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糙物之失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39:43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圣光游侠 鬼怪的那些事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抵死不说我爱你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古剑迷踪 后宫娱乐 

    “邢队,你怎么了?”阜宗说。

    听了这话,张永生和我赶紧走上前去。只见邢烈趴在地上,双眼紧闭不省人事。

    “马走甲午锁连环,猴越甲申亦可追。”是徐允儿。她已经找到了阵眼。

    下一刻,只见徐允儿带着疲惫的张景润跨了出来。凤庄院内出现了六个类似于现代科幻片里所见到的虫洞一样的入口。

    “戊己庚辛壬癸归,六仪六甲同遁回。”只见六个洞口一齐关闭。稍后从半空里掉下来一物,大家一看原来是一个类似于磁铁的东西。

    “咳。咳。”只听邢烈在地上咳嗽了两声。

    “邢队长你怎么样?”阜宗赶紧上前扶起了邢烈。只见邢烈嘴角带血,好像受到了重创。

    “咳咳。我没事,就是被一块儿石头撞了一下。”邢烈说着抬起了手中的灵剑。接着抬剑指向了那块类似于磁铁的黑盘。然后用两眼死死的盯住了那个黑盘,好像这黑盘是一个可怕的怪物。

    “邢队你怎么了?”我问道。

    “我们被骗了。这个东西竟然有可以被灵剑感应的能力。”几人听闻此言,都看向了那块黑盘,有点像古时候人们用来指引方向的罗盘。

    “它们在一块儿。最后的两枚玉匙在一块儿。”

    突然,徐允儿肩头的那紫貂跃向那黑盘,用爪子挠了挠,黑盘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小貂儿,快回来,别乱跑。”徐允儿忙喊道,接着跟着那紫貂来到黑盘处捡起了那块盘。

    “看来他们就是用这块儿黑盘启动的六仪迷阵。”徐允儿说。

    “为什么最开始有人喊话呢?”张永生奇怪地问道。

    “那玉匙不在这里,我们得去另一个地方了。”邢烈说。

    邢烈拎着灵剑转身朝门口走去阜宗紧随其后,我和徐允儿见势也跟了上去。张氏父子走在最后。

    “糟了,有人掳走了黑子他们。”邢烈突然说。

    几人一听立刻快步朝门口走去,只见门口原先黑子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几人赶紧来到停车的地方只见车子也已经被人开走。

    “车子刚离开不久,是朝镇子方向去的。”邢烈说。

    “大家等一下。”徐允儿突然站住了。

    大家也随之站在了原地,不知所以的看着徐允儿。

    “这有点奇怪。”

    大家都看向徐允儿不明白她所指的是什么意思。

    “夏林姐姐她没有从阵里出来!”

    顿时众人皆是一惊!我更是醍醐灌顶。对啊,我说怎么感觉不对劲。原来是缺了一个人。

    “夏林姐姐被困在迷阵的某个空间里了。”说着徐允儿就流下泪来,不一会儿就已经泪流满面。

    “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连这个都没有发现。”徐允儿带着哭腔说着,肩上的紫貂也已经受到到了感触,依偎在她的脸旁轻轻地摸着她的发丝。

    “允儿妹妹,不要着急,咱们再把那阵打开救出夏林吧。”

    “我还没不会打开这个阵。”徐允儿说。

    “那我们把那个黑盘带着。去北巫村找婆婆帮忙。”我说着就会身进了凤庄院子。只见里面空空如也。

    我一阵惶恐,赶紧出来询问众人。原来是张永生把那黑盘装了起来。

    “我见这黑盘是件很好的古董,就收了起来。”张永生说 。

    接过那黑盘捧在手上对邢烈说:“邢队,我和允儿去找婆婆开阵救夏林。你们先去找黑子他们。等救出夏林我们自会去找你们。”

    邢烈看着我:“那好吧。你们多保重。”

    于是我们就分开了。徐允儿和我,一路来到了一条大路。见到路上有个老年人正赶着一辆毛驴车走在路上。车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我赶紧上前拦住了那车。

    “老人家。我们在这里迷了路。能带我们一程吗?”

    “你干什么,我正要带着我的老伴去看病。没空理你们。快走开。”

    “我可以给你钱的。就到前面不远。”

    “快让开,快让开。当心我的驴车撞到你们。”

    那老人是个性急的人,一时不愿载我们。

    “老爷爷,这位婆婆得了什么病啊?能让我看看吗?”徐允儿来到车子跟前说。

    那老人看了看徐允儿的打扮,又看了看徐允儿的脸蛋。

    “你这么小的年纪,这病恐怕不是你能看得了的。”说着老人催驴要走。

    “这位婆婆是不是怕见风光。遇风就抖见光就痛。”

    “小丫头,你怎么知道?”

    “你们是不是要到北巫村去?”

