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妙女多娇 正文卷 324:其乐融融

作者:金妃惜笔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11-01 23:55:37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盛宠权后:陛下,和离吧! 穿成团宠后她种田暴富 我家王妃貌若天仙 反差萌的唐先生 豪门重生:反派娇妻太腹黑 农女不简单帝君宠上天 邪王独宠:特工狂妃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送走了殷庆,玉嬷嬷便叫人去厨房传饭,也没再提请陈氏去前院的事儿。

    没人提,这件事就当是过去了。

    等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殷青筠把陈氏扶到了桌前,陈氏不由开口问道:“软软你为何要逼着管家在清风苑辟个小厨房出来?”

    “因为外边的人用着不放心。”

    殷青筠微微一笑,伸手拿了碗勺给陈氏盛了汤,“这是母亲您最喜欢的枣杞乳鸽汤,最是滋补,母亲快些趁热喝。”

    陈氏接了汤碗,看着碗里浓白醇香的汤头,仿佛没什么胃口。

    玉嬷嬷正盛着饭,见状牵强地笑了笑:“夫人不用理会太多,只要知道姑娘这都是为了夫人您好就是了。”

    “你们这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陈氏问道,“好似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一样……”

    殷青筠和玉嬷嬷沉默了一阵儿,谁都没再说话。

    陈氏身子中了毒的事情,玉嬷嬷先前私底下跟殷青筠说了,说陈家并没有告诉陈氏实情。

    所以现在陈氏还是不知道的。

    既是不知道,那能瞒着就瞒,总不能让她知道府中对她下过毒吧。

    殷府统共就那么多人,除了殷正业和林姨娘那几个,谁会想到对陈氏下毒手,还是下那种令身体逐渐枯竭的毒药……

    凝罗跟殷青筠提及过,说陈氏吃了那药十几年了。

    这就说明,背后下毒的人也在殷府待了十几年了。

    其目的,应该不是为了置陈氏于死地,但肯定是想她拖着病体,无法正常生活。

    陈氏病重,能得利的人太多了,多到殷青筠能怀疑到宫里去。

    所以先辟个小厨房来,入口事物不经外人的手,才能避免陈氏再被人下毒。

    思及此,殷青筠忽然转头看向了玉嬷嬷,道:“陈家送母亲回来时,是否还顺便带来了一个大夫,姓钟?”

    “是姓钟,陈家人都管他叫钟大夫。”

    玉嬷嬷回忆起回到陈家的时日,陈家那些人都对那个大夫和善有礼,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恭敬。

    “但他虽是个大夫,可除了一身医术,就没一处像是个大夫了……”

    玉嬷嬷迟疑着:“姑娘是觉得他有什么问题?”

    殷青筠旋即摇了摇头。

    那钟大夫能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殷府这一大家子。

    “没问题,既然是陈家派来照料母亲身子的人,就好好招待着,等会我陪母亲用过晚饭,再去找管家,将清风苑旁边的小院子收拾出来,离母亲住得近,照顾起来也方便些。”

    玉嬷嬷闻言微有一愣:“姑娘,这怕是有些不妥吧,那大夫毕竟是外男……这要是传出去了……”

    殷府的脸该往哪儿搁。

    青岚替殷青筠盛了烫,递给她。

    殷青筠接了汤碗来,用勺子勺着喝了几口,才缓缓道:“我不管,我只要母亲安好,别的我什么都不管。”

    陈氏在一旁听出了名堂来,也举着殷青筠这番安排确实不妥,便轻轻唤了她一声:“软软……”

    殷青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们要是觉得不妥,那我去找父亲知会儿一声,他若同意了,这便不能算作不妥吧?”

    真是麻烦……

    殷青筠心里暗骂了一句这委屈人的世俗,生死攸关的事情,偏还要顾着什么礼仪廉耻。

    可去他的吧。

    殷青筠正巴不得殷正业早些翘辫子,陈氏兴许还能改嫁一把,这才不枉了陈氏这些年对殷正业的厚爱。

    陈氏不知道殷青筠此时心里的小心思,只不停地给她夹菜,劝她多吃些。

    殷青筠笑着接下,手里的碗堆成了个小山包,才让陈氏住手。

    两人其乐融融一起吃午饭,像是这半年从未分别过。

    ……

    ……

    吃完了午饭,殷青筠把陈氏留在屋中,让玉嬷嬷照顾着她好生歇着,擦嘴净手后,就要去找殷正业。

    陈氏起身送她到门口,刚好一阵雪花被风裹着吹来,冻得她旋即一个寒颤。

    她怕冷,一向很怕冷。

    殷青筠摸着陈氏开始发凉的手腕,笑了笑道:“母亲回去吧,软软去去就回,晚上也到母亲这里来用饭,软软还有好多话没跟母亲说完呢。”

    陈氏扯着殷青筠袖角的手紧了紧,像是有什么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众人不敢插嘴,纷纷沉默了一阵儿,殷青筠正巴不得殷正业早些翘辫子,陈氏兴许还能改嫁一把,这才不枉了陈氏这些年对殷正业的厚爱。

    陈氏不知道殷青筠此时心里的小心思,只不停地给她夹菜,劝她多吃些。

    殷青筠笑着接下,手里的碗堆成了个小山包,才让陈氏住手。

    两人其乐融融一起吃午饭,像是这半年从未分别过。

    ……

    ……

    吃完了午饭,殷青筠把陈氏留在屋中,让玉嬷嬷照顾着她好生歇着,擦嘴净手后,就要去找殷正业。

    陈氏起身送她到门口,刚好一阵雪花被风裹着吹来,冻得她旋即一个寒颤。

    她怕冷,一向很怕冷。

    殷青筠摸着陈氏开始发凉的手腕,笑了笑道:“母亲回去吧,软软去去就回,晚上也到母亲这里来用饭,软软还有好多话没跟母亲说完呢。”

    陈氏扯着殷青筠袖角的手紧了紧,像是有什么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众人不敢插嘴,纷纷沉默了一阵儿,殷青筠正巴不得殷正业早些翘辫子,陈氏兴许还能改嫁一把,这才不枉了陈氏这些年对殷正业的厚爱。

    陈氏不知道殷青筠此时心里的小心思,只不停地给她夹菜,劝她多吃些。

    殷青筠笑着接下,手里的碗堆成了个小山包,才让陈氏住手。

    两人其乐融融一起吃午饭,像是这半年从未分别过。

    ……

    ……

    吃完了午饭,殷青筠把陈氏留在屋中,让玉嬷嬷照顾着她好生歇着,擦嘴净手后,就要去找殷正业。

    陈氏起身送她到门口,刚好一阵雪花被风裹着吹来,冻得她旋即一个寒颤。

    她怕冷,一向很怕冷。

    殷青筠摸着陈氏开始发凉的手腕,笑了笑道:“母亲回去吧,软软去去就回,晚上也到母亲这里来用饭,软软还有好多话没跟母亲说完呢。”

    陈氏扯着殷青筠袖角的手紧了紧,像是有什么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众人不敢插嘴,纷纷沉默了一阵儿,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