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巴顿奇幻事件录 LII 18 泄漏

作者:扎药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9-04-16 00:13:39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鬼怪的那些事 古剑迷踪 抵死不说我爱你 通天武尊 后宫娱乐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扎克面前的冰淇淋在融化。乳白的粘稠物质顺着杯子的边缘缓慢的下滑。

    扎克把杯子推给了麦斯,对方欣然的接受了。

    “我和塞姆谈到过共和异族成长的问题。”麦斯不是期望扎克猜么,这就是扎克猜的东西,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着重看属于丝贝拉阵营的麦斯怎么反应吧,“成为共和异族的巫师,本身因为是巫师,拥有力量,所以会忽视共和异族本身的成长。”

    麦斯消耗冰淇淋的方式,有点儿让扎克……无语。麦斯的舌头,重复的出现在扎克的视野中,和冰淇淋的容器贴合、挤压、拖拉……

    老实说有些恶心。

    扎克尽量无视,“但巫师终究只是过去的生命形式,共和异族才是现在的生命属性。是生命,就必须满足生命成长的需求。所以我觉得不止是塞姆,派斯英的丝贝拉也在寻找平衡巫师和共和异族生命的平衡,探索让自己成长的方式。”

    麦斯舔完了一杯冰淇淋,开始对付扎克推过来的这杯。

    让人无语的进食方式变的更糟糕了——由于扎克的这杯有些融化,冰淇淋并不算是完整的固体,在麦斯的舌头不断的污染扎克的视觉时,听觉也被侵略。

    ‘吸溜吸溜,吸溜吸溜……’

    “停下。”扎克伸手把被舔到一半的冰淇淋送麦斯嘴下拿走。

    “干嘛……”麦斯对着扎克眨了眨眼,似乎毫无自觉。

    “你吃东西的样子太丑了。”扎克回答。

    仿佛有一声倒吸气的声音从麦斯的喉咙里发出,他的眼眶也睁大了,看着扎克,“这太伤人了!”

    “让你继续吃就是伤害我。”扎克招了手,让唯一的一个服务员来把东西撤下了。

    麦斯咕哝了一句,“我付钱了。”

    扎克没理。扎克其实在执行新的处事方针——要是以前的扎克是不会在乎对方不雅行为的,扎克认为自己的绅士利益是自己修养的体现,没必要强求别人。

    不过现在,扎克已经过了对所有人都温柔体谅的阶段。‘我已经满足你的小算盘,用我来猜的方式免于你被丝贝拉责备,那我就不用在容忍你那难看的吃相。’

    这就是扎克的想法,让想法变成行动,就有了现在的情况。

    “共和异族成长,塞姆对我讲解过。”扎克继续了,“被供奉,修炼,进食。修炼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进食。”扎克看着麦斯再次叫了服务员过来,有点了些东西,只皱了下眉,暂时没发作,“也不值得多说,巫师成为共和异族的鬼和吸血鬼搭配,本来就是为了避免吸血鬼和圣主信仰关于灵魂的矛盾,丝贝拉不会自己找麻烦的制造这种矛盾。那就只有供奉了。”

    这店里提供的所有食物,都是事先准好的,所以麦斯再次点的东西很快上来了。不是冰淇淋了,是冰。

    扎克看着麦斯捏着个勺子,瓦出一大勺带着冰渣的事物塞入嘴里。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你很害怕和我谈话么。”扎克突然提问了。

    麦斯的动作一滞,已然暴露了他的真实心理被人说中了。麦斯再次把勺子放到嘴里,不敢看扎克,“对不起,如果我找个事情做,只是看着你的眼睛和对你话,我是会害怕。”咔嚓咔嚓。“你是巴顿最值得害怕的人,而我们,严格的说,丝贝拉手下的所有巫师,都是来巴顿的避难者。虽然你对我们一直很好,但依然……”

    这到可以解释麦斯执着的要进食的原因了。

    扎克叹了口气,算了,再次小修改一下自己处事的方针吧——对绝对弱势的人,就别在乎公平了,能多温柔就多温柔好了。

    不再阻止麦斯平衡他自己心态的进食,扎克继续的,“巴顿的东南部,有很多共和移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离开共和的,但因为共和政府排斥异族信仰而离开他们故乡人类应该是有的。”

