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执剑情长 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洞房花烛

作者:长沙鲁小肃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2-11 21:03:0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灭天归来当奶爸 我做警察的日子 太子宠姬:爱妃,往哪跑 恋爱账簿 丁见月历险记 莫与灵为伴 重生之寒门学渣 血族亲王:鸢尾未落 

    醉意涌上了心头,但心里一想到慕容秀清还在新房之中等着自己归去,墨轩便强打起精神,有一步三晃地扶墙而走,最后来到了自己的新房之前。在逼得自己慢慢地镇定下来之后,墨轩这就推门而入,屋门没有落锁,一下就被推开,而墨轩一进门后,就看到了正坐在床边等着自己的慕容秀清,那盖在头上的盖头都还没有取下,还要让自己亲自去掀开…

    “秀清…”

    看着那坐在床上的人,想着从今往后,那人便要成为了自己的妻子,墨轩的心里这才想起了今日的一幕幕,醉意也是立马清醒了不少,便在心中心道了一句,嘴上却是没有呼出声来,旋即就抬足起来,直朝着那坐在床上的人走去…

    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容秀清不放,直到来到慕容秀清的身边坐下,墨轩仍是偏头看着身旁的慕容秀清,却是感觉这一切就好像是做梦一般,一切好似那么的不真实。而只要自己伸手过去之后,眼前的一切、包括坐在自己面前的慕容秀清,都会在顷刻之间化作虚无云烟,随后马上就消散殆尽,不曾留下半分痕迹…

    这个念头自心中生出,墨轩顿时便是一惊,猛地闭眼起来使劲地摇晃着脑袋,使得自己又清醒了三分。再睁眼向着眼前看去之时,见到慕容秀清仍是端坐在自己的眼前不曾消失,墨轩这才知晓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境,也让其心中彻底地放心了下来。

    “秀清…”

    于是盯着眼前的慕容秀清,墨轩终是启齿轻唤了一声,也让慕容秀清听到了墨轩的呼唤,看来墨轩还没有喝得烂醉,也让慕容秀清心中一安,不至于为墨轩感到担心受怕,就怕墨轩会不胜酒力。

    不知墨轩三位新郎是如何与外边那些宾客畅饮喝酒的,也不知那些宾客竟然会要求墨轩三人不得使用内功化解体内的酒力,慕容秀清虽然知道墨轩的内功深厚,想来应是不会轻易喝醉。可“双拳难敌四手”,外边的宾客有那么多人,慕容秀清心里多少还是有担心墨轩三人会架不住宾客们的敬酒,就怕墨轩会喝成一个不省人事。

    不过此时听到墨轩在叫着自己,猜测着墨轩应是没有喝得太醉,慕容秀清也因此变得心安起来。只是自己一直在屋中等着墨轩回来,这盖在头上的盖头也一直不得以掀开,慕容秀清身为新娘,当然是不能自己揭开这盖头的,她就是想要为墨轩去盛一碗醒酒汤也是不能,所以只能赶紧与墨轩说道:“公子,秀清头上这盖头还没有掀开,公子快把它取走了,好让秀清去给公子盛一碗醒酒汤,也为公子去去酒力…”

    “哦、对!”

    听得慕容秀清这话,墨轩这才幡然醒悟,然后就要伸手去替慕容秀清掀开盖在头上的盖头,却被慕容秀清给发现,立马就将身子退后,又提醒着墨轩呼道:“公子,这盖头可不能用手摘下,得用那如意才行!”

    说着,慕容秀清伸手指向身边床头,墨轩顺着慕容秀清所指看去,才见到被摆放在床头的一只玉如意,正静静地躺在一面托盘当中,下面还有红色绸缎垫着。

    见着如此,墨轩才知道了那玉如意的用意,于是也无需慕容秀清多言,墨轩这就来到床头,将那只玉如意取来,又转身看向慕容秀清,小心翼翼地玉如意的一头探入到慕容秀清头上的盖头之下,将盖头的一角给轻轻地勾起,然后缓缓地将玉如意给抬起来,终是让墨轩见到了慕容秀清被盖头给遮掩住的容貌…

