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夺剑之乱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39:22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古剑迷踪 抵死不说我爱你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鬼怪的那些事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后宫娱乐 

    我感到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我的身上,我看着那把剑。它好像在和我说话。我突然有种逃避的冲动。

    有声音说:“是个女人!”

    我更加不知所措了。感觉那些眼光越来越刺眼。我脚步突然后撤,开始跑了起来。谁知道那把剑也开始跟着我跑了起来,我从楼上跑到楼下,那剑一直跟着我。突然我被脚下的一件东西绊倒了,那把剑也掉在了地上。只见那个鹤发浓眉的人弯腰把剑捡了起来。

    “女流之辈手无缚鸡之力,况且此人胆小如鼠,并不能胜任此职位,既然这歃血灵剑落到了我的脚下,那么就由我来暂时保管吧。”那人说。

    我听了这番话,感觉很不舒服,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是我知道女人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这人有着一种陈旧的男尊女卑观念。但是当时的情况我也不好反驳。只趴在地上无奈的看着那人握着歃血灵剑。

    “谁说女人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了,这位老头儿,如果我能抢过你手中的剑,你要怎么说?”说话的人是夏林,大家一看此景,瞬间把目光投向了夏林。在看到夏林也是候选人时,场子里的又开始热闹起来。有的人开始起哄,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人甚至喊了起来:“把剑抢过来!”

    随着这一声的呼喊,场内开始沸腾起来。很多人开始了呐喊。我知道夏林已经被推向了一个骑虎难下的风口浪尖。

    然而夏林却一脸凛然。

    “既然大家的呼声这么高涨,那老夫巫煞就和这丫头过几招。”那人说。

    场内的人听到巫煞这个名字立马又惊呼了起来,好像这个巫煞是个传奇似的。我不禁有鄙视之意。但是很快就感觉不对,有个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巫煞,巫煞,巫煞帮?我一惊。如果真的是巫煞帮那么为什么会受到邀请呢?那么解释有可能是这巫煞帮也是使者,巫煞很想得到这把剑,并且曾经试图抢夺这把剑,只是失败了。所以要趁此机会拿到这梦寐以求的宝剑。

    这么想着,不由的替夏林担忧起来。

    这时夏林把我扶了起来,我看到人们已经把中间的场地腾开了。并且都退到了三米开外。我也后退到了人群之中。只见巫煞手握长剑,老态龙钟。夏林拿起了鞭子,立身为命。

    “小丫头别说我欺负你,只是老夫觉得,这剑甚为贵重,交给女人家保管有欠妥当。 ”巫煞说。这是他给自己找的一个下狠手的理由。同时也想让夏林知难而退。

    但是夏林是个好胜的女子,不会吃这套的,“你这老头儿,都快要朽了,还是拿好你手上的剑吧。”

    “这小丫头,如此无礼,那我今天就替你家长教训一下你!”巫煞说完,就开始动招了。他先使用剑使劲朝着夏林刺着,夏林身手敏捷,都一一躲过了。巫煞见刺不着,又开始换招。

    一把宝剑在他的手上运起剑花来,只听场内的人一齐叫好。只见巫煞士气大涨,连着又刺了三下,接着剑花一挽,夏林的鞭稍被切断了。然后巫煞顺势一脚,踹向夏林的小腹。夏林忙往后撤了开去,手也松开了鞭子。在场的人有的又开始叫好了。我听见有人喊道:“对,教训一下这小娘们。”

    这时只见夏林输了一阵面不改色,空手和巫煞展开了搏斗。

    “你现在鞭子也没了,怎么和我抢?不如你认个错,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要不然这剑要是划伤了脸就不好看了。”巫煞胜了一阵,想找些话来避开这场争斗。

    “少废话,今天这剑我抢定了。”夏林说着,弯腰要捡地上的鞭子。谁知鞭子的那头早已被巫煞踩住了。

    不知夏林怎么掷了一下,那鞭子又回到了她的手上,还把巫煞缴了一个踉跄。

    巫煞一连后退了四五步,终于站稳。他的脸上有些吃惊,似乎对夏林的力气感到意外。果然巫煞又打量了一下夏林,然后说:“你是哪家的娃子?”

