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灼冰寒火 正文 第五十章 得救

作者:东武西骨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3-15 10:39:0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擎苍帝主 我成了无敌燕双鹰 进化载体 饮尽风雪 捡了个妖尾世界 绝武成尊 时光逐梦人 圣植契约 

    一夜未眠,楚阳修炼了一个晚上,进度并不是很理想,才达到之前总量的百分之一多一点,而听说圆晶境光是灵气总量就是凝元境巅峰的三十倍以上。怪不得书上说在凝元期再天才的人物也要耗时五年以上。

    这事急不得。

    楚阳起身,挥手结出一个水球大概清洗了一下。

    “红果,回来了。”

    啾

    随着楚阳声音的落下,红果扑腾着翅膀从天上落在楚阳肩上。

    “好家伙,那是你做的吗?”

    楚阳看着红果飞来的那个方向,那里正躺着一个浑身烧焦的半个人大小的猴尸。

    啾啾

    红果不停的在楚阳肩上左右乱蹦,挥舞着翅膀摆出各种姿势,似乎在向楚阳展示自己是怎么样打败那个猴子的。

    楚阳也是露出笑容,伸手拿出三颗果子递给红果吃下,说道:“既然你都这么努力了,那么我也不能落后啊!”

    楚阳伸手甩出一团水球打在旁边的火堆里面,将只有一点火星的火堆完全打灭。

    楚阳将地上自己撒的那些粉末也都一一用水球封住,然后从腰上的手环中摸出一个密封的小瓶子。

    这是楚阳在白砂帮中买来的,楚阳看了一下,瓶子上面贴有纸条,上面写有一个说明,映蓝花花粉,它散发的气味会吸引某些猛兽与灵兽的仇恨,只需要将花粉往自己身上一抹,周围的猛兽就会自行来找你,是上山打猎的必备良品。

    噗

    楚阳拔开瓶子的塞头,将里面的粉末倒出来,然后往自己身上抹了抹。

    楚阳伸手拍在旁边的树干上,突然间,一根根冰刺从树干里面穿透而出,形成一个螺旋状的向上的阶梯楚阳纵身一跳,就这样踏着冰刺借助着树枝到了树顶。

    这个位置就很好,楚阳四处张望了一下,有高度,而且还有风,应该很快就有效果了。

    啾啾

    楚阳正在等着被吸引的灵兽到来,不过却没有想到旁边的红果似乎也被这个花粉影响 向着自己啄来,楚阳反应也很快,一把抓住红果,然后用灵技让它清醒了。

    “我都忘了还有你这家伙了。”

    楚阳将身上的衣服硬扯下来一点,用水灵气将它打湿,然后贴在红果的鼻子上。

    “不许用力摇头,不能将这个甩下来。”

    啾

    红果听话的低着头,蜷缩在楚阳的肩上。

    吼

    叽

    突然间,几个兽鸣声从一边响了起来,楚阳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以前自己还是武修就经常去山里面打猎,现在总不会还比不过那时候吧,而且看动静似乎也不是很多。

    轰

    一瞬间,楚阳感觉到地面突然的晃动了起来,四周响起大量的兽鸣,快速的向着自己这个方向冲来,有些沿途的树木都被折断倒下。

    楚阳脸上才露出的笑容直接愣住,自己眼前原本还略显平静的森林一下子就躁动了起来,大量的树木突然倒下,地面也突然震动了起来,各种猛兽的叫声响起。

    楚阳急忙拿起手上的小瓶子仔细查看,因为现在的这个状况只可能是这个映蓝花花粉引起的。

    果然,楚阳在瓶子的另一面又看见了,几排字,使用时,只需一指甲盖的份量就足以将气味挥散到周围五十米,质量绝对有保证,落款:白砂帮杜昆。

    楚阳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烟尘,苦笑了一下。

    “这下麻烦了。”

    ……

    “大家注意,前方就是庞地龙的领地了。”

    “庞地龙,那家伙的皮可是好东西,拿回去炼炼可是能作为一件不错的防御性灵器。”

    排云森林比较接近中心的地带,五个人驾驭着灵器从空中落下。

    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留有一个刺猬头发型的男子,他伸手拿出一张地图,张来看了一下后,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我们往左前方走走,那就是庞地龙原本的住地,不过它应该不是死在那儿,我们就从那里开始向周围扩散搜查吧。”

    “就依布师兄来说的做吧。”

    “我同意。”

    被叫做的范师兄的人名叫布辉,是亢土宗尊贵的亲传弟子之一,这次亢土宗上层突然公布了一个消息,说是云州淬魂境以上的妖族灵兽除了石翼狮王蛮真外,已确认全部死亡。当时

    接到这个消息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这些妖兽的实力加起来或许都有亢土宗五分之一的实力了,只不过它们都各自为战,所以构不成威胁,而且亢土宗还能靠和它们签订协议来让它们管理其他妖族灵兽,省时省力。

    但是现在居然被人消灭了,接着上层又下达命令,说是那些尸首都还遗留在原地,下令叫弟子们进行回收,这时自然有人提出疑问,是什么宗门内的什么人杀了它们吗?为什么将尸体留在原地?我们去回收会不会触怒那个人或者说那个势力等等问题。

    得到的回应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件事与宗门内那位神秘的名誉长老有关系。

    随后就组成了八队由自己这样的淬魂境弟子带着四个圆晶境巅峰弟子组成的回收队。

    布辉张口说道:“去找一找吧。一般来说,高等灵兽妖族的尸体还会残存至少半个月的威势存在,按情报来说它们的死亡时间没有超过这个时间,我们应该还能找到。嗯?”