    只见精雕细琢的面容之上,一对大眼美目略带羞涩地看向自己,发现自己也在看着她之后,那对美目急忙地将目光转向别处,不敢与自己对视多看,而双颊之上已是升起了两朵红云,在屋中烛火的照耀之下更显娇美动人,直让墨轩在这一刻都看得心神痴迷,浑然忘了自己接下来应该要做些什么…

    “公子…”

    瞥见墨轩一直盯着自己的面容瞧个不停,这不禁让慕容秀清觉着更加地羞涩,也不知墨轩还要盯着自己看到何时去,慕容秀清只能忍不住地娇嗔了一声,才让墨轩从痴迷当中转醒了过来,眼眸当中也恢复了几分清明。

    见着墨轩回神过来,不再如方才那般一直看着自己,慕容秀清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也无多言,只是从床上站起了身子,走到屋中的桌前,又双手捧起了一碗汤药,这是在不久之前由府上下人送来的醒酒汤,此时都还是热的,墨轩喝下的话,正好可以给他去去酒力,也好暖暖身子。

    “公子,先喝了这碗醒酒汤,不然夜里酒劲发作起来,可是要难受的了!”

    捧着醒酒汤转身过来,慕容秀清嘴上一边说着,两眼却是一直盯着手里捧着的醒酒汤不放,好似唯恐会泼洒出来一般。

    而闻得慕容秀清此言,墨轩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今夜可是喝了许多酒,此时虽然还不曾觉着太过难受,但等到夜里的话必然会有所不适,这碗醒酒汤倒是送来的正好,喝下之后应该会让自己舒坦许多。

    心里念着这些,墨轩却是不见去将那碗醒酒汤接过来喝下,反而是来到桌前坐下,取来两只酒盏满上清酒,又看向慕容秀清说道:“这醒酒汤倒是不急着喝,今日是你我二人的大喜之日,我回来得迟了,但总算没有错过我们的洞房花烛。不如先让我们喝了这交杯酒,你等我也等了这么久,想来也是饿了许久,还是先吃上一些东西再说…”

    慕容秀清本来是想着不用喝这交杯酒,以免墨轩不胜酒力地醉倒,但看着墨轩还记着要与自己喝上这交杯酒,又怕自己饿坏了肚子,所以打算等会儿再喝那醒酒汤,其心中便是只觉一暖,索性就依了墨轩。将手中的醒酒汤放下,慕容秀清坐到了桌前,伸手接过了墨轩递来的一杯酒盏,面带含羞地看向墨轩,仍是不敢与墨轩直视太久。

    但要喝这交杯酒,二人可是少不了凑得太近,虽是已经有过太多与墨轩亲昵地经历,可今时毕竟不同往日,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与墨轩喝了这交杯酒,慕容秀清的心里还是不免觉着一阵小鹿乱撞。不过自己就是再为害羞,这交杯酒到底还是要喝的,慕容秀清索性也不让自己去多想,正巧墨轩端着酒盏凑了过来,又轻声与慕容秀清说道:“喝了这交杯酒,你我二人便是成亲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墨轩的娘子,我此生必定会好好待你…”

    说完,墨轩将手中酒盏一举,向着慕容秀清的身前伸去,也好让慕容秀清端杯从自己的臂弯之上穿过,喝上这一杯交杯酒。

    见此一幕,又听着墨轩与自己说起的这些话,慕容秀清心中不禁大为感动,也和墨轩说道:“秀清此生能嫁给公子,已是别无所求,只愿今生今世好好地陪在公子的身边…”

    话音落下,慕容秀清这就端着酒盏从墨轩的臂弯之上饶过,又将酒盏送回到自己的面前,只待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可看着慕容秀清将要饮下那盏交杯酒,墨轩却是不肯让她就这么喝下,反而是面带微笑地轻轻一拉,直将慕容秀清手中的酒盏拉远了些许,才与慕容秀清轻声说道:“你之前可以称我为‘公子’,可难道今时今日,你还要一直叫着我‘公子’么?”

