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混在豪门泡妞的日子 正文 第127章花开麻辣警花3

作者:卡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7-07-18 12:51:59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总裁大人嫁到 绝世医圣 都市之异界传说 小和尚的女总裁 假如记忆里没有你 贪欢成瘾:总裁,你轻点 独宠萌妻 极品全能邪少 

    她那诱人的体香让罗天罡的热血升腾,他把两手伸了过去,轻轻抓住了她的两只乳房,恣意的抚,摸着。她赤裸着的身体,给了他充分游戏的空间,那白如凝脂的细嫩的前胸,硕大饱满的乳房和滑润的乳沟,真让人想到了欧洲新文化时期的圣女的形象,他亲吻着她的耳垂,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一圈一圈的画着,这种撩拨使她的情绪也高涨起来,她伸手下去揉,捏着他的下身,他那不安分的下体在她的手指中慢慢的亢奋起来。

    抽,插一阵后,两人的yu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於男贪女渴的春情,鸡巴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陈彤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 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陈彤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淫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鸡巴,浸湿了罗天罡的淫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罗天罡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淫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鸡巴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 .没力气了……哼……唔……〞陈彤两手搂着罗天罡的颈子,右脚放在椅子上,左脚被他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罗天罡健壮的身区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哎……平……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接连数百下的抽,插实在令陈彤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罗天罡见她那一副吃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於是他伸手将陈彤放在椅子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

    陈彤这时就像是母猴爬树般,两手紧搂着他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罗天罡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罗天罡的身上,又粗又长的鸡巴,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小穴中,罗天罡健壮的手必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这一种姿势……插死妹妹了……哼……顶……哦……大鸡巴……喔……喔……〞 原来就yu火高张的陈彤,在被他特别的姿势和强壮的鸡巴,刺激的yu情氾滥,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款摆着,由於陈彤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大龟头重重的顶入子供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觉得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呜……〞罗天罡看陈彤要泄身,忙将身一伏,压在陈彤的身上,伸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抽,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

    〞唔……好大鸡巴……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 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陈彤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粉脸不断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椅子,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yu飘飘,魂飞九天,突然……

    〞哎……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 快……再用力顶……哎……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淫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罗天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中,将大鸡巴留在了小骚穴里面,一边等着陈彤恢复体力,一边享受起两人的耻骨贴在一起的美妙的感觉。

    她的私处的芳草又多又柔软。小腹有点鼓胀,屁股又圆又大,非常之有肉感,富弹性。最好的是她全身上下都柔软滑腻,摸上去好像摸丝绸一般,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罗天罡又一次深深进入陈彤的领地,他深深插入她体内,随着他速度的加快,她更加狂野。

    “哦……哦……太美了……哦……哦……插……插……哦……好……”

    陈彤又开始淫叫了:“哦……亲爱的……哦……我的穴好热……哦……好……充实……坏蛋……哦……亲……亲坏蛋的大鸡鸡……哦……插得我好舒服……哦哦……哦……我受不了了……哦……哦……用力……哦……对……好……哦……乖坏蛋……狠狠地干我热热的骚穴……哦……哦……要射在里面……哦……里面……”

    罗天罡的手滑到陈彤柔软纤细的腰部,按住她又白又胖的肥臀。陈彤痛苦地翻腾着,呻,吟着,罗天罡挺动屁股向上猛戳陈彤火热的肉洞。“再快点,坏蛋!再快点,用力插我的骚穴!插烂了最好,哦!”

