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美食诱获 爱恨情仇苦纠缠 第1270章 坚韧生命

作者:人一介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4-16 00:15:3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莽莽仙程 司空剑魔传 双世夫人:娘子要出逃 天下盟主:废柴大小姐 天启王座 惊天剑主录 万古信仰 神医喜多多 

    起初,百里良骝非常担心,如果听不到那个老头儿说的是什么,万一中间发生点儿问题,他就来不及反应,会让基甸陷入险境。

    那可是他费了不少劲,才最后拯救成功,而且给他安排了重要任务,成为三士一人团的重要成员。

    他的责任,比亚伯和保罗三世甚至更重,他是对所有特遣队成员还有将来他们所到之处的民众传扬真道的干将。

    从百里良骝那个角度看,相比他们的任务和目标来说,基甸这个人的职能是不可少的,而且还必须是他去完成。

    否则,他百里良骝就不算完成造物主的旨意,等于没有完成造物主给他的任务。

    可是二人一聊起来,百里良骝就没有了那个担心。

    原来,老头儿的悄悄话儿,比接通了扩音器的音量还高二倍。

    而基甸呢,本来他的声音既不高也不低,就是一个优秀传道人的声音,跟你近在咫尺说话你也不觉得吵,距离你两公里,你也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基甸是军牧,给几万人讲道,是家常便饭。

    那个时候,还没有扩音器,讲道的音量,全凭自然发音。

    作为一个好的传道人,声震原野,余音绕梁三日,是基本的要求。

    所以,基甸的声音虽然听起来貌似没有老头儿那样如霹雳,却更有穿透力。

    所以,二人的私密叙旧,就被包括那些在无前二号上的二千多人在内,所有人顺便听了去。

    众人听了基甸的问话以及凯威三十三世的回答,都在内心深处升出一股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感觉。

    百里良骝就是心中一乐,基甸啊,你可够直接的!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吧?你就那么确信他还记得你跟他说的是什么?

    如果都忘了,更没有那个要遵行的心志,你该多尴尬?

    保罗三世则在心中暗暗点头。

    嗯!就是这样,不愧为是我按立的保罗四世!

    “务要传道”,不就是应该这个样子吗?

    你不是政治家,也不是经济学家,你只有一件事,就是要传讲天国来的真道。

    而真正负责任的传道人,不但要传讲纯正的真道,还要注重你传道的效果。

    那就是你在有机会的时候,就要检查你的传道的后果如何,看看你讲的东西,在听道人心里是否扎了根。

    而最直接最有效的检查方法,就是看他们结没结出新生命的果实。

    基甸的传道听众与众不同,都是海盗。

    在世人眼里,他们罪大恶极,很不好惹。

    但是他们在真道面前,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罪人。

    既然是罪人,责任就一样,就是接受真道,悔改认罪,认造物主为救主和生命的主人。

    如果不信造物主,他的罪已经定了,就是在末世受审判,被造物主惩罚。

    至于那些海盗本来就穷凶极恶,可能更加凶残地逼迫传道人,杀死他们,那已经是不言自明。

    好在每一个传道人都做好了殉道的准备,那个为真道舍命,反而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最好奇的就是亚伯。

    他这个义人,有一颗淳朴的心,就是把最好的东西献给造物主,但是他除了把那只最好的羔羊献祭以外,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就遭到了大哥该隐的谋杀。

    他本来已经死了,幸亏百里良骝将他救了,这位人类历史上第一位义人才能继续活着。

    不过他以后的生活环境有些特殊,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无前一号,所以他也就不知道世人的状况。

    他看到刚才还参与两家船队打死打活的战斗,动不动就死人的情景,他们三个人当中最年轻的基甸一家伙就跳了过去!

    那个地方,绝对比他面对大哥该隐那个田野还危险十倍!

    原来后世的人传讲造物主的真道,会冒着如此巨大的威胁,时刻都会丢掉生命。

    他在赞佩这些后起之秀的时候,也问了一下自己,如果需要,自己是不是可以为了传真道而不要命,就如同那个基甸弟兄一样。

    他还真的纠结了一番。

    大哥该隐杀了自己,那是自己只是干了该干的事情,并没有主动冒犯他。

    可是现在基甸传福音,是深入到敌人内部,等于是冒犯了敌人的尊严,是主动上门,对他们挑战。

    这个要比自己面对大哥,要困难好几倍!

