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另有目的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古剑迷踪 鬼怪的那些事 抵死不说我爱你 圣光游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后宫娱乐 

    看到眼前的这一情况,黑子的心头一蹙,凄然,悲凉,痛楚的感觉一齐涌了上来,让黑子感觉一阵没落。

    沉吟良久。忽然觉醒,回头一看,见夏林好像是动了一下。

    “夏林?!”

    黑子此时感觉有些恍惚。他放下罗小飞,向夏林走去。

    夏林正侧身伏在地上,听见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于是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用手把自己的身子撑住,坐了起来。靠在背包上,见黑子正带着一脸悲痛的表情向自己走来。

    黑子的身后,是躺在地上一脸呆板麻木的罗小飞。此时罗小飞嘴唇乌青,眼圈很黑,一动不动。

    夏林看了一眼罗小飞,又看看黑子此时的表情,便觉得必有蹊跷。

    在黑子走过来之前便开口问道:“小飞他•••”

    黑子见夏林说话,知道夏林不用自己去扶。黑子知道夏林虽是女子,但一向心中刚强。也就驻足,一脸难过,语气里带着沉重的说:“小飞•••他心跳已经停了•••”

    夏林听了,眼神一凛,僵僵呆呆的定在了罗小飞的身上。

    “啊•••咳咳咳•••”

    突然身边几声咳嗽。

    黑子和夏林才注意到身边还躺着三人。

    一扭头,见像导演喊了卡一样。先是梁子轩咳嗽着慢慢站了起来,接着是周发发,最后马兰也慢慢的站了起来。

    由于之前被罩在火窿锺阵里,被火烤了的缘故,所以站起来后几人都显得很迟钝,他们脸上都焦黄焦黄的,皮肤像是老蜡一样暗淡无光。

    几人站在那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动作比平时慢了好几拍。

    良久,黑子再次转身看向罗小飞。心里明白,手上很慢。此时几人都醒过来了,只有罗小飞还静静的躺在那儿。

    梁子轩他们顺着黑子的眼神慢慢开去,见罗小飞竟然僵僵的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紧闭,嘴唇乌青,样子十分的异样,便猜到了什么。

    梁子轩的心里着急,但是感觉动作非常迟钝,手跟不上脚。心里已经把李遁的祖孙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梁子轩的表情微微变化,从平静变为紧蹙哀愁。接着,身子向前一倾,直接摔到在地。

    这一摔倒把梁子轩浑身的筋骨摔松了许多。手脚也活了,只有双脚还不太听使唤。梁子轩爬着向前,一直来到了罗小飞的身边,又是测量鼻息,又是俯身听心跳。他趴在罗小飞身上听了良久。

    几人都看的着急了。

    “兰妹子。能用一下你的电棍不?!”梁子轩突然转身对马兰说。

    马兰来的时候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小电棍,这件事就连周发发都不知道,没想到梁子轩却知道。

    此时大家也都看出梁子轩是为了用电棍来充当心脏起搏器,来救罗小飞的命。

    马兰心中虽不情愿,但人命关天,于是蹲下身来,在自己的包里翻了翻,一个精致的电棍被翻了出来。

    马兰觉得蹲下之后浑身一阵通畅,便走过去把电棍递给梁子轩。

    梁子轩接了,直接先在自己的腿上试了一下。

    顿时听见滋滋作响,浑身颤抖起来,身上的某些地方还冒起烟来。

    第二下,梁子轩就毫不客气的向着罗小飞身上杵了上去。

    电棍触在罗小飞身上的时候,见罗小飞毫无动静。

    连杵几次,仍是无动于衷。

    梁子轩怀疑,又把电棍向自己的身上杵了一下。

    这一下来的猛,梁子轩当时被弹了出去。

    “看来真的是无力回天了。”黑子的语气沉重,说了一声。

    “不!小飞还没有死,我刚才还听到了他的心跳。”梁子轩翻过身来,呆呆的看着罗小飞。见他还是一脸沉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夏林看着罗小飞,表情里带着沉重,又看着地上的烟灰龙形。说道:“他肯定是与这烟龙搏斗的时候被烟龙给伤着了。梁子轩,你知不知道这烟龙有什么来历?得想办法救救小飞啊!”

    梁子轩听了,满脸愁苦,看了看罗小飞沉静的面庞,说道:“小飞现在的状态十分的诡异,没有呼吸,心跳似有似无,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状态。现在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看他的状态,还有些内火旺,咱们在这山林子里找一些枯草熬了让他喝下,看有没有效果吧!”

