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遭遇阻截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1-30 00:39:3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后宫娱乐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抵死不说我爱你 鬼怪的那些事 圣光游侠 古剑迷踪 

    船长走后。夏林同黑子梁子轩他们一块儿,由夏林的副手开车,从鬼泉湖度假村驶了出去。

    才走不远,见路口分排站着几十个人,把路道堵得严严实实。中间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不到三十的年纪。

    副手鸣笛,让前面挡路的人让开。

    中间的年轻人一后面的人群作为后盾,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跨立站在大路中间。夏林认识这个人,那人正是常夷。

    此时常夷接收到了马兰的指令,拦在路口,截住夏林她们的去路。

    副手见前面的人并不让位,再次鸣笛。

    常夷向着副手招了招手。

    “停下来!”夏林对副手说。

    车子停了下来,四人坐在车子上纹丝不动。

    前面的常夷向后面的人挥了挥手,让众人都上去。那些手下分开阵势,慢慢围拢上来。把汽车围的严严实实。

    常夷来到近前,见副驾驶上坐着夏林。

    夏林已经摇下窗户,等待着常夷的到来。

    常夷仔细一看,似乎对夏林似乎有些印象,但又想不起来。

    “是你雇的那艘大船吧!”常夷用商量的口气说。

    “你们想怎么样?!”夏林连头也不转的问,语气十分僵硬。

    “没什么,就是想借一下你们拿出来的虚光璇玑。”常夷语气平平,不温不火。

    夏林听完,车窗开始向上升起,根本就不给常夷任何的面子。

    与此同时,副手开始使劲的加着油门,发动机发出愤怒的轰鸣。

    接着一声警鸣。声音急促。

    原本挡在夏林车前的那些人都吓得一跳。

    夏林的车子开始向前行了开去!这一次义无反顾,视前面为无物。

    常夷的人见了,都纷纷向两侧逃窜。

    夏林她们就坐着车扬长而去。

    常夷的人顿时傻了眼,被甩在了后面。

    夏林给常夷的,是赤果果的藐视。然而常夷却丝毫没有办法。

    夏林她们继续前行,来到前面,见路口摆着许多路障,铁栅满满的围了有三层。可谓是水榭不通。

    夏林他们的车刚停下里,就有人抬着路障,把后面的路也封了个严实。

    要说从鬼泉湖度假村去往洋浦,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其间大都是山路林路。夏林她们被困住的地方只有这一条可以走的路,旁边都是些山坡沟壑,车子被这么一闸,也无法通过。

    夏林见了,知道这帮人做事不讲什么规矩,和前面拦路的不是一回事。于是就停车让众人下车。伺机而动。

    夏林她们刚一下车,路旁的草丛里就走出了一波人来。为首的则是一个三十来岁,颧骨突出,嘴角左高右平,挤着眼睛,头发稀少散乱的人。此人看上去身材亦不厚实,弯腰弓背,傲气凛然。

    在后面跟着的人,一个个也是满脸傲娇,有的手中拿着绳子,有的手里端着手枪。

    那弯腰弓背的人走上前来,看着刚下车的夏林她们,直接一声高叫:“把他们都给捆了,带回去!”声音尖锐,跋扈异常。

    话音刚落,所有人便要一拥而上。

    梁子轩对*比较熟悉,在*刚出来的时候就认出了他。小声提醒了大家那人就是*。

    众人听了心里有数。

    夏林她们,只有副手带有枪支,黑子和梁子轩根本就没有带武器。

    夏林看着对面的*,还在向她们走近着。

    便把身子一偏,身边的三人说了一声:“注意低头!”

    一声鞭哨。

    鳄鱼皮鞭直接缠上了*的脖子。

    那速度太快,*的那些手下根本就没有来的及反应。*便像一条上钩的鱼一样被带到了夏林的手下。

    夏林狠狠掐住*的琵琶骨。厉声对*的手下们喝道:“全部后退,不然我立刻杀了他!”

    副手也已经拔出了手枪,站在夏林等人的前面,用枪指着*的那些手下。

    *被鳄鱼皮鞭勒的面部通红,说不出话来,直向外吐舌头。

    对面的那些人见了都是面带惧怕,小心的向后退着。

    副手用枪指着几个拿绳子的说:“你!你!还有你们两个!赶紧把前面的路障移开。否则你们的老大顷刻没命!”

    夏林把*挡在身前,此刻他的脸已经勒成了猪肝色。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

    *的那些个手下看*被勒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战战兢兢。

    *在混沌中把头点的像母鸡啄食。

    那些个手下手头不慢,很快将前面的路障移开了去。

    夏林让梁子轩和黑子先上车,然后架着*向车上走着。此时由黑子开车,副手坐在副驾驶上,梁子轩和夏林坐在后座。

    车子一走,夏林便把*甩在了地上。

    *的手下们见自己的老大被放开,都是紧张兮兮的跑上前来,扶起了咳声不断的*。

    *咳嗽的浑身乱颤,那样子,几乎都要将肺都咳出来了。

    “不要放过他们!我要让他们几个死!”*发出了嘶哑尖锐的叫声。

    “老板。前面的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保证不会让他们逃跑的。”一个手下抚着*的背,阴声向*说着。

    *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手下们那惧痴的眼神,气不打一处来,憋足了气对他们喊道:“你们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给我追!”