    陈彤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又湿又热的淫户紧紧地吸住罗天罡的肉棒,屁股的颠动简直要把罗天罡的灵魂摇出窍一般。

    陈彤低垂着头,披肩的长发凌乱地垂下来,拂在罗天罡身上,弄得罗天罡痒痒的。嘴里不断地喷出热气,全部打在罗天罡的胸口上。她胸前的魤团肉块随着身体的颠动按相反的方向划着圆圈,一颠一颠地,看得罗天罡口乾舌燥,禁不住伸手握住它们,用力地揉搓起来。

    “哦……插……插死我……哦……哦哦……我喜欢被坏蛋插死……哦……哦……坏蛋……插得好……哦……哦哦……我的穴要被你插烂了……哦……哦哦……我的穴好热……噢噢……坏蛋的鸡巴插在穴里的感觉真好啊……哦……哦……再快点……哦……用力……哦……我的骚穴要被坏蛋插坏了……”

    罗天罡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戳都可以深入陈彤的子宫。

    陈彤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淫声秽语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罗天罡用力揉搓陈彤丰,满的乳房,用力左右拉动,手指使劲揉,捏陈彤尖尖俏立的乳头。陈彤的小腹肌肉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了,身体也已经在开始痉挛,淫道里闹得天翻地覆,淫壁剧烈地蠕动,紧紧得箍住罗天罡的肉棒,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罗天罡的肉棒。

    “哦……哦……哦……哦……呜呜……噢……噢……哦哦……我要来了!哦……哦……”

    陈彤身体抖动得厉害,她伸手下来,随着罗天罡有力的抽,插,用手指捏着自己的淫核。“用力……用力……用力!……插死我了……坏蛋……哦……你要插死我了……哦……哦……宝贝……哦……插得好……哦……哦……坏蛋……坏蛋……再大力点呀……哦……哦哦……我好快乐……生了个好坏蛋……哦哦……好……哦……好舒服……哦……太美了……哦……哦……”

    罗天罡此时对陈彤的言语早就充耳不闻了,只知道猛干陈彤那又骚又热又湿的淫穴。“插死我!……插我!……插我!……坏蛋……哦……哦……我……不行了……哦……哦哦……我要来了……呜……呜……哦……坏蛋……我好舒服……哦……哦……我忍不住了……哦……哦……哦……哦……我来了……哦……我泄……泄……泄……泄……了……”

    “我的也来了!……姐姐!……姐姐!……坏蛋射给你!……哦……坏蛋要射进姐姐的子宫里!……”

    罗天罡喘着粗气,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陈彤的淫道在剧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迅速包围了罗天罡的肉棒,罗天罡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快速抽动了几下,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几乎连淫囊也一起插进去了,龟头直抵子宫口,然后罗天罡才勃然喷发。

    浓密粘稠的精液一股脑儿全部打在陈彤的子宫口上,放射的快,感令罗天罡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只有肉棒在下意识地一发一发地喷射出浓密的精液。陈彤身体极度地痉挛,脸涨得通红,紧紧地搂住罗天罡,下体不住地耸动,与罗天罡抵死缠绵,不放过罗天罡射出的每一滴,彷佛要把它们全部吸收入子宫般,淫道口的肌肉一放一收,竭力榨干罗天罡的所有存货。

    陈彤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高举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紧紧缠绕住杨小天的腰臀,柳腰款摆,粉胯挺动,纵情逢迎,纵体承欢,她突然浪叫着脚尖绷得笔直,丰,腴雪白的胴,体急剧颤抖,甬道美穴嫩肉紧缩痉挛,春潮泛滥喷涌而出。

    罗天罡正全力地撞是击冲刺,沉醉于麻辣的陈彤此时淫荡风骚的媚态,被熟美陈彤喷射出来的春水这样在蘑菇头上面一激,再也把持不住,腰眼一麻,大鸡吧在陈彤的美穴甬道深处急剧地膨胀剧烈地抖动,然后好像火山爆发一样,滚烫的岩浆猛烈喷射出来浇烫在陈彤的花心嫩肉上,烫得陈彤再次胴,体颤抖痉挛着攀上了情yu的高峰……

    罗天罡和陈彤躺在洗发上,她好像整个身体都散掉了那般,动弹不得;“姐姐姐姐,刚才你舒服满足吗?”

    罗天罡爱抚着陈彤丰,硕雪白的乳峰,软语温存道。“小坏蛋,我从来没有品尝到如此美妙舒爽的滋味了,你真是太棒了!”

