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荒村野人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后宫娱乐 抵死不说我爱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古剑迷踪 鬼怪的那些事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圣光游侠 

    黑子控制着汽车的稳定,顺着一条铺满石子的路向之前看到的那处村庄开了过去。

    此时夏林她们也被这样的颠簸惊醒了,都惶惶的问是怎么回事。

    “前面发生了山体滑坡,把路给堵了。我见这边有一个村子,先到这边的村子避避难!”黑子说。

    车子在石子路上颠簸了一两公里。来到了一处小桥边上。

    小桥古朴,黑子恐怕它禁不起车子的重量,于是就把车停在了桥的前面。

    桥的这边,满地的石头荒草,对岸是一座小村。

    小村里的房子影影倬倬。在凌晨的昏暗中显得异常安静。*静了,连个狗叫,都听不到。

    按说这山野之中,虽然天晚,也应该有些虫鸣鸟叫之类。可是这里*静了。除了这河里水流动的声音,其它地方连个动静都没有。要说这是黎明前的安静。那这安静的可有些过分了。

    梁子轩看着车外的情景,说了声:“既然停下来了。那我们下去瞧瞧吧!”

    黑子不说话。罗小飞拦住了梁子轩:“不能下去。之前我们看见后面好像有那个蛇王跟着。它跟着我们,显然是要伺机报复的,蛇王的威力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梁子轩听说有蛇王追来。立刻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座位上。

    一旁的周发发此刻眼神里疑问重重。良久他便说道:“再厉害也只是一条蛇。我们就下去直接用枪一顿乱扫,不怕那蛇不灭•••”

    刚说到灭字的时候,黑子就直接鄙视的切了一声。讽刺道:“我就说嘛,一个富家公子从小裹在糖衣里,你让他出来,这不是累赘吗?!”

    这一番话,把周发发说的满脸通红,反驳道:“怎么?不就是一条蛇吗?难道就这么可怕?!”

    黑子听了无奈的摇着头,表示对周发发的严重不满和鄙视。不用说话,周发发也能读懂他的潜台词。意思是觉得周发发太年轻,没有一点经历。

    周发发刚想说什么,被马兰一把拉住。

    马兰有过那样一次从蛇王的口里逃生的经历,也见过蛇王怎么从十丈天坑匪夷所思的逃离事实。知道蛇王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发发见马兰拦住了自己,这才坐回原位。

    夏林向罗小飞打听蛇王的威力。

    罗小飞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要说这蛇王,是之前我们在地洞里面发现的,当时那个蛇王初长成,在一个满是蛇皮的大坑里。当时的画面恐怖极了。

    子轩放火也烧不到蛇王分毫,竟从火堆里钻了出来。

    后来我仗着身上的十字古剑将它驱走,当时十字古剑的威力好像刺伤了蛇王,所以蛇王对我们存有忌惮。

    不过这蛇王诡计颇多,智商堪比一个有心机的老妪。它行动极快,动作迅猛,而且还会造火,藩王大墓就是它的杰作,那柄虚光璇玑•••”

    说到这里,罗小飞看了一眼夏林。他想告诉夏林,虚光璇玑就是这蛇王用阴谋取出来的,而且他想到,如果那真是蛇王,这次来的目的肯定就是这虚光璇玑。

    “想想,咱们开着汽车,这蛇王依然能准确的找到我们,足以证明这蛇王的恐怖之处!”罗小飞接着说了下去。

    周发发听了这些,觉的有些危言耸听。

    但是真正见过蛇王的,都把头低下来,用力思考起要怎么办才好。

    梁子轩想了一会儿,突然一脸焦急的叹了口气:“妈的,这还真是,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这没办法下车,难道就要被这样活活的让尿给憋死不成?!”

    说这话,说明梁子轩已经是尿憋的不成了。

    罗小飞便说:“也不是,咱们可以等天亮了试试。之前我被老鼍所救,手里也拿着虚光璇玑,可是这蛇王却一直没有对我下手,想必是有原因的。”

    说完罗小飞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道:“现在三点多了,应该和快天就会大亮,你再等等吧!”

    于是众人遵从罗小飞的意见,一直等在车里,其间梁子轩几次都要挣脱自己,开门下去。

    最后,没有办法,只能让他解决在了厕所里。要说这厕所一般可是不开的,即使还不错,但是众人都害怕污染了车里的环境。

    梁子轩上完厕所,出来看见,天已经亮了。

    罗小飞站在车前,打量着周围的情况,发现都没有蛇王的踪迹。于是摆手让大家下车。

    这条路的后面,就是山体滑坡的地方,站在这边仍可以看见一大片山体滑下来,掩盖路面的严重情景。

    几人分别走下了车。最先下车的是周发发,他手里拿着个铲子,笑着来到罗小飞的面前。叫了声:“飞哥!看来这里最靠谱的就是你了,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请你一定要收下我!”