    闻言顿时一愣,听得墨轩这话说来,慕容秀清不由得怔怔地看向墨轩,片刻之后才是明白了墨轩这话的话中之意,面上立马就羞得通红。深深地埋下螓首,慕容秀清不敢看向墨轩,不敢让墨轩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但墨轩都已是这么说了,慕容秀清也心知自己这个称呼以后不能再用,当是要换上另一个称呼才是,可那个称呼,自己一时半会儿之间又如何能够说出口来…

    不过那样的称呼,以后总归是要叫的,慕容秀清当然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心中索性也没有顾忌,但仍是不敢大声地冲墨轩叫出来,只能深埋着螓首,又声细如蚊地冲墨轩轻唤了一声:“相公…”

    “娘子…”

    也朝慕容秀清唤了一声过去,看着慕容秀清闻声之后渐渐地抬头起来看向自己,墨轩含情脉脉地看向眼前的慕容秀清,二人就这般注视着彼此许久,也没有多言半字,随后就将手中端着的交杯酒送到了自己的唇前一饮而尽,在喝下了这交杯酒后,二人今生今世也就不会再分开…

    像这样的一幕,在别处也同样地发生着,叶子与小不点儿,张铎彪与任雪岚,都先后与彼此喝过了交杯酒,从今往后也真正地结为了夫妻。

    待得将手中的酒盏搁下,慕容秀清却见着墨轩也如自己一般将酒水喝得个干净,她担心墨轩会因此而醉倒,不禁急道:“相公晚上已是喝了那么多酒,怎地还一口气喝了这么,要是醉得不省人事的话,又该如何是好?”

    见着慕容秀清这么关系着自己,墨轩却是不以为然地一笑,便答道:“那些人之前不让我用内功化解体内酒力,故此还有些醉醺醺的,可既然此时喜宴已是结束,这点儿区区酒力,又如何能难得倒我?”

    说完这话,墨轩这就开始运转着体内的内力,要将那么酒力给化解而去。是以也没等上多久,就见到墨轩的头顶与背部冒出了阵阵的水气,然后就过了一会儿,但见墨轩停下了运功,便睁眼看来,其双目之中已是完全地恢复了清明,不再有半分醉意,看起来就好像是从未喝过酒一样。

    “相公这就无事了?”

    但看着墨轩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化解去了体内的酒力,慕容秀清还有些不敢相信一样,这就朝着墨轩问去一声。

    “当然!”

    张口答了一声,墨轩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觉得体内的不适已经全然不见,但目光还是落在了桌上的醒酒汤上。这是慕容秀清为自己准备的一番心意,墨轩当然不会辜负了慕容秀清为自己准备的醒酒汤,于是还是将那碗醒酒汤端起来饮入了肚中,温度倒是不凉不烫的刚刚好。

    墨轩喝完了醒酒汤,将汤碗给搁了下来,发现慕容秀清正盯着自己发愣,不由得一笑说道:“你看着我干嘛?还不快些吃点东西,饿了一晚上了,也不知道自己偷偷着吃点儿,非要等着我回来才说,你可真是…”

    一听墨轩此言,慕容秀清顿觉一阵不好意思,也不见她答话,只是乖乖地拾起竹箸吃着桌上的酒菜。而墨轩,就这么坐在慕容秀清的身边静静地看着,看着慕容秀清吃着酒菜细嚼慢咽,一直等到慕容秀清吃饱了之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竹箸,却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见着慕容秀清有些不知所措地样子,墨轩瞧得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取来了一柄剪子,又挑起了慕容秀清的一缕秀发一刀剪下,随后又剪下了自己的头发,再将二人的头发绑在一处,放在一块小布里边包好了之后,二人从此也就成了同床共枕眠的结发夫妻。

    看着墨轩在自己的面前做完了这些,慕容秀清心里便是一阵美滋滋的沁甜,可不想自己下一刻竟是被墨轩给拦腰抱了起来,这可是将慕容秀清给吓了一跳,手脚一阵挥舞踢腾着想要下来却是不行,只能被墨轩这么抱着,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床前走去…

    此时,心里仿佛已是知晓了接下来会要发生什么一般,慕容秀清的俏脸已是羞得血红无比,双手捂着脸颊不敢让墨轩看见,随后就被墨轩轻轻地放在了床上,霓裳轻解过后,一道火热的身躯也压了上来…

    ……

    一笑喜相逢,似嫦娥,下月宫。丹山念夜鸾求凤,天台路通,巫山簇峰。柳稍露,滴花心动。正情浓,鸳鸯枕上,又被五更钟。

    .。m.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