    扎克顿了一下,看麦斯明显开始加快的进食速度,知道自己的猜测在正确的方向上,“我猜布米要找‘将军’谈的事情,就是这个,丝贝拉想要那些对‘共和神’还保有信奉之心的共和人类。但‘将军’的主要活动空间就在东南部,派斯英自从和给标上了‘印安’标签,又刻意引发了巴顿文化仇恨的社会问题后,派斯英相对于巴顿的整个社会环境,有些独立。丝贝拉如果想要在东南部做事情,必须和‘将军’商量好各自的条件,以保持和谐。”

    果然,麦斯进食的空隙,“不仅仅是印安文化在巴顿社会中独立,还有诺菲勒。”麦斯在做他该做的事情了,含蓄的引导扎克继续往正确的方向前进。

    扎克浅绿色的眼稍微偏转,片刻的思考后回到麦斯身上,“‘将军’代表了托瑞多,属于魔宴吸血鬼。而诺菲勒是和巫师结盟。巴顿的所有关系的和平都是因为我的维系。”这不是自夸,是事实,“诺菲勒从来到巴顿开始,就在我的安排下和巫师进行了绑定。最大限度的削弱了诺菲勒原隐秘联盟的意义。”看着麦斯,“丝贝拉是想让通过诺菲勒和‘将军’的交涉,重新调整派斯英的势力重心,将诺菲勒推到前面吗?”

    扎克的意思很含蓄。举个例子大家就懂了——我们只要提到派斯英,最先想到的就是丝贝拉所代表的巫师,对么。因为丝贝拉在派斯英经营的时间更长,也因为诺菲勒习惯在‘地下’行动。给人的感官就是巫师在主位,诺菲勒只是辅助。

    而此刻按照对话的进程,那就是丝贝拉要和‘将军’谈东南部的共和人,直接受益的自然是成为了共和异族的巫师们,巫师鬼能够得到成长变的更强大。然后长久来看的受益者,还是诺菲勒这些吸血鬼,毕竟巫师鬼和吸血鬼的组合,就是为了填补吸血鬼在完全体后的需求。

    所以在巫师和诺菲勒都是受益者的情况下,丝贝拉是可以完全自己去和‘将军’交涉的,对吧,反正现阶段大家都是认可巫师在派斯英占主位。

    可是丝贝拉让布米·诺菲勒去交涉。

    受益的偏重可能就因为这个交涉者的不同发生转移。交涉的立场可能也一样发生转移。

    派斯英的巫师主位会因为对话的是两个吸血鬼而变成现在的魔宴的托瑞多和前隐秘联盟旧部诺菲勒的交涉。

    印安文化、共和异族的信仰,这两个因素,在两个由扎克维系起和谐关系的吸血鬼对话的时刻,在同时被削弱。一件可能引起社会问题的交涉变成吸血鬼族群内部的氏族事务。

    麦斯快速的撇了眼扎克,“恩。”继续咔嚓咔嚓。

    扎克点了下头,随即笑了一下,难怪布米那么强调交涉的平等——说扎克太强,死守不和扎克透露消息的坚持只和‘将军’谈。

    是吧~要是布米真的和扎克谈了,扎克恐怕第一句话就把丝贝拉的派斯英重心转移拆穿了。

    于是,问题也来了,扎克略作整理后,看着一份冰已经见底的麦斯,抬手替麦斯点了新的冰食——温柔,“把诺菲勒推到前面,我没有意见,但为什么?”扎克是觉得这种事情要自己来做,托瑞多和诺菲勒的友情不会因为扎克身处魔宴而被无视,扎克是一定会保住诺菲勒氏族的,扎克此刻好奇的是,为什么丝贝拉走到自己前面了。“我一直在等机会,让诺菲勒氏族彻底安心存在的方式。只是我还没看到这机会出现,丝贝拉这么做,是看到了什么我没看到的机会吗?”