    陈彤抚,摸着他宽阔强壮的胸膛,眉目含春地呢喃道,“小坏蛋,肯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吧?”

    “哦?姐姐姐,你怎么知道的呢?”

    罗天罡笑道。“你这么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而且……”

    陈彤趴在他的耳朵旁边,娇羞妩媚地低声说道,“而且还这么厉害,肯定有许多女人喜欢你的!对吧?”

    “那如果是这样,姐姐姐姐会不会吃醋呢?”

    罗天罡抚,摸着陈彤光滑柔软的小腹,调笑道,“我很厉害吗?”

    “人家才不吃醋呢!”

    陈彤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媚眼如丝地娇嗔道,“人家才不厉害呢!你那么胸猛粗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说你如狼似虎还差不多!”

    罗天罡大手抚,摸上陈彤玉腿之间湿漉漉的肥,美柔嫩,咬着她白皙柔软的耳朵调笑道:“其实姐姐真的好厉害的,这里的吸力仍然惊人啊!比少女也毫不逊色哪!”

    “哪有啊!小坏蛋,胡说八道的!不要说了,羞死人了!”

    陈彤娇羞无比粉面通红的呢喃娇嗔道。罗天罡哈哈大笑道:“其实,我最喜欢姐姐这样娇羞妩媚的模样了,真的看不出来姐姐平时端庄娴静,刚才却那么放浪柔媚啊!真是外面是淑女,洗发上是荡女的极品女人啊!”

    “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要说了!”

    陈彤愈发羞赧无比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娇嗔着。罗天罡咬着她的耳朵坏笑着低声说了一句话:“不知道姐姐下面的小嘴吸力大?还是上面这个樱桃小口吸力大呢?”

    “你坏死了!人家不理你了!”

    陈彤羞赧无比地娇嗔着,芳心却如同小鹿乱撞……

    “来嘛!好姐姐,好宝贝,给我吹一回箫吧!”

    罗天罡不依不饶地按住陈彤。“我才不呢!小坏蛋,讨厌死了!”

    陈彤不依地扭动着胴,体,不肯就范。

    罗天罡索性骑在她的酥,胸上面,斗志昂扬地寻找着她的樱桃小口,陈彤娇羞慌乱地扭动着头,躲闪着他雄风再起的大鸡吧,被他肆无忌惮地碰触着下巴和脸颊,狂乱刺激得她粉面更加通红滚烫起来,几次被他顶住了她柔软的樱唇,险些直接顶撞进来,陈彤又羞又急地伸出芊芊玉手握住他硬邦邦的大鸡吧,阻止他的肆意骚扰和侵袭。

    “好姐姐!帮我吹一次萧吧!”

    罗天罡不依不饶地顶在她雪白柔嫩的酥,胸上面,揉动着丰,硕饱满的玉乳挤压着他的大鸡吧,巨龙在波浪汹涌之中穿梭耸动。“小坏蛋,不要啊!”

    陈彤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刺激得樱桃立刻充血勃起,丰,硕雪白的玉乳泛起了诱人的粉红色,紧接着“呜呜”着,被罗天罡按住了象牙雕刻的颈项,无法扭动,硬邦邦的大鸡吧终于顶住了她柔软的樱唇和紧闭的贝齿研磨着,进入她温暖湿润柔软爽滑的樱桃小口只是时间的问题了,陈彤粉面憋得通红,鲜艳湿润的樱唇已经开始毫无距离地被迫亲吻他硬邦邦的大鸡吧了。一只禄山之爪肆意抚,摸揉,捏着她丰,硕雪白的玉乳,波浪汹涌,变换着各种形状;另一只色手抚,摸揉搓着陈彤丰,满浑圆的大腿,径直探进玉腿之间,抠挖着湿漉漉的肥,美柔嫩沟壑幽谷,极尽挑,逗撩拨之能事。

    陈彤被他亲吻吮,吸着她敏,感的耳垂,樱桃充血勃起的更加突出,胴,体的反应已经背叛了她的内心,情不自禁地分开玉腿,任凭他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yu更加为所yu为,胴,体深处不由自主地痉挛着,晶莹剔透的春水已经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陈彤发出一声动情的呻,吟,因为罗天罡忍不住挺身猛烈地插入到底。“好老婆,好姐姐!”

