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帝师太妖娆 正文 第156章 夜劫

作者:方小九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6-01-31 21:44:2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后宫娱乐 抵死不说我爱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古剑迷踪 圣光游侠 鬼怪的那些事 

    天彻底黑了下来,夏荷恭敬的立在门口:“娘娘,奴婢给您掌灯?”

    “不用!”沐颜歌平静地吐出两个字。

    夏荷想到今日娘娘从宁霄宫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犹豫了一下,悄声退了下去。

    沐颜歌闭上眼睛,强抑住不久前毫无预兆袭来的如火般的灼烈。

    想来又是体内的紫伽之莲蠢蠢欲动了,她咬紧牙关运功抵抗,汗水很快湿透了衣衫,那噬骨焚心的疼痛凌迟着她每一处感官,像是随时随地都会被烧着了般。

    过了不久,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飘落在屋内,沐颜歌心神一凛,猛地睁开眼,一丝慌乱很快退了下去,这人不会对她不利,她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种关头,谁想取她性命,可谓轻而易举。即便如今一个普通人对她出手她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况且,能在层层禁卫的包围之下闯进这寝殿的人,又岂是等闲?

    卫子凌并没有立即进来,而是站在窗外看着沐颜歌,他清隽的轮廓隐在夜幕暗影下看不甚清晰,脸上神情如何也看不见,只看到一个沉暗浅淡的影子,如玉欣长。

    不过片刻,夜行飘身而落,凤章宫周围布置的百名隐卫齐齐在顷刻间现身,将卫子陵团团围住,阴冷的杀气布满周遭。

    卫子陵忽然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抬步入内。

    “云王爷请留步!”夜行顿时拦在卫子陵面前,执剑上前,警惕地开口:“皇上有令,任何人等不得出入凤章宫,王爷这是想公然违抗圣令么?”

    卫子陵停住脚步,淡淡瞟了夜行及一干隐卫,沉默不语。

    “本宫有话私下对云王爷说,还请夜长使行个方便!”殿内传出的声音透着与平日不同的沉冷。

    夜行犹豫片刻,忽然一摆手,隐卫瞬间退了下去。

    卫子陵不看夜行一眼,绕过她,伸手推开门,抬步走进了房间。

    沐颜歌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想扯动嘴角对他笑笑,却笑不出来。她不觉得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被卫子陵看到有何不妥,毕竟她更狼狈的样子他也见过。

    就在她几乎承受不住要妖莲噬心的撕裂之痛,卫子陵忽然抬步走了过来,一只幽凉的手覆在她心口上,绵绵的暖意注入她心脉处,紧接着她滚烫灼热的身子被抱进一个清凉的怀抱。

    沐颜歌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本能地吸取这一丝幽幽的凉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腾起的火焰被灌入的清冽内力渐渐退去,她的身子如被巅池冰泉浇筑,一寸寸地冷了下来。

    烈焰退去,沐颜歌早已经没有力气,软倒在卫子陵的怀里。

    许久,听到卫子陵淡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们这样互相为难,又是何苦?”

    沐颜歌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终是没出口。若是有路可走,谁又愿意深陷囫囵?

    “呵,你可知道我今日是来做什么的吗?”卫子陵自嘲一笑,眸光一凝:“我是想将你带走的,可偏偏拿不住对错……”

    沐颜歌心思一动,抿唇不语。

    忽然,卫子陵猛地出手去点她的穴道,沐颜歌手腕一转,拦住他的手。

    过招之间,两人僵持。沐颜歌微微蹙眉:“你真是来带我走的?目的何在?”

    卫子陵浅淡的眸子藏了一抹深邃:“你若继续留在这里,他一定不会看着你怀孕生子,也不会将天棱镜交予你,而你想做的事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助你达成所愿。”

    “天棱镜在你手上?”沐颜歌手忽然紧紧攥了一下,触到卫子陵手腕入骨的清寒,她顿时一惊:“怎么这么凉?”

    卫子陵忽然出手,错开沐颜歌的手瞬间点住了她的穴道,“只要皇后娘娘随本王离开这里,不止天棱镜,你的那群女侍本王也一并送到你跟前!”

    沐颜歌心中苦笑,她为何总是摆正不了敌人与朋友的位置,难道只是因为他刚才耗费内力救了她?

    卫子陵眸中的深邃退去,不看沐颜歌,将她揽在怀里,飞身出了房间。刚到院中,夜行带着暗卫瞬间包围了冲出房间的那抹身影。

    “本王不介意与皇后娘娘一起死,若是夜大人愿意的话……”卫子陵瞥了一眼夜行,淡淡开口。

    夜行握着宝剑的手顿时一紧,他自然知道云王爷断然不会伤了皇后,可这人动机不明,深夜出现在此确实来得蹊跷,他绝不容许这种失职情况的发生。

    “放下皇后娘娘!”夜行冷喝一声,靠近卫子陵:“云王爷就是用这种行为来回报皇上对你的信任?”