    这个事情,还需要更多思考。

    目前一心不可二用,先看看先听听基甸和那个老头儿都说些什么,头痛的事情放在以后再说。

    基甸对那个老头儿说:“难道你爸爸就是要杀我的海盗总头领后来又找你麻烦了?难道他还限制了你对真道追求和向往?”

    老头儿的雷声更加轰鸣,显然很是情绪波动:“何止找麻烦,何止限制!他简直就是对真道刻骨仇恨!他如果就是反对不赞成你给我们传的真道也还正常,毕竟即使到了现在,真正接受真道的人也很少;但是,他老人家就远远不止如此了,他竟然打破了海盗的传承,企图不让我继承这支海盗的领导权,从他那里直接把他手中的凯威大帝称号直接传给我的儿子!咄,就是他!他根本就不随我!我多次给他传道,对,就是你传给我的,可是他一窍不通,气死我了!”

    他指了指另一个老头儿。

    那个老头儿,就是比说话的老头儿小一号的老头儿。

    说是小一号,是身材,而不是相貌。

    从相貌上看,那个小一号的老头儿的头发是灰白色,但是没有纯白头发老头的头发有那样良言的色泽。

    腰也没有那么挺拔,整个看起来,颇为老态龙钟。

    看到老爸指责他,他就不得不发话了。

    如果没有提到他,估计他就一直一言不发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精力不济,还是对这样东西没有兴趣。

    “老爸!我爷爷去世以后,我不是和你交代了吗?我也是不得不为!爷爷亲自对我说过,如果给了你,你一定会把这祖传的海盗给解散!可是,我们祖辈为海盗,害了多少人?一旦解散,各路仇家都会苍蝇一样踪过来,把我们给啃个尸骨无存!所以为了保留祖上的家业和后代的生命,与其交给你让你给败光,他宁愿杀了你,也不让你坏事!别说让你当凯威大帝三十三世,就是啥也不给你,他都想杀了你放心!他说你看着老实,实际上心中怀恨,想着夺权呢!你没有看到他那个时候满脸都是戾气,憋着主意想杀了你呢!”

    “我说那个时候他对我动辄发怒,看我干什么都有错呢!原来他心里早就打定主意要我的命了!真是可恨!”

    老老头儿看来很多事情也是第一次听到,时过境迁了一二百年,他话在那里气得肚子鼓鼓的;如果是当时现场,估计他得拼命。

    看来没有跟他挑开明说,策略还是上乘。

    那个小老头说:“虽然我告诉你这些,爷爷还是没有对你狠心下手,否则你觉得你能逃脱?他那个时候绝对是权力集中,说一不二!他不过是觉得你不成器,恨铁不成钢而已;而且那个时候,这位就是那个传道人吧,爷爷经常提到你的名字,看来你都成了他的噩梦了!不过他也很佩服你,说你是一个不怕死的好汉,很对他的脾气,有海盗的侠风盗骨!如果不是太尿不到一壶,他可以和你结拜成为兄弟!后来你虽然不在了,可是你的影响还很大,所以爷爷不得不对老爸狠狠地压制,否则就是内部分裂的你死我活!那个时候爷爷很纠结,很多时候,都是一生气,就想把那些受你影响接受你的传道的海盗杀了省事!”

    老老头儿拦住他:“少扯那些没用的蛋!我问你一个事情,为什么后来又让我当了凯威大帝三十三世了?”

    “这也是爷爷的决定!你没有注意到爷爷移交给你的时候,他还年富力强再干三四十年都没问题?”

    “是有点儿突然,不过他本来就糊涂,早就应该交权;可是他即使是交给了我,还在那里指手画脚,真是不知所谓!”

    “这你就不明白了,这是他的计谋!因为他不愿意交给你,本来想直接交给我的,在我的建议下,还是不要打破家族的传统,还是让你担任一段时间三十三世,然后再交给我。”

    “那他就应该彻底交给我,干嘛还碍手碍脚的不让我干个痛快?”

    “唉我说老爸!你怎么还不明白?”

    “我明白什么?”

    “有三条选择:第一,杀了你,一了百了;第二,直接迈过你,把海盗领导权直接交给我,对于你,为了防止你捣乱不让乱说乱动,把你断了手脚,塞到海底那个黑洞监狱里,永远不得出来;第三,让你当三十三世凯威大帝,但是爷爷当太上皇,对你的行为进行监督,这三条,老爸你觉得那一条对你最好?”

    “这还用说,当然是第三条!这也是你给我选的吧?”