    众人听了,惊慌失措的向着前面追去。

    黑子开着车,在山路上行驶着,来到了一处险峻的山路,黑子有心,放慢了车速。

    转弯处忽然一声货车的鸣笛声,一辆红色重卡轰轰而来。

    这条山路只能容下两车通行。此时这重卡,竟占了大半边路去。

    黑子见了,赶紧停车,急打方向盘,朝宽阔一些的地方避让。

    前面的重卡丝毫没有停止,直接朝黑子的车撞了过来。

    黑子见那车奇怪,大喊了一声小心!

    但是由于当时两车离的太近,重卡已经撵上前来。

    夏林她们几个反应都还不慢,但是此时想要下车已经晚了,搭车蹭到了夏林她们车子的车头。车子失控,直接朝一边的山坡下滑了下去。

    山坡不算太陡,也不算太高,但是整辆车就这样滚下去,非死即伤。

    黑子极力的握着方向盘,但是不能够扭过地心引力。

    几人在车子里疯狂颠簸。最后车子被一条沟壑卡住,这才停了下来。不动了。

    上面开重卡的人,停下车子,然后掏出了手机,说道:“人被撞下山坡去了!可以看得见,我会在这里盯着。”

    *坐着车子,在上路上行驶。

    很快,就到达了夏林她们出事的地方。

    一些黑色的车辆里走下了之前那帮跟着*拦路的人。

    那些人把枪拿在手上,一下车便向着下面的山坡去了。

    此时夏林的车子还静静的卡在沟壑上面,没有丝毫的动静。

    *的手下们,就着满是石子杂草的坡道向下滑去。手里的枪时刻瞄准着夏林的车子。

    由于这坡并不很高,众人很快便来到了那辆车的附近。车子是崭新的,这边的车门被死死卡住,另外一侧,车窗玻璃破了,扭曲的车门开了一条缝。

    几个手脚快的,已经越过沟壑,小心翼翼的向车门靠近了。

    很快,那车子就被团团围住。

    一个看上去精神的小伙子来到近前,一脚踹在门上,把门踹开了。接着,众人便一拥而上,对准车厢里面,闭着眼睛,就是一通开枪乱射。

    大量的子弹射进了轿车里面。如果里面有人,也早已经射成了蜂窝煤。

    看着手下们痛下杀手的样子,*在上面大喊着:“别他妈再射了!小心他们身上的宝贝!”

    *用尖锐的声音喊着,喊到最后,便又干咳不已。

    下面的手下见打得差不多了,其中一人把手一抬喊了声:“停!”

    枪声顿止。

    众人诧异的向着车座里探头望去,这才发现,里面哪有什么人在?

    “老板!人不在车里!”下面的手下报告道。

    *听了吹胡子瞪眼,暴跳如雷。

    “他们跑不远!赶紧给我去追!”

    下面的人听了,便顺着底下的沟壑寻着踪迹向前追去。

    车子被撞,夏林便知道了这是有意而为之,情形危机,赶紧让大家都系好了安全带。

    车子在山坡上下滑颠簸,几人用力的抓紧车座。最终,车子被黑子控制住,通过车轮的滑动,减少了车内的磕碰。

    车子被卡在沟壑的时候,众人感觉身子一顿,便立刻下了车。那个时候,卡车司机还在把车子停在一边。

    夏林她们几个虽然都有擦伤,但是问题不大,顺着这边的沟壑,赶紧向远处逃去。

    等*的人赶来,夏林她们已经逃到了百米开外的地方。

    枪声大作,夏林她们知道这一次*要痛下杀手了。所以不敢停留的向着远处边躲边逃。

    *站在空空的轿车前面,气不打一处来,拿出一小瓶酒精来,向车里一投,然后将自己的打火机点着,向车里扔了进去。

    轰的一声。火势窜出了车外。吓得*连滚带爬的上了山坡。然后对着自己的手下们命令道:“赶紧叫人封锁这附近的所有出口!那四个人,一个也不能活着走出山去!”

    说完就听到山坡下面的车子发出一声爆鸣,接着飞出一丈来高,再次沉沉的落在地上。

    众人见了,都不敢吱声,三五成群的向这片山林里散去了。

    夏林一行四人顺着这片矮山里的沟沟壑壑,一路向前。行到一片河流处,河流竟通向山洞里面去了。几人的去路被一座山坡给挡住。此时要想向前,必须得爬过山坡去。

    山路离这里不远,但是不能从山路走。*的人手众多,如果遇到,便非常的危险。

    “*这人和他老爸一样古怪。你们听到刚才那一声爆炸了吗?这家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现在想必是要将我们几个毁尸灭迹在这片山林里了。如果不赶紧逃出这片山林,那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梁子轩有些丧气的说。他以前曾跟着李遁一起共事,对李遁比较熟悉,知道那人十分的古怪难以对付,现在又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人给得罪了。哪能不揪心。

    此时夏林看着面前的山坡。有两条道路。一条可以通向附近的路口,只要在那里打到车子,就可以进入主路,摆脱*他们的追击。另一条则是蜿蜒逶蛇,向鬼牙子山那边行去。剩下的就是容易暴露目标的山坡和之前他们来时的路。

    夏林傲立当场。挥鞭向着那条蜿蜒曲折的路一指,对大家说了一声:“我们向这条路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