    卫子陵嘴角扯出一抹冷嘲,淡淡道:“本王对皇上的忠心无需夜大人质疑,皇上有他不容置寰的立场,本王也有自己想守护的人!”

    沐颜歌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夜行顿时一惊,看了卫子陵怀中的女子一眼,立即道:“云王爷如今挟持的可不是寻常的女子,这后果不是王爷能担得起的!”

    卫子陵唇角勾起一抹微冷的笑意,淡淡道:“她再尊贵,若不是方才本王及时赶到,还不是一样性命堪忧。皇上能管天下之事,可未必能将自己的女人照料得不漏不遗。她从来都不是笼中鸟,她有自己的天地!”

    夜行脸色一白,身形一动,快若闪电对着卫子陵出剑。皇上下了死命令保护娘娘无恙,他自然不能任人带走她。

    “住手!”沐颜歌忽然开口。

    她知道卫子陵方才为她压制体内燃动的妖莲,内力如今早已经损耗无几,要恢复也不是一两日之功,自然挡不过夜行一剑。她心软也罢,妇人之心也好,至少做不到让夜行在她面前伤了卫子陵。她承认,方才那人之言,让她心底微有一丝触动。

    夜行顿时停住身形,就在这时,卫子陵忽然飞身而起,抱着沐颜歌向寝殿外飞去。

    夜行顿时大喝:“拦住他,不能让她带走少娘娘娘!”

    暗卫蜂拥追去,数道黑影顷刻间就出了凤章宫。

    沐颜歌听着耳畔呼呼风响,感觉清凉的风拂过面颊,带着丝丝清冷,吹起她散乱的青丝,她抬眼看向卫子陵,那宁逸如水的脸上却是无一丝表情。

    悄然垂下眼睫,沐颜歌遮住眼中的一抹复杂情绪。

    凤章宫内的动静惊动了周遭的护卫,顿时齐齐飞身对着卫子陵出剑。

    夜行清冷的声音响起:“云王爷挟持的是皇后娘娘,不准伤了人!”

    出销的宝剑顿时齐齐撤回,只对他形成包围之势。卫子陵却是寻机纵身一跃,已然翻出了宫墙之外。

    墙外早已等候多时的黑衣人很快便与追及而上的宫廷禁卫形成了剑拔弩张之势。

    沐颜歌想着他绝非是冒然之人,没有准备的话又如何来涉险?

    “可备好了车?”卫子陵对着身后问。

    “回主子,已经备好。”有人立即答话。“走!”卫子陵看也不再多看那堆人一眼,抱着沐颜歌转身。

    “颜歌,你最好吩咐他们住手,否则今日这些人都得死!”卫子陵从沐颜歌脸上移开视线,淡淡提醒道。

    沐颜歌眸中神色变幻,没有多余表情,转过头瞥了卫子陵一眼,对着那群禁卫吩咐:“都住手!”

    夜行及禁卫皆是恍若未闻,他本就懊恼方才不该听信娘娘之言住手,眼下还如何再放他们离开。他不敢想象,若是皇上知道娘娘随云王爷逃离,一定会疯了的。

    “启程!”卫子陵出手瞬间点了沐颜歌周身各处大穴,不再看她,抱着便飞身而起。

    夜行转头看向一旁之人,吩咐道:“速去禀告皇上!”话落,他一挥手:“跟上……寻机救出娘娘!”

    声音一落,百名人马齐齐追着卫子陵一行消失的方向而去。

    出宫走了不远便看到停在路旁一辆不显眼的马车,卫子陵抱着沐颜歌上了车,马车遂即如追云逐日般朝沉沉夜幕中驶去。

    不出沐颜歌所料一路顺畅地出了城,显然是早有筹谋,只是他的动机真的只是为自己重获自由么?

    她想伸手捋一捋额前的碎发,这才意识到竟是动弹不得,不由苦笑一下,她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呢?

    受制于人的滋味似乎不好受,沐颜歌抬眼看卫子陵,却见他依然面无表情的靠着车壁闭着眼睛,无奈道:“你到底要打算如何?别告诉我你如此大费周章真的只是为了博我一笑?”

    卫子陵神色忽然泯灭了一下,却仍是闭唇不语。

    沐颜歌闭上眼睛:“你能不能将我这穴道解了,反正我也不会逃走……”

    话落,等了半响,没听到卫子陵言语,也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她遂睁开眼睛,见那人低垂着脸探不到任何表情,淡淡一笑,闭上眼睛,再不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颜歌感觉身侧那人动了,车厢内掠过一丝异香,紧接着一颗药丸递到她唇瓣,伴随着他那清淡的声音响起:“吃了!”

    沐颜歌倒也配合,纵然不是心甘情愿,却也无可奈何。这人让她莫名的有种信赖,料定他不会害了自己。

    “这个药会让你一直昏睡,直到拿到解药。”卫子陵道。

    沐颜歌刚想问那解药会在何人之手,不料那药入口即化,让她脑中瞬间混沌,当即沉沉睡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