    “那是当然,毕竟你是我的老爸!你怎么也能比爷爷活的时间长,那个时候海盗在我的领导下,还会亏待老爸你。”

    “这样说了,你这儿子当的还是当之无愧了?”

    “那是当然!我对老爸你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问心无愧,而且极为操心费力,否则,我比老爸你年轻,怎么会比你还苍老?就是因为我有个老爸要操心?你有吗?”

    “哈哈!你小子今天怎么也油腔滑调起来了?算你说的有理,我就不找你麻烦了,说起我老爸,我倒愿意给他操心呢,可是他总想办坏事,少干点坏事就都有了,这个他才不会听劝呢。”

    “人死为大,我们就不要说他了,你也是,他毕竟没有采取激烈手段对你,你才平安无事活到现在,能够见到基甸叔叔的面。”

    “混球!什么基甸叔叔,叫基甸爷爷,我叫叔叔凭什么你也叫叔叔?真是岂有此理。”

    小老头儿从善如流,笑着叫:“基甸爷爷。”

    基甸听了二人交锋,得到不少信息,笑着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咱们不讲究论资排辈那一套,我管你们都叫兄弟,哈哈兄弟。”

    这时候老老头儿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问小老头儿:“这么说,我干了一年,你们生说我犯了大错误,强行把我的三十三世凯威大帝给撤了,然后让你小子接手,也是你们蓄谋已久的安排了?”

    “那是什么理由来着,我现在记忆力不行了,老爸你提个醒儿?”

    “哼!干了坏事的人都很快就忘了!我给你提个醒儿,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推搪,不回答我的问题!记得那个时候,我才干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本来我就反对那种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海盗勾当,我自然不会如同以往那些海盗一样四处烧杀抢掠,更是一次也没有把船弄到这个海底金字塔里面,我的理由就是那些可供打劫的船只不符合我们的条件!然后,就有海盗提出挑战,说我的决策是错误的,会让大家都饿死!其实就那么一两个人说说,结果老爸起头,你在那里摇旗呐喊,就说我不称职,要把我弄下去!就这样一个混蛋主张,竟然就被你们强行通过了,撤了我的职,而且不让我外出了,所以你说的你们安排让我干那个三十三世凯威大帝,还不到一年!”

    小老头儿听吧,无奈一笑:“我想起来了!这个本来就是原来的计划,但是不得不说,老爸你的表现,呵呵,还是大大低于爷爷的期望,他跟我说过,你的一年任期内,至少要弄来两艘船,如果超过两艘,达到三艘,就给你延长一年;结果你连一条船都没有搞来,他简直都气疯了,哪里还肯让你继续当那个头领啊!他也不敢了,老爸你虽然没有劫船,别的事情可没少干!你把那些和你一样听了传道的海盗给提拔起来,让他们担任舰长;这个不算,你还公开做起了传道工作,说是要效法北欧那些前辈海盗,整个海盗一起皈信造物主,你猜怎么着,整体皈信的事情没有发生,有爷爷在那里坐镇呢!可是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有十几个人皈信了造物主,成了他的门徒!你没看到爷爷提起这事的时候那个脸色呢……”

    “什么颜色?”

    “都成了绿色,墨绿墨绿的!”

    老老头哈哈一下,一拱手对着船里的一个方向说道:“对不住了老爸,没有想到你对真道那么大仇恨,搞的你满肚子都是怒火,熊熊燃烧还不疼死?”

    估计那里有他家历代海盗头领的遗照什么的,可供后人瞻仰。

    “老爸你是要谢谢他!他都提议过,不但要撤你的职,还要处死你!后来才决定采用和缓的手段,就是用我替代了你了事。”

    “我明白了,你也不容易。”

    小老头说:“我倒也没有什么,我听过老爸你的讲道,虽然有些零零散散的没有什么系统,很初级,可是我也不是无动于衷;另外我还要告诉老爸,你不要以为爷爷不管我,让我随意行动,其实不然,他也对我管制得很严,你想想啊,他本来打算当太上皇一直当下去的,主要是给你当,你只干了一年,他还没有当够年头,当然要继续当,你是他儿子,还多少有所顾忌;我是他孙子,他就肆无忌惮了,管我就跟管孙子似的,当然实际我也是孙子,你说我能好受吗?我能给你争取到最大的自由,也是顶着来自爷爷的巨大压力的;所以呢,爷爷一过世,我也就心力交瘁,把这个凯威大帝交给我的儿子你的孙子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