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凝乳石墙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41:1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圣光游侠 鬼怪的那些事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后宫娱乐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抵死不说我爱你 古剑迷踪 

    柔韧的触须摇摇荡荡,若无其事的探寻着下面的情况,如果遇到有能消化的东西,必定吮之!

    罗小飞手扶着梁子轩发粘的背部,佝偻着身子向前跨着大步。黑子则在后面掩护着。

    几人很快逃到了李遁和马兰的身前。

    回头一看,见密密麻麻的细丝垂髫自洞顶垂髫而下,更像是刚做出的大挂龙须面一般,已经将整个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龙须槐的根部能穿透岩石,有的甚至能深入到底下五六十米的地方,它们在阴暗潮湿的地下,伸出长长的像龙须一样的触手,这些触手能穿透很多东西,遇见有汁液的,便会吸收。

    人或动物被它吸住,如果不及时的救助,这些触须便会穿透人的皮肉,进入脊髓,直至把人吸成干瘪的木乃伊!

    在我早年寻找龙血之地的时候,也曾见到过这样的龙须根,当时由于我们还不知道,竟有五六个同行的被这根卷住,当时他们死去的画面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李遁看着身后那些触须,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眼前出现的正是当年在自己面前死去的那个场景。

    后面的那些触须,遇到地面,发现没有什么东西,便向上缩了回去。

    “既然这里出现了植物的根,那就说明咱们离地面已经不远了!继续向前走吧!”罗小飞将手中的匕首还给李遁,然后检查了梁子轩的后背。

    衣服上都是细细的穿孔,有的地方从细孔里还冒出血来。

    罗小飞让梁子轩趴在地下。这一段的洞口十分的干燥,摸上去还很光滑。

    “我感觉现在似乎有千万条虫子在我的身上爬钻,也不痒不疼,就是惶恐难受。”梁子轩虚弱的说。

    “你下趴着,让我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看看你的背部!”

    罗小飞开始把梁子轩的衣服从腰部向上揭!

    刺啦!

    “啊呀!妈呀!疼死我了!”梁子轩尖叫一声。

    罗小飞和黑子赶紧探头看去,却见梁子轩的衣服似乎和背上的肉黏在了一块儿,使劲一揭,被揭开的地方竟然突突的向外涌血起来,纤细的血孔涌出如柱!

    李遁见了,赶紧从兜里掏出止血药粉,倒出一些来洒在梁子轩的背上。

    那些血柱当即停止,似乎毛孔收缩一般,立竿见影的止住了血流。

    “你忍着,我们把你的衣服全部揭下来。之后再撒上这金疮药。便可止血。”李遁说。

    梁子轩听了,叫唤起来:“有没有别的办法啊?这揭衣服的感觉实在是太要命了!”

    “你就忍忍吧!我看这东西厉害,迟了便要把你的衣服和背溶在一块,再晚,恐怕就不好拿掉了,到时候非但这些触须会进入你的体内,恐怕还会殃及的你的性命!

    你忍着,让!”

    说到一半,罗小飞和黑子使了个眼色,两人猛然一用力,就听刺啦一声裂帛。

    梁子轩满背的衣物尽数被撕开,顿时血如泉涌,猩红满背。

    李遁赶紧把那药粉匀洒在梁子轩的背部,才停止了流血。

    再看梁子轩,两眼紧闭,口齿流涎,竟疼得晕了过去。

    马兰见了,将自己手中剩下的丹药交给罗小飞,说道:“把这个给他服下把,他失血过多,恐怕有性命之忧。”

    “那你怎么办?”罗小飞问。

    “不是说快到上面了吗?我还能挺得住。眼下最重要的是救他的命。”马兰轻轻的说。

    罗小飞将那枚丹药接在手中,然后把梁子轩翻过身来服下。

    李遁看了看他那夜光手表!说:“咱们已经在这呆了有一天的时间,现在马上又要到子夜了,不知还会不会遇到湖水倒灌的情况。所以我们得快一点走,找到一个可以避水的地方。”

    片刻,梁子轩慢慢睁开眼睛。

    “感觉怎么样?”罗小飞问。

    “还行,就是感觉口渴。”梁子轩嘴唇确实已经干裂流血。

    马兰见此,便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水壶,递给罗小飞。

    在此之前,罗小飞他们几个是毫无防备误闯进来的。而李遁和马兰确是有所准备,所以身上的装备要比罗小飞他们要多。

    梁子轩见有了水,便打开壶盖,将小壶里的水一饮而尽。顿时脸上便焕发出了润光。

    梁子轩把空壶还给罗小飞。

    “小子,你这回可是得到好处了,刚才人家美女把自己的仙丹让给你吃,还把宝贵的水源让你喝了,也算救你一条命。出去之后你可得好好的报答一下她呢!”黑子一脸嘚瑟的对梁子轩说。

    罗小飞把水壶交给马兰,与黑子一起扶起梁子轩。

    几人便继续向前行进。

    石洞开始慢慢变得小了起来,几人看见前面有一处竟然只是一个一人来高的椭圆小洞。

    站在洞口,几人便愣住了。

    “难道我们选错了路?那条大鱼不是从这钻出来的,而是从先前的那条暗河里钻出来的?”黑子抚摸着那小洞口的石壁,纳闷的说。

    罗小飞拿着电筒朝站着的石洞壁上照了一周,见大洞小洞的颜色并不相同。然而在大洞和小洞环接的地方,罗小飞发现了两片巨大的鱼鳞。

    “我想我们并没有走错!”罗小飞用力捏出鱼鳞。手上的手机没有电了!