    布辉突然凝神的看向身后的方向,其他四人发现了布辉这个样子正要开口询问,不过还没有问出来,也皱着眉头看向那个方向。

    布辉开口说道:“上去看看。”

    其他四人都点了点头,几人身上冒出微光,身体向着空中浮去,穿过树顶后,几人也看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从他们看过去,在距离几人还有接近一公里的距离,一个微小的人影不停的踩着树冠跑在最前面,没到一个树冠上时,他的脚下都会形成一个冰块作为支撑,而他身后则乌压压跟着一片飞行灵兽,而且看他身后的树木不停的倒下,想必地面上也有不少的灵兽。

    这个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只能看到一小块黑影,不过对于几人来说,虽说不是很真切,却也能看到大概。

    布辉一行人之中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子开口说道:“嚯,这是谁呀,这么大的手笔,他想一下子将这些灵兽都解决掉吗?”

    又有一个身穿绿色衣衫的女子摇头说道:“看到他这个样子到像是在逃命,不过他身后的跟着两只连风鹰,应该追的上他,为何不敢上前?咦,他怎么转向了?”

    另一个红衣女子说道:“应该是看见我们了,不想将麻烦引到我们身上吧。他倒是好心。怎么办,布辉师兄?”

    布辉沉吟了一下,说道:“出门在外,能帮就帮一下吧。”说完后就带头向着那边快速飞去,其他四人也立即跟上。

    楚阳浑身湿透,一手护着红果,一手握着一个小巧精致的方盒子,这也是之前送礼的灵器之一,它能发出五次威力巨大的寒冰雨,楚阳已经用这个打退了两次身后灵兽群的进攻了,而现在它们也学聪明了,只是在后面保持一定距离的跟着,一点都不上前,这样下去只有将这群畜生引到一个狭窄的地方,然后……

    “下面那位道友,可否需要帮助?”

    一个声音突然从楚阳左上方传来,正是自己刚刚避开的几人,立即开口说道:“不劳烦几位了,我引来危险实在太大,还怕到时牵连到几位就不好了。”

    “道友不必客气,出门在外,都是互帮互助过来的。”

    楚阳还没有来的及说下一句话,旁边的五人已经停下。

    轰

    楚阳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灵修的战斗,五人之中只飞出一个红衣女子,从她身边不停的飘出红色五瓣花,这种红色的花朵触之即炸,范围极大,不一会儿空中的灵兽就所剩无几,活着的也都逃走了,而地面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片绿色的雾气包围,楚阳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是看见下面的兽群没有一头冲出来看,应该是行动不能的状态了。

    绿衣女子对着红衣女子开口说道:“你也太太狠了吧。一点生路不留。”

    红衣女子不以为然的说道:“不是还跑了几只吗。那就是生路。”

    “不和你争,反正……”

    楚阳看着谈笑风生的几人,差距太大了,他们应该是圆晶境的灵修吧。

    “道友,可有受伤?”

    楚阳转头看向旁边飘着在空中,最开始向自己搭话的刺猬头发型的男子,脸上又露出平常的微笑,说道:“幸亏几位相救,不然在下可就真的会凶多吉少了,请问,阁下的名字?”

    布辉也客气的说道:“我名叫布辉,我们几位乃是亢土宗的修士,见到道友危急,本着都是出门在外相遇,能帮一下是一下。”

    楚阳微微弯腰行了一礼,又说道:“原来是亢土宗的布前辈,难怪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哦,在下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是长兴城楚家楚阳,这次几位的救命之恩,在下家里也还有几个闲钱,一定会备上厚礼答谢各位。”

    “可是长兴城首富楚平的那个楚家?”

    “正是,不知道布前辈为何得知?”

    布辉笑道:“楚道友不必客气,叫我布道友就行,至于我如何得知,我们来到云州,自然做好了功课,长兴城乃至云州的首富,我们自然有些了解。”

    布辉脸上虽然很平静,但内心却已经翻腾了起来,确实如他所说,他们来到云州,肯定做好了功课,但却不会特意去了解一个普通人的家庭,哪怕他再有钱,最多也就关心一下那个云州最强名号的韩轩,真正的原因乃是自己那身为亢土宗三长老的父亲和自己说的话。

    “辉儿,关于这次的任务,其中的名誉长老,我们还得到过一个一些消息,就在云州一个名叫长兴城的地方,其中一个叫楚家的商人家族举办了一个宴会,这种商人举办的宴会本来很正常,但有传闻其中就有我们亢土宗的名誉长老去参加,甚至还有残火商会的舒烟会长等等大人物,而且经过我们的人去探测,这些消息都是真的。”

    “父亲,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利用这次人物去接触一下吗?”

    “不,恰恰相反,我的意思就是要你不要和他们扯上一点关系,几天前名誉长老他亲自下达命令说过,不要对楚家做出任何不敬的行为,是任何不敬的行为,懂吗?”

    “知道了,父亲。”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