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灼冰寒火 正文 第十一章 往事

作者:东武西骨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3-15 10:39:0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莽莽仙程 天启王座 神医喜多多 双世夫人:娘子要出逃 惊天剑主录 万古信仰 天下盟主:废柴大小姐 司空剑魔传 

    原求安一掌拍在桌上,巨大的力道将桌上的饭菜都震的飞起,汤水四溅,整个人再也压制不住怒气,撑在桌面上指着楚阳。

    “你为什么还不回头,你到底在固执什么,你真的认为自己修灵有什么大用吗?你难道忘了楚家八年前受的屈辱吗?”

    看着怒视着自己的原求安,楚阳想了一下,反而淡淡的笑道:“说不定我碰着点奇遇,一下子就变厉害了呢。然后自然而然就能报仇了。”

    “你……”原求安怒目圆瞪,按在桌上的手都因为狂暴的内力而陷入桌面中,不过不管自己多么生气,对面的楚阳都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

    最后,原求安就像是泄了气的球一样,向后一倒又坐回椅子上。

    自己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固执,自己也不信他会分不清到底是修灵对自己好还是修武好。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理由。

    不,不对,自己好像知道一点线索。

    原求安仔细想了想,就在楚阳废掉内力那天的早上,自己像往常一样向着帮派走去,却在半路的街道上碰见了楚阳。

    那时的他整个人披头散发,整个人就站在人群中央,周围的人出于身份问题都没有去管他,路过他时都主动绕开,形成了以他为中心的一个空白区,异常显眼。

    自己很惊讶,明明昨天才见过面,都没什么事,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出于关心,自己主动走到他面前,但他都没反应,整个人只是空洞的看着前方。直到自己向他打招呼后,他才转头看向自己。让自己没想到的是,在他注意到自己的同时他就抓着自己的双手跪了下来,整个人突然大哭起来。

    那时自己还小,也没有见过一直是年轻一辈中大哥的楚阳这个样子。当时整个人吓坏了,连他似乎在哭喊什么也没注意,整个人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有闻讯而来的楚家其他人将他接走。

    当时自己还以为楚阳只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去世而伤心,也没在意。却没想到晚上就接到楚阳废掉内力转修灵的消息。

    再往后,自己就没怎么和楚阳见面了,现在想一下当时在肯定发生了什么,当即开口说道:“你能告诉我你在八年前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时楚阳瞳孔微微一缩,他自然知道原求安说的是什么,脸上虽然还是保持着笑容,但一直放于桌下的双手却因为握拳过紧而关节发白。

    多久了,这么多年都没人这么认真的问起过自己这件事了。楚阳不由得又想起八年前命刚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所发生的事,那天自己在高空中所看见的,所听到的,楚阳深吸口气,嘴唇微微蠕动,声音苦涩的开口道。

    “你知道八年前的炎州的那件事吗?”

    原求安愣了一下,这等大事他当然知道,但这件事和自己和他说的有关系吗?

    炎州,别国的一个大州,曾经也是一个人口密集的繁华之地。

    八年前,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整个炎州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死寂之地。

    整个炎州的地界里,无论是人类还是野兽,虫豸甚至是树木,都化为一种极度干枯的状态。

    这件事一两个月就传遍了整个南陆,各大宗门陆续的都排有手下前来查看,甚至还有中陆的灵修来过,最后的得出的结论是由一个水属性的灵修抽空整个地方所有生物的水份造成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却不得而知。

    此后,这个地方也成为了个个地方明文禁入的禁地。虽然现在炎州植被又再次长出,也有一些虫兽从新进入炎州地界生活,但却没有人敢去,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灵修是否还在,万一一不小心就惹到了他,那后果简直不可预料。

    当时这事传到云州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了,不过人们也只是唏嘘了一阵,毕竟这种事离自己太远了,只需要知道那边很危险,那的人都死了。

    等等

    都死了

    原求安脑子里轰的一下,仿佛爆炸一般,脑中突然清楚的回想起了那天早上楚阳抓着自己哭喊的是什么。

    “全死了,这么多人啊。全死了,他怎么能这样,他怎么敢这样。”

    明明这么久都没有在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时候就想得这么清楚。

    原求安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把握住了重点,但是怎么也不能把它们连接起来。楚阳口中的死人是炎州的那些?因为炎州那件事楚阳去修灵?楚阳口中的他就是毁掉炎州的灵修?

    这太扯了

    楚阳看着对面埋头苦想的原求安,知道他无法理解自己所说的话,但这就是事实。

    八年前,自己与往常一样在后院练武回房后,黑雾般的命就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出现就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将自己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连声音都不能发出,并且直接开口就要自己修灵。

    开什么玩笑,自己好歹也是个武修天才,而且本来就没有修灵的天赋,怎么可能会听一个陌生人的话就跑去修灵?而且那时真是年轻气盛,看着面前还在不停的对自己许诺修灵后未来的美好前程的命,丝毫没有感觉到现在的自己生死都掌握在对方手中,心里还生出在自己未来习武大成之后必定会狠狠的羞辱他回来的这个念头。

    也不知道是自己心里的念头被他察觉而惹他生气了,还是单纯的已经不想和自己废话了。命身上衍生出一根黑色的锁链缠绕在自己身上,说是要让自己先见识一下他的力量再做决定。说完自己就感觉眼睛一花,能再次看清周围环境时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城镇上空。