    梁子轩此刻赤果上身,并不感觉寒冷。

    “这个小洞应该是一天之内形成的,它的本质就像是建筑队里用的水泥,本来是好好的,但是一遇到水便会凝固,久之,将会变得僵硬无比!”

    黑子听了,敲了敲面前的小洞,发出沉闷的声音。确实似罗小飞所说,这里还没有完全凝固结实。

    “这么说,我们还得继续向前。那就走!”黑子说着,搀起李遁,向着小洞迈去。

    黑子和李遁先走,马兰走在中间,她显得有些小心。罗小飞扶着梁子轩走在最后面。

    行了有十几米远,那段石乳洞口结束。

    几人来到了一个充满了石钟乳的地方。洞里口又恢复了原先大小,只是这里多了不少如鸡屎山一样的堆积物,也是坚硬如石,有些地方还在向下渗水,以这个速度,不久这一段石洞将会被这些速凝土全部封住!

    几人继续前行,却遇到一处如石栅栏一样的地方。这里石壁上方石缝密集,石乳从石缝里慢慢渗下,形成石栅栏,不能容一人通过。

    “我操!看来我们是没戏了。这里的洞口被封的这么严。可怎么过去啊?”黑子见了,沮丧的说着。

    罗小飞看梁子轩已经恢复,能够自理。于是放开梁子轩走上前去,见这石栅栏也是由速凝土滴成的。

    “不用着急!这石乳形成不久,现在还没有水泥那么坚硬,咱们完全可以将其砸断过去。”罗小飞说着,用脚大力一踹。一根石乳应声而断。

    黑子见了,当时振奋起来,浑身抖擞了几下,然后也用脚大力的撞在了石乳上。

    石乳断成了两截。

    黑子乘势接连踹断了几根石乳,石栅栏破出一个大洞来,几人才得以通行。

    才走不远,又有相同的石乳垂下。

    罗小飞见这些石乳不断出现,便看了看洞顶,发现有一些石壁的裂缝,这些断层也是新断。所以这些石乳才会产生。

    “据我的经验,这段地表上面定是一个湖底,湖底有大量的石灰,现在岩石裂开,湖底的石灰和这下面的岩石成分混合成为了现在的石乳,凝固起来。这上面的湖有可能便是大鱼下来的湖,看来我们已经离洞口不远了。

    不过,还有一重顾虑。就是那个鱼洞已经被这混合物给凝住了!”罗小飞看着面前的石乳,说道。

    黑子听了,气愤不已。用力几脚,前面的一排石栅栏应声而碎。

    “若是像小飞所说,那我们从这出去的概率就低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到前面的洞口看上一看。”

    “李叔说的没错。只要洞还在,那就还有出去的希望。”罗小飞穿过石栅栏。

    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又有一处石栅栏。

    “看来这石栅栏还真是诚心和我们作对呢!”黑子骂了一声。然后又向着石乳栅栏走去。

    上来就好不客气的几大脚踹开了石栅。

    就这样一路罗小飞他们破坏了大约有十几处的石栅栏,来到了一处石乳墙前。

    “这他妈先前还是栅栏,到了这里却变成了一堵墙!”黑子怒气冲冲,与罗小飞一起走上前来。

    两人默契的提起脚便踹。

    砰的一声!

    石乳发出沉闷的声响,竟将二人反弹回来。

    “石乳成了墙,一下子变得坚固了许多,看来我们的力度需要增加了!”罗小飞站起来说。

    此时,站在后面的梁子轩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走上前来在石乳墙上敲了两下。

    “还不是太厚,如果能从上面抠出一条缝来,想必能够将其踹倒!”梁子轩出了主意。

    “拉倒吧!现在我们连个毛都没有,拿什么来抠?”黑子泄气道。

    罗小飞到不焦躁。转身看向李遁,李遁已将自己腰上的匕首再次拿出奉上。

    罗小飞拿起匕首,便一刀攮在了石乳之上!

    噗嗤一声,石乳被匕首扎穿!

    罗小飞抽出匕首,连续几刀,扎在石乳之上。然后又将石乳上的洞砸开连贯起来。

    匕首相当锋利,若是换了其它工具,却不能顺利将石乳墙戳破!

    忙活了半个小时,这面墙终被捅出了不少窟窿。

    “好了!让我们来试试!”黑子说了一声。

    罗小飞便向后一退。两人便一齐用力。

    哗啦一声!那面石乳墙应声倒下!

    几人上前观望,见远处昏昏沉沉,似有暗光显出。

    “会是什么?难不成又是会发光的蚯蚓?!”梁子轩警惕的看着前面。

    子夜里洞内能发出这样的光,绝对不太正常!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