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十三章 手绘全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39:1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后宫娱乐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抵死不说我爱你 

    “你听我说啊萍姐,我真的不是杀人犯,你得听我解释啊,人真不是我杀的。”我说着。

    “你杀人的时候,裴子彭都看到了,你还想狡辩。”顾玉萍说。

    “邢队长没有死,不管你信不信。”我压低声音说。

    顾玉萍愣了一下,然后说:“不可能,裴子彭说他得到的是可靠消息。”

    “你先把我放开我来对你说。”我看顾玉萍的力道减轻了,然后说。

    顾玉萍果然放开了我。我晃了晃肩膀让关节恢复到舒适的位置,我看见顾玉萍试只穿了件睡衣,板正的身材,两条长腿露在下面,脚上还没有来得及穿鞋。

    我顿了顿然后说:“那天我看到师屠鬼鬼祟祟的进了徐家院内,后来看到裴子彭也跟了进去,感觉奇怪,最后我也跟了进去发现他们正在找什么东西。我躲进一个柜子里。又进来一个人,结果那个人就被他们给杀了。我拼了命逃了出来,不敢回警队,还被师屠追杀。”

    “没想到裴子彭果然有害邢队的心。”顾玉萍说。

    “后来我逃到乡下,又被师屠找到了。最后我被一个叫夏林的人救了。”我说。

    “就这些?”顾玉萍问。

    “我就知道这些,现在当了顶罪羊,感觉没有容身之地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如果你有那么一丁点相信我,请给我点希望查一查这件事吧。我也会尽全力去找到邢队来证明我的清白的。”我说。

    顾玉萍没有说话,我见她走到冰箱前给我拿了瓶水。示意我坐下,然后她坐在了我的对面,面上的怒气已经消了不少。

    “这件事确实有些疑问,今天你这么一说倒有几分可信,裴子彭一向都有笼络我的意思,可是邢队长才是我们心目中的队长。但是裴子彭肯定是找到了靠山,不然他不敢这么做的。”顾玉萍说。

    “对了,我还听见裴子彭说邢队长和一些天英会的人被困在山里面的一个石壁内,并且让师屠去杀害邢队长。”我说。

    “这件事我会暗中调查,另外,黑子和阜宗已经失去联系有几天了,裴子彭说看到他们失踪的当天和你在一起,是怎么回事?你是从什么地方进到我这里的?”顾玉萍说。

    “萍姐,这件事说起来可就话长了。黑子和阜宗当天确实和我在一起,你还记得当时我给你说我打通了梁天柱的电话的事吗?那个梁天柱根本没死,当时那个血人并不是梁天柱。我和黑子他们说了这事,他们不相信我,最后我们就来到这个地宫中。上官文清带走了他们。我就是从这个地宫通道到这里的。”我说。

    顾玉萍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显然她并不知道在这镇的地下还藏着一个地宫。 而且这个地宫还有一个通到她房间的出口。

    过了一会儿顾玉萍说:“你说的那个上官文清今天在大街上发疯似的砍人,已经被裴子彭击毙了。”

    我听了这话感到一阵恐慌,如果裴子彭已经知道了地宫的事,那么看样子他并没有向警队宣布这件事,而是找了其他人参与,这人很了解地宫内部情况。并且给地宫带来了很大的威胁,最后遭到了上官文清的追杀。

    “那上官文清砍的人是什么人?”我问。

    “听说裴子彭第一个赶到,看见疯子般的上官文清一枪就把他击毙了。那上官文清砍的人也被裴子彭运走。上官文清拿的剑也被裴子彭收回,经检验,竟然是明朝末年所铸。具体的事明天还要去调查。”顾玉萍说。

    “萍姐,我有个想法,今晚的事情你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并且暗中调查一下裴子彭。还有,我想请你帮个忙。”我说。

    “什么忙?”顾玉萍问。

    “我想要上官文清十几年前所杀的那些人的档案。”我说。

    “好,这个我会帮你。”顾玉萍说。

    “萍姐。”我怀着感激之情叫了顾玉萍一声。

    “什么?”顾玉萍说。

    “我知道这件事有危险,如果遇到困难可以就此而至,千万不能让裴子彭发现。”我说。

    顾玉萍看了我一眼说:“你也要小心。”

    “我会来找你的。”我说完,跳进了地道,关上石阶。被信任的感觉很不错,我重拾了斗志,准备和裴子彭抗争到底。

    我想趁着天黑返回12-7号院子,并且从那里潜到上官千惠家。

    我背着包一个人走在昏暗的石道里,感觉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上官文清被击毙着实给了我不小的打击。很多事情只能靠自己努力了,被打入黑暗中,要寻找通往光明的路。这感觉真他妈好啊。

    我抽出电棍,打开电源。发现电源忘了关了,我很懊恼,恐怕此刻已经没电了吧,我把手表取下来放在地上,想用电棍击一下看是否有电,以此来增加安全感。可是电棍连个反应都没有。

