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生之最强武侠系统 正文 297.父女隔阂,殃及池鱼(第一更,求订阅)

作者:发卡量甘氨酸 分类:异界 更新时间:2019-02-11 21:02:3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九霄赤灵传 杀人神话 重生之少将仙妻 重生之家族财阀 不要飞升 造反我是专业的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三国有君子 

    “他就是金明杰?!”

    吕小白心头惊动,目光却是停留在这一位金家最有天赋的二代子弟身上。

    传说当年的金明杰,青衫长剑,潇洒不羁,完全就是一名标准的青年剑侠。

    曾经多少江津城的少女,都为其超然之风度而心动不已。

    料来当年金妍的娘亲,和那于凤兰,应该也都是被其那股飘逸洒脱的气质所折服。

    可是如今的金明杰,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历经沧桑,半生心酸的潦倒中年。

    虽然一张脸孔依稀可见当年的英气,但是那唏嘘的胡渣,不修边幅的身姿。

    怎么看,都和那仗剑而行,翩然潇洒的风流剑客扯不上关系。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确是金明杰。

    且不说刚刚那一剑和传说中的金家嫡传剑法——《裂天剑诀》如出一辙。

    就单说这些个黑衣人,看见他出现的那一刻,眼神中不约而同出现的震动之意,基本就可以断定他的身份和来历。

    但见金明杰大步而来,站于马车和这群黑衣人之间。

    尽管模样有些潦倒不堪,但他那一双眸子里透射而出的目光,犀利得如一口惊世神剑,璀璨锐利到让人不敢直视。

    他冷冷地扫过这些人,随即低沉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再敢乱伸手,就别怪我不念情分!滚!”

    一声厉喝,仿佛大赦。

    所有黑衣人都是一副侥幸的样子,纷纷朝着金明杰行礼。

    之后便是个个狼狈不堪,手忙脚乱地朝着江津城方向狂奔离去。

    ……

    一直等这些家伙都全部跑掉之后,金明杰方才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看向马车之上,扫过吕小白,最后停留在金妍的身上。

    这一刻,这个之前锋芒毕露,剑气冲霄的生死境顶尖高手,脸上的冷傲和孤高皆尽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怜爱,还有那深深地愧疚之意。

    可是金妍看着他,一双眼睛里却只有数之不尽的恨毒和仇怨。

    先前那似乎压抑起来的情绪,在看到金明杰的刹那,再度爆发而出。

    “妍儿......”

    金明杰轻声言道。

    只是才喊出她的名字,金妍就立马出声,冷冰冰地言语,瞬间打断了他的话。

    “闭嘴,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这一言之下,金明杰微愣。

    随即,他的脸上有着深深地自责和黯然。

    莫名的,就连吕小白都能从其身上感到一丝脆弱之意,这让他心头一凛。

    长生诀赋予他灵异的感知,不仅于外界天地的变化,感知极为敏锐。

    在对于人的情绪变化之上,他同样具有极其神异的感应能力。

    从金明杰身上捕捉到的这一丝情绪波动,就让吕小白不由地眉头微皱。

    看起来,似乎这个家伙,并不像金妍所说的那般薄情寡义。

    起码在对待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之际,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冷漠无情。

    再想想金妍娘亲,于凤兰,还有金明杰之间的三角关系。

    吕小白仅仅是稍加想象,便觉得头痛。

    果然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家家户户之间的一些纠葛,不是他这么一个管中窥豹,只得一斑的外人能够把握理清的。

    看着沉默而对的父女二人,吕小白有种站立不安的局促。

    一番思想斗争后,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言道。

    “这个.......”

    吕小白手里的赤焱宝刀还没入鞘,淡淡的赤红光华流转,映照出他脸上的一丝不自然和尴尬。

    听到他出声,这两父女的目光都是朝着他看过来,这让吕小白更加不自在了。

    “我是不是回避一下。”

    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场景里,似乎显得特别多余。

    继续留在这里,只能是徒增无趣和烦恼。

    只是还不等吕小白自己离开,金妍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用,我和他之间没什么话好说。

    咱们不是还要赶路么,继续走吧。”

    这一句话出来,又不等到吕小白回应。

    金明杰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他眉头微皱,目光有些不善地审视着吕小白。

    “赶路?你们要去哪?”

    听到他的话,金妍冷着脸,不客气地回道。

    “这和你没关系!”

    看起来,似乎也没指望金妍能够对他好好说话,更不指望她能够回答自己的问题。

    所以金明杰的目光,是牢牢地锁定在吕小白身上,对着他声音微冷的言道。

    “小子,就凭你,也想带走我的女儿。”

    这口气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口吻,甚至有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

    如此生硬的语气,让吕小白心头有些不喜。

    但是此刻,碍于金妍和金明杰的关系,他又不好发作,只得是忍着自己的情绪,开口回道。

    “并非在下自己故作主张,而是令夫人临终之际,将令爱托付于在下。

    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

    江津城内,意图对令爱不轨之人,料来刚才阁下已经看见了。

    于此地长居,只怕以在下之力,也是力有未逮。

    在下隶属淮阳道六扇门,于那一片地带,当有护爱女之能,所以.......”

    “不用你多事,你现在可以走了。”

    还不等吕小白说完,金明杰冷冷地说道,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他有种似乎要把在金妍身上受的气,发泄在吕小白身上的感觉。

    这一下,就让吕小白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他心中压抑的火气,隐隐有升腾之意.

    然后,又还不等他开口,金妍儿倒是率先冷斥而道。

    “我的事,不用你来插手!

    我娘已经把我托付给他了,是他在我们母女俩最潦倒的时候,拉了我们一把。

    也是他带我回六扇门,给我衣服穿,给我东西吃,还教我练武。

    还在那贱人打算困住我的时候,也是他挺身而出,替我解围。

    我们萍水相逢不过数日,但是至今,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相信的人。

    他去哪,我就去哪!

    我绝不和他分开!“

    ”!!!“

    ”!!!“

    听到金妍的话,不仅是金明杰,就连一旁的吕小白都是大吃一惊。

    少年满脸震惊的样子,直愣愣地看着金妍。

    这怎么搞得?!

    怎么这句话听上去这么有歧义?!

    弄得他们两个,有点像背离家族,要外出私奔的小俩口一样?

    这满满男女私情的即视感,让金明杰一张脸孔乌云密布,阴沉得像是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他看向吕小白的眼神愈发不善,其中凶光几乎要化成如实质般的锋芒迸溅而出。

    吕小白敢肯定,要不是金妍一直护在自己身前,这个家伙怕是早就出手把自己砍个稀巴烂了。

    虽然某种程度而言,这大概可以理解成是一个父亲对于自己女儿的爱护之心。

    觉得世道险恶,怕自己的女儿遭人蒙欺,甚至说有一种对于吕小白的嫉妒。

    毕竟金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是其最相信的人,居然是自己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子。

    可就算如此,感受到金明杰对自己生出了杀意的吕小白,眉头紧皱,心头的那股怒气,像是积蓄到了一定地步,再也忍不下去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