    夏林并不回答,只是揉了揉鞭稍,很快原来的切面处又揉出一束鞭稍来。啪的一声,鞭子被夏林在空中抽动了一下。众人一惊,只见那鞭子从天划过,鞭稍缠向了巫煞的手腕。起初巫煞并没有放开那剑。不过很快,他的那只手就开始变得乌青起来。见状巫煞赶忙用另一只手拿过剑来,准备斩断鞭子。谁知夏林动作很快,鞭子一挥,狠狠抽在了巫煞的手上,巫煞吃痛,但仍没有放开那把剑。夏林又是一鞭,打在剑上。那剑受力猛地一震,当的一声。被弹出老远,朝人群里飞去。只见人们吓得面目全非,混乱喊叫声爆炸开来。

    “快躲开,那剑要扎到你了!”

    “妈妈呀,救救我!”

    一个女孩出现在人群里,抢走了那把剑。她挥舞着剑一路跑着。我想起她是那个旗袍女身边的人。

    只见她拿着剑一只向外跑去。会场混乱起来,许多人争先恐后,想找机会夺这把剑。我看见那个带斗篷的年轻人巧妙地跳过人群,快速穿梭在人流之中。我也被人群推着向外涌去。

    由于场内混杂,最终发生了踩踏事件。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接着就有人被绊倒了。但是人流就像洪水一样被推着向前。一片吵杂,一片哀呼。我幸运的挤出了会场。

    “有人死了!”有人喊道:“这人是谁,下巴好像被人踩掉了。”

    我看到有辆车离开了,然后很多车辆也陆续离开了。院里的人越来越少,不一会儿,就散的差不多了。

    有人拉了我一下,我看到是夏林。我跟着夏林来到一边,只见有几个人抬着一个人慌张地走了出来,我见那人奄奄一息,手上还握着一串星月菩提。是阜明,他被踩踏了。

    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还有人被踩在地上。赶紧返回会场,只见有个人正在那里指挥:“快点,把他们都送进医院去!”

    我看见那人,一脸横肉,很厚的眼袋淤住了双眼。只见那些人很听话的抬起伤员,迅速的走了。不一时现场那些被踩踏的的人被清理了干净。

    我看到那些人都被抬上了黑色商务车,好几辆商务车载着伤员,离开了大院。我见那矮胖男人坐着他的车也离开了。

    真是个好人啊。我想着。

    我想起紫阳老人,他应该还在会场。于是往后场走去,紫阳老人从那只剑追我时起,紫阳老人就进入了后场,找到他就可以解开很多谜团。

    “你到哪去?”夏林的声音。

    “我去找紫阳老人。”我回答。

    我来到后场,只见有条通道通往后门,通道旁有一些房间,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在里面。看来他们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原来这歃血灵剑一直受这么多人的追捧。

    “美女,你在这里找什么?”一个声音在后门响起,我听出这是裴子彭的声音。

    我没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他认得我的声音,万一被他识破,我可能会被他暗害于此。

    见我不说话,裴子彭只是盯着我,我感觉很不自在。贴着墙根慢慢地走着。

    这时有一个警员叫了一声裴子彭:“队长,前厅发生了踩踏事件,已经有很多人受伤。”

    裴子彭一听惊了:“现在伤员在哪?”

    “听说好像是被镇长送到医院里了。”那警员说。

    “赶紧过去看看。”裴子彭说。

    我听说那个矮胖的人可能是镇长,不由得心中犯疑:这授剑大会在这里影响力怎么这么大,镇长都来了。不过看样子,镇长可能还不错,能够临危不乱。

    裴子彭他们走了,我一个人从后门走了出来。原来后门外是个街道,我顺着街道向外走,猜测紫阳老人很可能早已离开,也许他早就知道会有一场大乱。我转身,看着那道后门,已经被关上了。它隐藏在墙壁上,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是道门。

    我想起阜明被踩踏,心想他既然也是被邀请的一员,估计他知道的事情会多一些。于是决定先到医院看看情况。我拦了一辆载客三轮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却见医院和平常一样,并不热闹,裴子彭的车停在门口。我走进医院,并不见想象中忙碌的身影。一阵狐疑。

    在楼道里我听见裴子彭低声打电话的声音:“好的,好的,是,是,我会处理好的。”

    心想,那些伤员可能被镇长送到别的地方的医院了。我得找个什么人打听一下。于是我又想起了要找邢烈的事。既然邢磊知道这次大会,那么邢烈也是知道的。他曾经说过关于那剑所象征的权利。

    我辗转来到了邢烈所在了地方,敲了敲门,大门紧扣着,人好像是出去了。我顺着门缝往里看了看,院里很安静,我正纳闷。只见门悄悄打开了。邢烈站在了我面前。我见他身上的绷带已经去掉了。

    邢烈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问我:“小姐,请问有什么事么?”我咳了一声,然后对他说:“邢队,我是罗小飞。”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