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妙女多娇 正文卷 220:赶紧滚吧

作者:金妃惜笔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9-09 23:55:3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反差萌的唐先生 穿成团宠后她种田暴富 盛宠权后:陛下,和离吧! 沈少他又不想离婚了 帝国第一宠:顾少,撩上瘾! 农女不简单帝君宠上天 全职男神 我家王妃貌若天仙 

    清风苑中一阵人仰马翻,比从前陈氏半夜病重还要吓人,不但惊动了殷正业,把菡芍苑中的林姨娘和殷青黎都闹醒了。

    林姨娘唤人点了灯,起身走到门边看了眼对面灯火通明的清风苑,嘴里念叨了一句怎么还没病死。

    芙蕖呸呸了两声:“这回不是夫人,是大姑娘。”

    “大姑娘?”林姨娘微微诧异,而后嘴角勾起一抹笑:“不愧是母子,瞧她从前那活蹦乱跳的模样,自打碧珠那死丫头死了之后,她也跟着病了,还就没好过。”

    芙蕖附和道:“是啊,也是奇怪得很,这半夜的竟然这样闹腾,看来病得还挺严重的。”

    殷青黎也起床走了门外,跑来问林姨娘清风苑发生了什么事。

    芙蕖瞟了眼林姨娘,朝殷青黎行了礼道:“大姑娘那儿突然闹开了,还惊动了相爷,相爷已经派人请了大夫去瞧了。”

    殷青黎一边系着腰带,一边抬眸惊奇地问:“是殷青筠?”

    难道不是陈氏那个病秧子么。

    殷青筠那身强体壮的模样,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林姨娘借着烛光看清了殷青黎脸上的担忧神情,眼眸一瞥嫌弃道:“你今儿跟大姑娘去了崔家,发生了什么?”

    “没发生什么啊,当时殷青筠还跟崔老爷子聊得很开心的,回来时我也没瞧见她身子有什么不适啊。”

    林姨娘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心:“傻黎儿,为娘是问你跟着大姑娘去了趟崔府,怎么就突然担心起她来了。”

    往常要是发生这样的事,殷青黎怕是已经笑出声来了。

    今晚却流露出这样的担忧神情,实在匪夷所思。

    殷青黎眼中划过一丝不自然,穿好了衣裳就要往外走。

    林姨娘叫住她:“你去哪儿?”

    “女儿去瞧瞧殷青筠死了没。”

    林姨娘直觉今晚殷青黎是吃错了药,不过清风苑这样一顿闹腾,连殷正业都惊动了,菡芍苑也确实是该派个人去瞧瞧,免得落人口实,说菡芍苑的是非。

    “那你就去吧,该说什么你心中有数,我就不去了,困得很。”

    林姨娘抬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回屋继续睡觉了。

    殷青黎拿了件林姨娘的披风系上,让映月提着灯笼走在前头,自己跟在后头迈着小步子,等到了殷青筠门口时,才发觉事态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殷正业背着双手在外间来回踱步,老眸中满是焦急不耐,偏里头的大夫始终没出来,让他心里的大石头落不了地。

    殷青黎迈步进了屋,对着殷正业喊了父亲,又看向坐在榻边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凝罗,轻声细语喊了声母亲。

    殷正业看着深夜前来的殷青黎有些吃惊:“黎儿?你怎么来了?”

    殷青黎拢紧了披风,看了眼披风后正在给殷青筠把脉的大夫,回过神来微微低下了头:“娘亲方才听说姐姐突然病倒了,本想着过来瞧瞧,奈何身子不好,就让黎儿代为探望了。”

    殷正业眼眸微动,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了句:“林氏有心了。”

    殷青黎逆着光看不清殷正业的脸色,只能继续扮演乖女儿乖妹妹的形象,压着声音轻轻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白日里瞧着还挺好的,怎么就病成了这样。”

    “为父也不晓得,得等大夫看过了之后才能下论断。”

    殷正业心里也是着急的。

    皇帝才刚立了太子不久,心中大事已定,成日里就盯着殷府瞧,就怕殷正业私底下亏待了殷青筠。

    可殷正业近来自认对殷青筠还算慈爱,却没料到她这突然发的什么病,来势汹汹,就连那医术高超的老大夫瞧了半个时辰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凝罗深深地看了眼殷正业来回踱步的急躁模样,只觉得眼睛疼:“相爷还是请回吧,软软这里不需要你守着,把大夫也叫走吧,让软软休息几日,病自然就好了。”

    “那怎么行,青筠这样昏迷着,明日宫中陛下必定派人前来询问,我若是不清楚原委,明日怎么跟陛下交代。”

    凝罗见殷正业最担心的居然是怎么给皇帝交代,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出去!这里不需要你的假情假意!”

    殷正业神色复杂了几分,盯着面前熟悉又陌生面庞,缓缓叹了口气:“夫人,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跟我置气。”

    “滚,谁是你夫人。”

    凝罗险些被气笑,面前这个当初亲上陈家说会一辈子待凝霜好的人,如今却连站在跟前的人是不是凝罗都分不清楚,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了。

    殷正业以为她在发脾气,略一沉吟,想着今夜殷青筠病得蹊跷,懒得跟她争吵:“夫人先消消气,青筠这病来得凶猛,你也才近来身子刚好,可别跟着病倒了。”

    凝罗伸手指着门外:“滚。”

    殷正业顿时十分尴尬,若是私底下被自己的发妻这样吼几句,他还能当当夫妻间的情绪,可是现在却是当着一屋子下人的面儿,还有殷青黎的面儿,这叫他堂堂一朝之相的脸面往哪儿搁。

    “陈氏,你莫要得寸进尺!”

    凝罗不为所动,冷眼瞪着他:“我求求你,可赶紧滚吧!”

    玉嬷嬷连忙扯着她的袖子,对她摇了摇头:“夫人......”

    陈氏从来都是温柔似水的,才不会对殷正业这样厉声言语,更不会胆子打到跟他说滚这个字。

    凝罗也扮了她三个多月了,一直没叫人察觉,何必在这个时候横生事端,令人多生疑窦。

    殷正业气得咬牙,殷青黎适时上前福了福身:“夜已深了,父亲不若先回房歇息,黎儿陪着母亲在这儿等着姐姐醒来就是了。”

    有了殷青黎递来的台阶,殷正业冷冷哼了声,甩袖便走。

    凝罗狠狠喘了口气,过了一会儿看向了殷青黎:“你也走吧。”

    殷青黎刚才已经在父亲面前表现了一番了,自知留下来再也没什么用处,反倒可能惹恼凝罗,端端正正行了礼,退出了门去。

    凝罗三步并作两步饶进屏风,把正在闭目给殷青筠诊脉的大夫拖着一把丢出去:“你也滚!”

    大夫没见过这样凶神恶煞的凝罗,吓得双腿发抖,忙不迭连声告辞。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