    我只得把拿棍子握在手上,不一会儿我来到了12-7号院子。我打开机关,从阶梯处上来,走到大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黑暗中我看到有条狗正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我见它低着头从墙边跑开了。

    我出了院门,一直往上官千惠家走去。上官千惠并不在家。何青青也不再。不会是还在医院吧,只恨自己把电话扔了。只好到医院去看看了。

    镇医院在镇西,从这里走路要半个小时。不过这一趟我还是要走的,眼下上官文清已经被击毙,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闯入了地宫呢。万一上官千惠再出什么意外,夏林和徐允儿也就失去了坐标,如果再和她们失散了,我的最后希望只能是顾玉萍了。

    往下我没敢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我赶到的时候医院的门没关。我看到院内还有人在忙碌,站在走廊里,我小心翼翼。在经过一个一间病房的时候,我看到何青青正躺在里面。

    房里没有其他人,我走进去看了一下,只见何青青双眼微闭,好像是昏过去了。

    我正要离开却看到警队的人正往这边走来。我低着头恐怕被他认出来,我一直走道医院的门口。正庆幸没被发现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喊:“站住!”

    我一个激灵,赶紧闪到大门右侧开始跑了起来,我必须回到12-7号院子。我听到身后有个脚步声紧追不舍,我想这人脚步沉重,肯定没有师屠跑得快。于是加快步伐。果然那沉重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远。

    来到12-7号,我已经很累了,我跳进地道,关上机关。往里面走去。我想起第一次进入这道门的情景。

    我来到有岔路的地方,有了个想法,我顺着先前的那条岔道走着,我希望能在里面碰上那个神秘老人,并且非常希望他能给我只带你迷津。可是那个老人并没有出现。我穿过那条有牢笼的宽道,来到了一个石室,此时我感觉一阵困意涌遍全身,到头在一个石床后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了过来,隐隐听到石道里传来了一些说话的声音。我打开石门,声音听得更清楚了,原来不是说话声音,是犬吠的声音。我跟着那声音来到了一处,有几只野狗正对着一个人狂吠。

    我看了那人一眼,竟然是屠晃。

    那些野狗见了我,赶紧跑开了。屠晃如释重负的看了我一眼,面部表情惊讶的夸张,“你怎么在这里?”我们两人几乎同时问出了口。

    “是这样,今天我在镇上巡逻,发现了这些野狗,我跟着野狗就跑到了这里。”屠晃说。

    我听了这话,心里犯疑,我晚上才把这门打开,屠晃却说好像是白天就跟着狗进来了,不像是真话。

    我正要说什么,只见屠晃一个箭步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尖刀一下子就顶在了我的喉咙处。

    “乖乖的别动,如果不听话我就要了你的小命。”屠晃低沉的声音狠狠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兄弟你可别激动,我乖乖听你的话就是了。”我用讨饶的口气来缓住他,一边给自己制造出机会。

    “我迷路了,你得带我出去。”屠晃说。

    “没问题,我知道附近有条路可以出去,我可以为你带路。”我庆幸屠晃并不知道这地宫的结构,便很快答应了他。

    “小子,最好别耍花招。”屠晃说。

    “屠哥怎么会呢?再说咱们还一块儿巡逻过呢。”我说。

    “没看出来啊,你竟然还敢杀人。”屠晃说,匕首并没有离开我的颈部。我慢慢的走着,寻找着机会。

    我带他走过了那个牢笼。穿过岔道的时候,忽然眼前出现了几个人。

    正是上官千惠,夏林和徐允儿。夏林和徐允儿见了屠晃骂道:“又是你个坏蛋,快放开他。白天还没被教训够,竟然贼心不改。”

    屠晃见到夏林显然很害怕:“美女,你们最好别过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要了这小白脸儿小命!”说着,把那刀尖往我脖子上靠了靠。

    夏林她们一时不敢往前,屠晃说:“快把上去的门给我打开。”

    上官千惠说:“你不要着急,我知道哪里有门。”

    “跟着她没错。”我小声跟屠晃说。

    屠晃搂住我的脖子站在石阶下说:“快点把门打开。”

    夏林说:“你快放人。”

    “先开门我再放人。”屠晃说。

    “把门打开吧。”我对上官千惠说。

    门开了,屠晃驾着我开始向上并没有要放我的意思。

    “小子,你杀了人,我还要带你出去领赏呢。”屠晃说。

    我感到情况不妙,找准机会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屠晃拿刀的手腕上。屠晃大叫了一声松开了匕首。我赶紧跳进地道,关上了石阶。

    屠晃的匕首也掉了进来。几人松了口气。只听上官千惠说:“你们跟我来,我这有东西给你们。”

    我们跟着上官千惠,来到一个石室内,只见上官千惠从衣服里拿出一卷图画来,原来正是她画的地宫全图,她还给图过了塑,以便于更好保管。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