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七十七章洞中老人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40:1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后宫娱乐 圣光游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抵死不说我爱你 古剑迷踪 

    火焰那头,男族的人们走了过来,他们捉住了残余的异族人。诚挚的为听信古弄的谗言表示忏悔。

    他们把异族的人推在火前跪下,请求女族首领发落。

    身为女族首领的夏林,走上前去。不知对他们说了什么,男族的人押着那些异族去了。

    大家站在大萌的脚下,身旁的火渐渐熄灭。

    “接下来怎么办?”我问夏林。

    夏林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你们连日里也劳累了,先在这里休整一下,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以后咱们再一块上路吧。”

    大家都点了点头,跟着夏林等人一起回到了女族部落。

    我们的闯入使得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古人类的发展来看,这叫做文明碰撞,这里的族人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像原来一样呈部族的形式生活了。他们必须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来适应这样的文明碰撞。

    经过几天的探讨,男女部族一致认为同意合并两个部族。并迫切的请求我们这些外来的人帮助他们,解决一些他们认为不可思议的东西。这件事情把我们大家给难住了,因为很多在我们看来很平常的事情他们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比如我们的衣服,艾斯玛身上的绳子。

    “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了。”梁天柱在一天晚上吃烤肉的时候对大家说,“他们的发展还是要经过很多年的过程。眼下咱们只能帮他们到这里了。”

    夏林任命了新的部族首领,宣布男族女族从此合并。男族和女族都是一片欢呼,看样子期待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久了。有的族人找到了自己曾经的对象,两两依偎着。

    夏林的最后一道首令是让这些族人一生只能寻找一个伴侣。然而这样的首令目前在这样一个新部族人看来只是理所当然。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还需要另外一个异性伴侣。

    夏林在离开的时候,女族的人们都是依依不舍,她们都认为夏林是伟大的。

    新的首领正是那个被夏林救下的女人,她挽着夏林的手凝望了夏林一会儿。然后退了几步朝夏林下拜,接着众族人也都纷纷向夏林礼拜。

    夏林朝他们大喊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我们也跟着夏林离开了这里,朝着大萌所守护的大山而去。那些族人站在原地目送了许久,直至我们彼此再也看不见了。

    大萌的身后,那座传说中的黑色西山终于要揭开她的面纱了。我们怀着憧憬的心情信步走在崎岖的山间,这里千百年来没有人涉足,根本就没有道路可以通过。成了我们一个不小的难题。

    黑子,余进,阜宗和我轮流用手中的砍刀为大家砍草开路。一行十三人的队伍,走到了天黑仍没有走出两公里。

    终于来到了一片充满褶皱的山体前,这里有一片空地,刚好可以让大家进行休整。

    吃完饭,大家决定要人轮流守夜 。梁天柱和邢烈守前半夜。余进和阜宗守后半夜,其他人休息。这里的山谷还算温暖所以睡起来很舒服。大家由于都很疲劳所以睡得很沉,一夜似乎无事,大家醒来看见余进和阜宗还睡着,黑子却早已经早起不见了。正当大家认为他是饿了找吃的地时候,发现艾斯玛也一同消失了。这下子就奇怪了。黑子一向都很讨厌艾斯玛的,如今却会一同出去打猎?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阜宗余进醒来。大家走近看去,听见二人在打呼噜。邢烈说:

    “他们两个可能是累坏了。就让他们睡吧。咱们去弄点吃的来。”

    于是梁天柱带着梁子轩和凤心一起去了附近,一边找黑子他们一边涉猎。很快,他们就带回了几只野鸡和野兔来。

    “怎么样,找到黑子他们了吗?”邢烈问。

    “没有,他们没有回来吗?”梁天柱奇怪的问。然后看了看大家,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

    邢烈摇醒还在睡觉的阜宗,余进也被身边的动静惊醒。

    “你们看见黑子和艾斯玛了吗?”邢烈问阜宗,阜宗揉了揉眼睛,把额头拍了几下,又睁了几次眼睛,摇了摇脑袋然后说:“真困啊,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看见黑子和艾斯玛了吗?”邢烈再次发问。

    “没有,我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阜宗说。

    “我好想有些印象,当时我正在撒尿,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就睡着了。”余进说。“当时好像听到了黑哥的声音。”

    听余进这么一说大家都警惕起来,阜宗说他也遭到了这样的碰击。

    “会不会是艾斯玛图谋不轨被黑子发现了?”梁子轩猜测着。

    “在等等吧。先吃了早饭再说。”梁天柱有恃无恐的说。

    大家也只好听从梁天柱的安排。吃完烤鸡。黑子和艾斯玛仍然没有回来,徐允儿和上官千惠结伴如厕时发现了一些线索:在一块儿树皮上发现了划痕。回来之后徐允儿将事情告诉了大家。