    老人更加好奇了,睁大了眼睛看着徐允儿。

    “我们也要去北巫村,我在那里认识一位会治这种病的巫医。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老人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答应了下来。我们坐在驴车的边缘,一路向北巫村驶去。

    途中,老人向徐允儿打听她是不是也会巫术等等。徐允儿也实不相瞒,都给那老人说了。

    “现在有许多假的巫医给人看病骗钱。我这老婆子可吃了不少苦啊,你看这都快八十的人了。还要受这等罪。也不是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婆婆的这种病本是中老年人常见病。是阴寒入体,长期积累的结果。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不过我会让那巫医好好给她看的,你就不用着急了。”

    “小姑娘,这么小就当巫师,你可想好了么。”

    “当时婆婆让我选择的时候我已经决定了我的,既然迈出了步子,就不后悔。”

    “那你们这次去北巫村干什么啊。”

    “去就一个人。”说着,徐允儿又难过起来。

    老人也是个知理的人,见徐允儿难过也没多问,只是安慰了她几句。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北巫村。穿过那座巫桥。由徐允儿给老人指路,很快我们来到了一家小院里。

    徐允儿让老人等一会儿,然后同我一同进入了院子。

    院里简陋异常。正中间的屋子里供奉着一个非佛非道的神位。

    “是允儿来了吧。”屋里传来一个男声,声音平静且富有穿透力。

    “巫伯伯,我想请你帮个忙。”

    “带她们进来吧。”那声音又说道。

    只见门外老人已经将那个婆婆拉上了一个木架,木架一端着地,一端由老人拉着进到了院内。

    “这个爷爷帮过我们,请伯伯要好好为他老伴医治啊。”

    只见屋里走出一个胡须有些斑白的人来。他身披一件灰色的斗篷,背部已有些驼了。

    他让老人把病人抬进屋里。然后接过手来帮病人把了脉。

    “这病经年累月,阴寒之气已经进入了十二经中,好在没有渗入膏肓。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方可彻底除根。”巫伯说。

    “那需要多少钱啊?”一听需要那么久来治,老人最先想到的还是钱的问题。

    “第一次看病不用钱。”巫伯说,“如果同意,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治疗。”

    那老人明显感到意外。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点头同意了治疗。

    只见巫伯抬起手,点亮周边的几根灯柱,接着拿出一枚铜镜收集火光,隔着一层棉被照向病人。

    不一会儿,只见被面开始生烟。一股难闻的气味飘在空气中。巫伯又取出一根很粗的香点着在里被面上半尺的地方来回游走。不一会儿那难闻的味道就被艾蒿的味道取代。

    这样绕了大约有三十分钟。只听被子里一声厉嚎。然后又听见一声长吸气,一声长吐气。

    被子被婆婆打开了,就看见一个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只见她眼神混沌,声音迷离。又是一声长的呼吸,有浊液从她的眼睛里流出。

    接着那婆婆用枯瘦手把被褥退到腹部,嘴巴微张着:“水….水……老头子,给我倒杯水来喝。”

    只见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赶紧去找水。只见徐允儿已经端了杯热水来了。老人感激的结果水,扶着老婆婆坐了起来,把水慢慢的喂给了她。然后又帮那婆婆擦了擦眼角的浊液。

    “谢谢你帮我老伴看病啊。这以后的伙食就包在我身上了。”那老人说着。

    “巫伯伯,谢谢你帮忙。那这位爷爷就拜托伯伯了。”

    “允儿,这次来,你有什么事吗?”巫伯问。

    “这次回来我要找婆婆救出一个人。”

    “既然是救人那就赶紧去吧,事不宜迟啊。”

    于是我们就告辞了巫伯,来到原先到过的院子。院子里很是安静。只见婆婆正坐在屋檐下面编织着一只箩筐。

    见我们来到,微微的笑了笑。

    “来,坐下来看看我是怎么编这箩筐的。”

    我们走近了看,只见婆婆两手娴熟不停的把粗绳巧妙地绕进绳环里。

    “婆婆我们来有件要紧事要请您帮忙。”

    “静静看着。等会儿你就明白了。”

    徐允儿只得乖乖的,站在婆婆的旁边看她怎么编箩筐。

    过了一会儿,婆婆停了手,然后用剪刀前去一些粗糙的杂线。一个精致的绳编箩筐出现在我们眼前。

    “允儿,你看见了吗?”

    徐允儿摇了摇头。

    “你既然能识破六仪迷阵,也应该能想得通这个。”

    “愿听婆婆讲解。”

    “我用一些绳子编制了这箩筐,又要剪去这些多余的糙绳,箩筐变得精致,糙绳随风而逝。”

    “你是说那迷阵是一个粗糙的阵,夏林姐无意中进入到了那些粗糙的空间里被整理时去掉了。”

    只见婆婆点了点头。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