    过了段时间,众人的动作也都恢复了正常,来到周边一看,周围的一圈枯草上,无形的窿锺罩已经消失无踪,显然是窿锺阵已经被破掉了。

    黑子拿着砍刀在周边砍了一些茸草。铺在地上,把罗小飞放在上面躺好。由夏林来照顾着。

    剩下几人分别去找苦草。

    很快,一大堆枯草被带了回来。

    夏林已经生了火,把水烧上了。梁子轩把枯草的花叶择下来丢进锅里。

    很快,一碗散发着中药味道的青色汤水被熬了出来。

    夏林把罗小飞扶起来,等药水冷了之后给罗小飞灌了进去。

    十几分钟后,大家看着罗小飞的反应,见罗小飞的面部开始有了变化,黑眼圈消退了,嘴唇也变得红润起来。只是双眼还是紧闭着,身体还是僵硬不已。

    夏林把手轻轻扶在罗小飞的胸前,感知到了微微的心跳。

    这样的变化,让夏林感觉到希望大在。

    由于罗小飞没醒,几人决定先留下来照顾罗小飞,等其苏醒了再出发。

    整个一天,罗小飞喝了苦药,只有皮肤颜色的变化。但是双眼仍是紧闭,浑身僵硬,不见苏醒。

    接下来,几人继续又在这里待着。晚上便点起篝火来睡下。

    第二天又醒来,黑子和梁子轩设陷阱捉了野鸡野兔。几人吃过。

    周发发说:“这样吧!李遁把我们引到这里,耽误了不少时间。我和兰姐商量了。有我们俩先去前面追李遁他们,给你们留下一些记号。你们在这里照顾罗小飞,等他醒了,你们便跟着我们留下的记号,跟上来。这样就不用浪费行程了。”

    梁子轩听了说道:“这个办法好是好。但是你们两个•••”

    梁子轩说道一半,只听众人身边一声嘶吼。一只斑斓的猛虎,凶狠狠,自十几米的地方向这就扑了过来。

    梁子轩反应快。他一早带了不少的降龙伏虎符咒法器之类。

    听到猛虎吼叫,立刻便从腰间把一个符团掏出来,揉成一个火团,投向了老虎。

    那只老虎奔跑中,见一团火焰冲面而来,当时吓了一跳,赶紧调转了方向,向一旁逃去。

    老虎在林子里蹿的沙沙直响。

    周发发恐慌,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来。预判了老虎的走位。

    砰的一枪。

    林子那边的动静都没了,树林中惊起了不少的飞鸟,走兽。

    之后听见老虎的痛苦哀嚎。

    周发发朝着哀嚎的地方又是一枪。老虎那边没了动静。

    黑子见了,当时瞪了周发发一眼。

    “我们是外来的,这山林的主人本来就是这些野生动物的,梁子轩已经把老虎吓走,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它!”

    周发发见黑子恼怒,一脸的不屑,说道:“这老虎留着也是祸害。万一趁我们不备反扑,那我们岂不是没命了?”

    “我用的是伏虎咒,老虎见了便会吓得逃窜,我想那老虎再也不敢来冒犯咱们了。你这冒然的两枪,在这样的山林里响起,恐怕会引起很多动物的恐慌。我们要小心了。”梁子轩有些担忧的说。

    周发发不太服气,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弄出的是一团火,不是什么伏虎咒。行了,现在我们已经决定了,先去追李遁他们,给你们留记号。你们如果怕山里的野兽,不跟来也好。”

    黑子听了周发发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指着前面山林说:“好啊!那你们先去吧!早就知道你们有问题。走吧!走吧!也省的牵连我们了。”

    梁子轩见了,赶紧在中间调和起来。

    最终梁子轩拗不过黑子,马兰和周发发也没好气,也只好让马兰他们先走了。

    梁子轩问:“你们两个走,迷失了方向怎么办?”

    周发发说:“兰姐的方向感绝对不属于你和罗小飞。”

    说完,马兰和周发发还真的走了。

    马兰他们走,夏林也没有反对。梁子轩过来问,夏林只是说:“没关系,就让他们先走吧!或许他们真的是急切呢。先前你们在寻找苦草的时候,就听说找到了李遁他们留下的痕迹,他们先走,或许真能够先找到李遁他们呢?”

    夏林是想等罗小飞醒了之后一块走的。毕竟没有罗小飞,想必单凭马兰身上那个地图,恐怕想找到灵地的所在也是比较困难的。

    梁子轩听了也没办法。只得留下来等罗小飞的苏醒。

    马兰和周发发走了不久,黑子担忧起来:“现在马兰把那幅地图弄走了。万一他们骗我们,有意将我们困在山里,那可怎么办?”

    夏林静静的,看着罗小飞说:“暂时应该不会。李遁当时把他们捆起来,想必是同他们闹翻了。他们如果见到李遁一行,应该只会想办法偷回他家的十脉图。他们着急,想先走,是有些理由的。现在罗小飞不醒,咱们在路上走的也不踏实。”

    黑子说:“其实周发发说的也是,咱们在这里耽搁,等李遁他们走的远了,咱们就前功尽弃了。不如这样。我背着罗小飞,梁子轩背着他的行李,咱们边走边等小飞恢复。能节省不少时间。”

    梁子轩见黑子说的诚恳,于是也央求夏林这么办。

    夏林终于答应,于是几人收拾了行李。黑子背上了罗小飞,把自己的行李跨在了胸前。

    感觉轻了许多,仔细一看,原来是破了一个大洞。

    “糟了,马兰他们把我包里的九星佛珠拿走了!”

    黑子惊讶的喊了一声。

    梁子轩和夏林听了也都诧异不已。

    心想怪不得马兰和周发发要赶着走呢,原来是做贼心虚了。

    夏林听了这情况,把腰间的七星虚光璇玑拿出来。

    “这东西与九星佛珠同属于灵匙。她们拿走了灵匙,多半是还有其它的目的。看来咱们有些低估马兰那个女人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