    “可能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事发生。”梁天柱猜测,然后又对大家说:“大家保持警惕一块儿去找黑子他们。”

    跟着徐允儿,我们很快找到了树上的擦痕,经过邢烈的分析,发现并不是打斗留下的,而是故意刻下的,由于匆忙所以刻的有些粗糙。再仔细看发现痕迹像是一个箭头,似乎是黑子发现了什么,正在追逐艾斯玛。

    “巫煞一行人趁乱逃脱了,所以这也有可能是巫煞他们留下的印记。”梁天柱对大家说。

    这是有可能的,也许他们也经过了这里。他们留下这些记号说明后面还有其他人。一番猜想之后,不能排除是黑子留下记号的可能性。于是决定顺着记号找。

    很快我们发现了另外一条记号,由于记号刻的比较匆忙,而且这片杂林的破坏程度很小,更倾向于黑子留下记号的可能性了。如果是巫煞他们,那么则会留下很多印记。

    正走着,忽然前面梁子轩凤心和阜宗陷入了一个很深的树洞。大家赶忙看向那个洞,然而他们已经不知道踪影。梁天柱朝树洞喊了几声,树洞空有回声,担心这树洞太深几人会丧命,梁天柱让我们先待在上面,他一个人先进这树洞看看。

    良久,梁天柱不回音信,正当邢烈要下去寻找的时候,梁天柱的声音从下面传了出来:“大家可以都下来了这里有条通道!你们下的时候小心一点,这里很陡很滑,要抓紧里面的树藤!”

    没有多问,邢烈便先送顾玉萍,上官千惠和徐允儿向下攀爬。夏林我余进在最后。本以为梁天柱他们会在下面等着我们,可当我们下来的时候,里面竟然没人了。

    “允儿,你们在什么地方?”昏暗的通道里夏林喊着。竟然没人回应。

    一时间我们都害怕起来。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里发生了什么?

    “飞哥,怎么回事,怎么不等等咱们呢?”余进对这样的环境已经恨透了。

    “允儿,你们在前面吗?”

    仍然没有回答。

    “谁让你们来的?”有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他不属于我们中的任何人。

    夏林把鞭子握在了手中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呵呵,想问我是谁,那就到我跟前来。”里面的人说道。

    我们三个,由夏林壮着胆子慢慢朝深处走去。忽然前面的通道里出现了一个发着蓝光的人,他的胡子和眉毛很厚,似乎是镶嵌在墙上一样。

    “是谁让你们来的?”

    我看见凤心梁子轩和阜宗被树藤绑在旁边的洞壁上,他们的眼睛闭着,显然是这个长在洞里的古怪老头在作怪。

    “你把其他人弄到哪去了?”夏林发现有徐允儿她们不在其中,便问那老头。

    “过来我告诉你。”那老头的声音好像是从树根里发出来的。

    “你到底是人是鬼?”夏林并不向前走,站在原处向老头问道。

    看来这老头的手段是有距离限制的。超过一定的范围就触及不到我们。

    “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老头继续问。

    “老人家,您怎么会在这里啊?”我假装关心的问道。

    “你是谁?”那老头打量了我。

    “您老人家是被困在这里的吧?”我继续问道,想试探出这老头的意图。

    “你到底是谁?”老头继续问。

    “您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没有了。”我竟不知思路的开始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小子,即使我说了,你能带我离开吗?”这老头似乎很在意我的那些话,竟然把语气放的舒缓了。

    “我带你出去了,你能放了我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你的这些朋友对我毫无利用价值。”老头说。

    此时我见有缓和的余地,便开始动脑筋想让他先把梁子轩他们放了再说。

    “老人家你可不可以先把我的朋友放了,有什么话你可以对我说。”我尽量展示着自己的机智。

    “好吧那你过来。”老头不动声色。

    我见他并没有把梁子轩他们弄醒,便说:“你先把他们弄醒,我再过去。”

    几道蓝色的电光,梁子轩凤心和阜宗醒了过来。老人松开了树藤然后三人走了过来。

    我见老人已经放了三人,就不准备再去靠近老人了,刚一转身。

    “你不想救你的其他同伴吗?”老头问。

    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原本以为梁天柱他们不会被老头抓住。没想到这老头还留了一手。

    “你过来,我就放出你的朋友们。”老头真诚地说。

    我看了看已经被放开的几人,然后转身朝老头的身边走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