    麦斯又了新的食物,动作很持续的继续进食,只是脸色,有些无奈了,“你要猜……”

    呃。说起来麦斯确实是弱势群体,但这弱势,应该有一大半是他自己导致的。也太畏首畏尾了!难怪自己爱人卷入事件,白白牺牲都无法……算了,不提了,毕竟最后大家都是受益人。

    倒是,这是否就是这个麦斯现在坐在扎克对面,将丝贝拉的计划泄漏给扎克的原因?他太没有安全感了,在尽可能的抓住任何他能碰触的强大存在,提供些许被需要的安全感。

    “你慢点吃。”值得同情的人,扎克提醒了一句,然后回归正题,“那我继续猜一下吧。”

    扎克浅绿的眼睛侧向了冰店的窗外,没有聚焦向任何事物,只是单纯的思考。

    视线收回,“是瑞默尔。”扎克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丝贝拉所代表的巴顿巫师,在中部巫师家族阴谋暴露后,已经在通天塔中和瑞默尔的研究合作中,成为了劣势位。”

    记得吧,丝贝拉为了重新讨好瑞默尔,消除中部的巫师家族泄露了通天塔中的魔法-巫术联合研究,还收走了疗养院的所有巫师灵魂,送给了瑞默尔做研究。

    优势方式不需要向劣势放表达诚意的。高低已经很明显了。

    扎克平缓的继续,“瑞默尔借着史密斯,又弄到了克制共和异族的药物,这件事你们派斯英应该不会完全没有察觉吧。伊芙不管弄什么,都是为了研究需要,恐怕现在的通天塔里,正在研究的就是怎么让吸血鬼克制共和异族。”扎克皱了下眉,“瑞默尔恐怕就着派斯英的低姿态,已经强行占领了两者之间的绝对高位,在不掩饰的炫耀对现在巴顿巫师的压制力。”扎克的结论是,“本就是因为研究而达成合作的瑞默尔和派斯英巫师,现在丝贝拉要平衡这不对等的关系,只能将和瑞默尔对应的吸血鬼,诺菲勒推出来。至少在东南部完成交涉的是诺菲勒,瑞默尔被诺菲勒拦着,就无法干预丝贝拉这些巫师鬼成长、变强大。”

    麦斯很急切的点头了。

    “这样的话,整个事情就单纯的变成瑞默尔、诺菲勒、托瑞多三个吸血鬼氏族之间的事务。”扎克歪了下头,“诺菲勒为了自己的搭档巫师鬼变强去找托瑞多(‘将军’)获取共和人的信奉,而巫师鬼需要变强的原因是瑞默尔为了维持自己在研究领域的压制,在进行对共和异族克制的研究。”

    麦斯似乎松了口气。

    扎克看了眼麦斯,继续总结,“三个全是隐秘联盟旧部氏族,魔宴的属性在这事件中被剔除,这就是单纯的隐秘联盟事务。”

    麦斯补了一句,“还是你习惯的事物——协调隐秘联盟内部氏族和其它异族的关系。”

    扎克再次挑了眉,“就像我挑拨了狼人和巫师的关系,我用吸血鬼的血让其它异族争夺生活空间。最后都是让隐秘联盟吸血鬼受益?”扎克这么说的原因是——“隐秘联盟不像魔宴那样宣称绝对的高位,但用各种事务保证吸血鬼是最大的受益者。”

    麦斯再次点头,也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勺子,对着扎克,“丝贝拉就是这样想的,只要把诺菲勒推出去,以隐秘联盟的习惯,最终一定会保住吸血鬼的权益。也就是诺菲勒的未来。如果只是为了巫师鬼的成长,你可能会因为吸血鬼的身份,进行压制,阻止共和异族在联邦获得成长的可能,就像你曾经在隐秘联盟做的那样。但一旦这是为了诺菲勒氏族的未来,你就会支持。最终一定会保住吸血鬼的权益。也就是诺菲勒的未来。如果只是为了巫师鬼的成长,你可能会因为吸血鬼的身份,进行压制,阻止共和异族在联邦获得成长的可能,就像你曾经在隐秘联盟做的那样。但一旦这是为了诺菲勒氏族的未来,你就会支持。”

    扎克开始点头了,“聪明,隐秘联盟除了被故意放在最高位置的凡卓外,其它氏族都摆在了平等的位置。以这个模式,我也不会让瑞默尔难看,我会让‘将军’的托瑞多会在瑞默尔和诺菲勒之间找到一个让两方都满意的位置,既满足两方的需求,也不会让丝贝拉成为受害者。”

    “最后的最后,如果这事情被魔宴硬是要插手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