    城镇中的人也发现了空中的自己两人,所有人停下自己的事情对着空中指指点点,房屋里面的人听到外面的吵闹也探头出来观望,甚至远处还有一些武修,灵修正向这边奔来。不过楚阳都没在意这些,因为他还没有从现在的状况中反应过来。

    命伸出自己黑雾缠绕的手,指着下面的人群说道:“看。”

    楚阳精神还没集中,听到这句话时,下意识的顺着他的手看去。才一定神看向下面,就不由得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下面的人们突然开始倒地,衰老而死。不是之后传出的水灵修抽干水份,而是年龄上的衰老。

    楚阳看的很清楚,年青的男子几秒之间就长出了齐腰的胡子,发色也迅速变白。美丽的少女,脸上出现皱纹,背也开始佝偻。最可怕的是他们似乎对自己的变化一无所知,依旧对着高空指指点点,直到自己再也抬不起手,再也说不出话而倒在地上。

    再之后的事自己就不清楚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又在长兴城之中了,而原求安就在自己面前。但自己脑中却清清楚楚的记得命最后对自己说的话。他这次并不是为了展示自己有能力帮助自己修灵,而是说出了更现实的话。

    “看见了吗?这就是我的力量,如果你不听从于我,那么或许下次就会落在你家人身上。不想他们死的话从今天起开始修灵吧。”

    楚阳也好久没有去想这件事了,毕竟没有什么用,只会徒增自己的烦恼而已。

    突然间,楚阳似乎听到了从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是从远处传来的。对面沉思的原求安也抬起头来看向外面。过了几秒,窗外又传来一声男子的爆喝,这次很近,两人都挺听的很清楚,

    “白砂帮办事,情况紧急,请各位乡亲让出一条道路。”

    屋内的楚阳和原求安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跑到窗前。

    窗外依旧是那副样子,道路上各种小贩与普通的行人,热闹非凡。只不过现在他们都尽量向着街道两边挤去,原本拥挤的街道硬是空出来了一条两米多的空道。

    这一切都是因为街头另一边极速奔来的三匹快马。

    带头的就是刚刚发出那声爆喝的身穿白色武服的男子,身后跟着的两人则是穿着蓝色武服的青年。三人马上分别都有用绳子在马背固定着的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三马没有停顿直接就并排通过了这条街道,随后又发出一声同之前一样的爆喝声。

    楚阳不由得皱起眉头,刚刚马上的几人有一个自己认识,其中一个被固定在马背上的人叫做*,是帮中老一辈的人了。在自己还在修武时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在那时就已经是通力境巅峰的境界了,而现在却浑身是血的趴在马背上人事不醒。

    旁边的原求安开口说道:“阳哥。看来你的事要之后再谈了,帮里可能出事了,我先回去一下。”说完不等楚阳回答,直接抓着窗框向上一翻跳上了楼顶。

    楚阳听着头上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以及瓦片碎掉的声音,也转身向着外面走去,路过大厅时随便叫了一个小二,对他说楼顶的瓦片需要修理一下。

    他也打算去帮中一趟,虽然自己已经不是白砂帮的一员了,但是以前的感情还有,而且其中还有*,于情于理都该去看一下。

    ……

    当楚阳踏入白砂帮门内时,演武台已经围满了人。刚刚马背上受伤的三人就躺在台上,现在的三人身上已经缠满了绷带,旁边什么人也没站,所有人都只是围在台下。

    楚阳很轻松就从人群中找到了原求安,这小子以前无论是看戏还是看热闹都一定要站在第一排,现在的他就在台下左侧那边。

    楚阳走到原求安身后的人群外围,直接抬脚向着人群中挤去,直接用身体撞向前面的两人,被楚阳碰到的人都自动向着两旁避开。

    被撞开的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就感觉身体轻轻动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原状,所以也没有在意。也有人看见一个没有穿帮派武服的人挤了进来,正要伸手阻拦,但看见是楚阳的时候又停下了。

    楚阳几下就用太极秘法走到了原求安身边,此时的他正在和旁边的一个人交谈说话,脸上的表情越说越愤怒。

    楚阳并没有说话,而是等着原求安和别人的谈话结束。反而是原求安看见了楚阳后,主动打住了与他人的对话,转头对着楚阳沉声说道:“你来的真慢啊!”他对于楚阳回来他并不奇怪,不如说如果他不来反而让人感到奇怪。

    楚阳看了一眼台上的三人,皱眉道:“先说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吧。为什么把这三人放在台上,这么重的伤不送到静室好好治疗?”

    “把他们摆在这儿就是在治疗了。”原求安伸手指了指台上三人说道:“看他们的脸,是不是有一层青色?”

    楚阳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每人脸上都有一层类似于营养不良的菜青色,但与营养不良所造成的皮肤发青不同的是,这青色更像是在脸上戴了一层透明的面膜。

    原求安又接着说道:“据说这是被鬼怪所害而导致阴气入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实际见过鬼怪是什么,只是知道阳气是它们的克星,所以放在太阳底下能好的更快。”说完他指了指左边。“具体情况的话你还是去问当事人吧。”

    楚阳顺着原求安手指的地方看去,那边正是刚刚看见的骑马的那三人。现在三人正被人团团围住,为首的那个白色武服男子正满脸愤怒的向着周围人讲说着自己今天所遇见的事。

    楚阳正要向着那边挤去,脑中突然响起命那苍老的声音。

    “回家,你凝元的事物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