    说着把铲子撑住地面,低头向罗小飞来了个半跪。

    落下费额见了赶紧把他搀了起来,说:“这个不敢当,咱们现在属于一个团队,本应该相互照顾的。不必这么客气。”

    夏林无畏,拿着皮鞭就跳下了车。之后其他人也都从车上走了下来。

    几人先向后看了看,见远处的山体严重垮了,很明显,在那个地方垮掉的话,要想清理畅通,估计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的功夫,说如果赶路,只能是选择绕路了。

    夏林想打电话给公路局,但是发现这里并没有信号。

    梁子轩拿着一柄长刀,仔细检车了车周围和车底,发现果然没有见到蛇王。

    他来到罗小飞面前,小声的问道:“小飞,你们昨晚真的看见蛇王了,我怎么觉得你们是在框我们呢?!”

    “这是严肃的事,我不喜欢拿这种事开玩笑,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这里离西边比较近,相信不久就会有公路局的人来清理土方。我们先在前面的村子里呆上一日,等那边清出路来,咱们就过去!”

    于是两人向桥上走去。小桥是石拱桥,现在看来,幸亏昨晚黑子没有选择上桥,这如果是上了桥,那准是要掉进河里的。

    这桥虽是石桥,但是上面已经有很多裂缝,好像是受过什么重创的。走在上面一跺脚,就能听见有掉渣的声音。好在走几个人还是可以的。

    桥大概有十来米。黑子锁了车,也跟了上来。

    前面夏林,马兰,周发发已经矗立在桥头张望了。

    罗小飞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发现了什么?”

    夏林指着前面的村庄,说道:“你们看,这里是座荒村!”

    夏林这一说,罗小飞这才得空看见了一些住户的放前院落,屋梁墙壁。整个已经斑驳无形。

    许多处房门早已经朽的全无,只剩下空旷的门洞。石头墙上壁上,长满了青紫色苔藓。远看一副山村图画,近看却不可亵玩。

    这山村里面,这样的一副萧条景象,显然是无人居住的了。

    几人想,既然这样,再到这村庄里面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返回车上,拿下了几个折叠椅子,一个简易凉棚,搭在这边的一片石头上,一边拿出了快餐来吃。

    他们来的时候准备了不少的干粮,快餐。没想到在半路上就用上了。

    吃完饭,黑子和罗小飞去到前面查看,看有没有其它的路可以过去的。

    走了一段,见后面的地形更是糟糕,竟是些巨大的鹅卵石。漫山遍野,难以通行,唯一可以行车的,就只有通向这荒村的一条路可以通车。

    罗小飞和黑子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一辆越野车,正顺着通向荒村的这条路驶来。像是受到了山体滑坡的阻碍,过来寻找其它通路的。

    车子来到近前,有人下车向这边打了招呼。

    黑子和罗小飞两人正好迎了上去。

    “哥们儿!前面有路吗?!”那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像是载着几个同流到山里旅游的。

    黑子见了,朝他挥了挥手:“这边没路!等着人来清理土方吧!”

    那人听了双手叉腰,垂头丧气的将地上的一颗石头踢到一边。接着,从车山走下几个人来,也都是年轻人。

    几人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又开着车,按照原路返回去了。

    不久,听见路西面,有铲车,炮锤,挖掘机等机械的轰鸣声。

    看来有关方面已经知道了路段垮塌的事情,前来清理土方了。

    要等着运走那些土方,修出一条路来,至少也要一天的时间。这么干等着,也会无聊。

    黑子好动,拉着罗小飞要到荒村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兔狍子之类的,好捉来烤野味。

    罗小飞拗不过黑子,只得和黑子一同去了。梁子轩也想跟着,最后被黑子赶了回来。让他好好在这看车。

    罗小飞和黑子走着,这荒村还是诡异的安静。一户户屋里面都是空洞洞的,看上一眼,就会产生一种失落孤寂之感,让人忍不住怅惘思索,这里以前会是怎样的一段文明。

    在这样的荒村里走着,始终没有发现什么野兽的踪迹,别说野兔狍子,就连一个小小的老鼠,都没有惊起过。

    正在这时,忽然几声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那脚步的沉重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罗小飞以为是熊跑过来了。谁知道扭头一看,一个浑身赤果,长得膘肥体键,打着厚厚赤脚的野人模样的人正跑着向他们的车边的方向去了。

    这样一个行动异常的人,他的举动让罗小飞和黑子都警觉起来。

    连忙看了看周围,发现那人是从一个院子里跑出来的。他看上去目标明显,显然是冲着房车去的。

    当然,那壮汉虽然有两米多高,但是想要去撼动房车,显然是不大可能。

    不过,他跑过去,说不定会对夏林她们几个带来危险。

    这边罗小飞想到这些,就赶快随着壮汉一起跑了起来。一直出了村子。

    “喂!你们小心。那家伙来者不善!”罗小飞看见夏林她们的时候,大声的朝那边喊。

    声音倒是比人跑得快。经过这么一提醒,正在一桌打牌的梁子轩,马兰和周发发他们,才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还是夏林的动作快!一马当先,已经来到桥边,纤手一挥,鳄鱼皮鞭早打了出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