枝窜开了。

    徐三六听到枪声。吓得身子一怔。赶紧不顾一切的跟着罗小飞踩着树根,朝南边跑去。

    水里的一群鳄鱼,听到了枪声。先是愣了一下。后来看周围也没有什么发生,遂都觉得不足为惧。便像一个个水中的幽魂一样,继续向闫亮游了过来。

    闫亮见下面的鳄鱼数量众多。转身看见罗小飞和徐三六也已经跑远了。便也起腿跟了上去。

    “罗小飞!你要是敢逃跑!信不信我当场打残你?!”闫亮背着大包,跑起来当然没有罗小飞快了。

    罗小飞听到了喊声。知道闫亮枪法准。于是直接停了下来。

    徐三六见罗小飞猛然停了下来。也跟着停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闫亮才追了上来。

    气喘吁吁。对罗小飞说:“你小子!胆敢再跑。我立刻废了你一条腿!”

    说着,还把手中的枪上了趟。

    罗小飞只好说:“我没打算要跑,只是想给大家找一条好走点的路。这不你一喊。我就停下来了吗?”

    说完,见前面有一道草地。草地上面,竟然见天了。

    “有了!你们看!前面不是一条路?!”

    闫亮还在暗骂自己的包沉,听罗小飞说,立刻抬眼看了一眼。见那边草丛里面,隐隐约约确实是一条路。于是也就不跟罗小飞计较了。

    “那你先去!探一条路出来!告诉你,最好不要耍花招!”闫亮对罗小飞说。

    罗小飞听了,向闫亮举了下手,表示愿意效劳。

    便沿着树根朝着路边去了。

    闫亮和徐三六两人跟着罗小飞的脚步。慢慢的也向那边的道路走去。

    来到草丛边。罗小飞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逃跑。首先闫亮和徐三六两人虽然背着包。但是闫亮是一个十分有体力的人,背着大包都不嫌累,而且枪法很准。这么远的距离打中自己的腿还是很轻松的。要是被打中了腿,以后想要再逃可就难了。

    罗小飞分开草丛。有心的把草丛踩在了地面上。让闫亮和徐三六更容易走一些。

    罗小飞发现这条路是用石子填在树林中的水上的,只容得下一辆卡车和两侧一个人的宽度。从水面上堆起两米来高。上面铺了一层五十公分厚的水泥。下面的石头里长满了草。远处向这片大树丛中而去,不知道通向的是什么地方。

    闫亮和徐三六,在后面一路防着脚下和后面游来的鳄鱼。也来到了路边。

    上了路。二人看见罗小飞一身轻松的站在十几米开外,向林中走着。

    闫亮摇了摇头,他知道罗小飞这样是没有打算逃跑了的。站在十几米外的距离,也逃不过自己的枪子,所以并不担心的跟在后面。

    要说这闫亮这人,身体健壮,也不算太笨,就是有时候脑路会突然被别的东西占据,不能马上转过弯来。

    虽然这边闫亮不着急,但是一旁的徐三六却对罗小飞很担心。

    走了一会儿,心生一计,遂对闫亮说道:“闫指导,咱们这样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想咱们两个每人扛了这么大一包,倒让前面那小子轻松了。这要是时间长了。咱们的体力慢慢消耗,这小子的体力还有很多。那时候,他要是想逃跑的话,那咱们怎么追的上他啊?!不如让他帮我们背包,咱们落个轻松,一可以防止那小子逃跑。二来,咱们也轻松了,可以省些力气做些别的事。”

    闫亮一听,眼前一亮。拍了拍徐三六的肩膀,叫了声:“好小子!这方法不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于是停了下来。向前面喊道:“罗小飞!”

    罗小飞听到闫亮先喊了声好小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这下听见闫亮叫自己的名字。便转过身来。

    闫亮在那边向罗小飞招手让他过去。

    罗小飞不知道闫亮两人在搞什么鬼,便把头稍稍一低,做着乖顺的样子,向闫亮他们走了回去。

    很快来到了闫亮面前。

    “小子,看你满身轻松,现下我想交给你个任务。”闫亮说着,便把身上的大背包取了下来。

    罗小飞一见闫亮取包,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心想真是糟糕,闫亮怎么突然想起了这茬?这肯定是徐三六在一旁撺掇的!

    回头看向徐三六,见其也是一脸笑容的把背上的背包褪了下来。

    “过来,为了防止你逃跑,我特意给你安排了个活。你就把我们的背包背上吧!”闫亮说着,便要把背包跨在罗小飞的肩上。

    罗小飞见此,已是满脸愁容。

    谁知,闫亮的包刚跨上。这徐三六也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背包取下来,跨在了罗小飞的前面。

    罗小飞当时满脸漆黑。

    直接向前走了两步。倒在地上不起来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