    罗天罡淫笑着大力耸动,猛烈撞击。

    “小坏蛋,你坏死了!都是你把人家从一个麻辣警花变成了淫娃荡妇了!啊!轻点啊!太深了!太大了!啊”陈彤媚眼如丝地瞪了情郎一眼,情不自禁地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高举起两条修,长玉腿腾空而起,紧紧缠绕住他的腰臀,将自己丰,腴圆润的胴,体的整体重量压在情郎的大鸡吧上面,分开玉腿,扭动柳腰,挺送粉胯,纵情逢迎,婉,转承欢……眼见陈彤如此放浪淫荡,罗天罡狂吻着陈彤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丰,硕雪白的美妇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再次将陈彤推入淫yu的深渊。

    被罗天罡刚才趁火打劫的挑,逗撩拨,陈彤已经春心勃发,此时此刻再次真枪实弹地短兵相接,愈发刺激爽快,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罗天罡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罗天罡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扭摆着迎合着罗天罡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罗天罡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罗天罡的身体,随着罗天罡的抽,插撞击,自秘洞中汩汩而出的晶莹剔透的春水,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罗天罡兴奋得口水直流,yu火高涨。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两人已经回到洗发上翻滚折腾,罗天罡抱住陈彤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陈彤的脸更是红如蔻丹艳若红霞,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春情荡漾。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巨龙深入,陈彤只觉情郎的一根巨龙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小蛮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陈彤玉,体感到无限的快活,仿佛感觉二十多年都白活了,心里却想起来今天彻底背叛了自己麻辣,彪悍的麻辣警花形象,失去节操,两串晶莹的泪珠滑下脸庞,身体却在yu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弄。内心的羞赧和身体的放,荡集中起来,愈发刺激得陈彤快,感连连,不能自制。

    陈彤虽然心里自我安慰地说着:“…这么舒服!…就算是放弃生命,也值了……”

    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情不自禁地渐渐的加快了动作。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巨龙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到快,感,渐渐的,陈彤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娇喘吁吁,口中的嘤咛呻,吟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淫yu的追求外,也顾不上其他。

    只见她双手按在罗天罡的胸膛,起落丰臀,挺动粉胯,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飘逸,胸前丰,硕雪白的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涌起阵阵乳波荡漾,看得罗天罡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她雪白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陈彤眉目含春,娇喘呻,吟。

    罗天罡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陈彤丰,满雪白的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她丰,腴滚圆的粉臀上下套,弄,双手更在另一只美乳处来回搓揉。陈彤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我……”

    两手死命的抓着罗天罡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罗天罡的腰部,浑身急剧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罗天罡的巨龙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像小嘴一样紧咬着巨龙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罗天罡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春水洪流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浇得罗天罡胯,下巨龙不停抖动。

    “好姐姐,我给你了啊!”

    只听罗天罡一声狂吼,感觉自己好像快意至极,忍不住纵声大叫,胯,下一挺,紧抵住陈彤肥,美柔嫩的花心深处,双手捧住陈彤丰,腴滚圆的粉臀一阵磨转,火山爆发,将一股浓稠滚烫的岩浆喷射入了陈彤的体内。

    经过绝顶高朝后的陈彤,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罗天罡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沉醉在泄身的高朝快,感中,娇喘吁吁,yu仙yu死。

    “坏蛋,人家真的快乐的要死了!”

    陈彤依偎在情郎的怀里,媚眼如丝地娇喘呢喃道。“好姐姐!你这里真是太美太柔嫩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