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零妙时光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 改规则

作者:三羊泰来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2-11 21:04:43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


随机推荐:血族亲王:鸢尾未落 恋爱账簿 丁见月历险记 我做警察的日子 重生之寒门学渣 灭天归来当奶爸 太子宠姬:爱妃,往哪跑 莫与灵为伴 

    节目拍摄下午,休息时间,娇气的手里起了泡,孩子们更是嚷嚷着腿疼,都回去休息去了。

    玉溪也累得慌,回到了车里躺着,太累了,也不管儿子们翻跟头了,睡的特别的香。

    等睁开眼睛,孩子们都不在了,一看时间四点半了,睡了将近四个小时,出了房车,节目组已经上工了。

    玉溪一眼就看到了小溪边抓虾的孩子们,等走过去,岸边的小水桶都是小虾米。

    姚澄兴奋的道:“嫂子,溪边的水草里都是虾米,特别的好抓,都不用纱网,直接用手捧就行。”

    还示范了几次,满手的小虾。

    玉溪找了个空地坐下,她不打算下水了,只是嘱咐别再水里太久。

    其他的家庭也在抓,没什么技术含量,何家都抓了不少,晚上的菜有了。

    玉溪家的晚饭,韭菜炒河虾,蒸的鸡蛋糕,做了个素菜汤,齐活了。

    另外三家,何家的男主人到底是老板,他们和主持人合作了,因为主持人是最没有威胁性的,在红,也不会压过叶颍的。

    晚饭一直飘着香气,烁烁闻着鸡翅的味道,“妈妈,明天把鸡腿吃了吧!”

    玉溪摇头,“鸡腿要留到最后一天的,明天可以把鸭子和田螺做了,恩,还有牛肉。”

    烁烁咽了下口水,“太好了。”

    刚吃完晚饭,就开始惦记明天的菜了。

    节目在饭菜上的看点已经很充足了,尤其是还有剩下的几天呢,最大的看点就是五天后了,晚上拍摄也挺随意的。

    吃过饭,玉溪拉和孩子们早早的休息了,她回来的时候,看到导演的帐篷一直亮着灯的,这是针对她又要开会了,明天不知道怎么折腾人呢!

    可能是习惯了,晚上愣是没在醒,哪怕早上起来的时候,两个臭小子的脚都到玉溪肩膀了,拿开儿子们的脚丫,对两个孩子无语了,本就不大的地方,他们也能来个大颠倒。

    早上起来,玉溪见到导演,导演笑而不语的样子,玉溪,“........”

    讲真,她真的不怕!

    早饭,对于玉溪两家是享受,对于其他三家就不那么好了。

    导演搞事情,真是尽可能的限制玉溪了,所有的都是针对她的一样,“拿面前的一样东西和村民换,三个小时,最后换到什么,我们会根据市场价算给钱,拿到了钱,可以来买物质,这次不许是买卖,只能用换的,不能刷脸,不能用自己手里的钱去买东西,只能用桌子前面的节目组给的。”

    五个家庭都看着面前的桌子,五件东西,“.......”

    节目组真是越来越变态了,物件东西,一张红纸,一把水果刀,一个酒杯,一枚鸡蛋,一瓶水。

    何老板拧着眉头,“只能和老乡换吗?”

    节目组吸取了玉溪在景区的教训,“对,只能去制定的村子,别的地方换到了也无效,而且,今天午饭就用你们换到的等价价值做饭,不许超过。”

    玉溪面无表情的看着导演,针对她的啊,余光看着其他的家庭,呦,大家都是明白人,瞧瞧刚才还是苦瓜脸,现在心里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叶颍心里爽了,凭什么一样的家庭,吕玉溪两家顿顿好饭菜,他们吃都吃不好,问着导演,“导演,我们怎么分先后选东西啊!”

    导演拿出五个竹签,勾着嘴角,“抽签,根据长短来选,谁最短,谁最后一个。”

    玉溪等都抽完了,才上前,幽幽的看着导演,行啊,节目组跟她斗智斗勇了,跟她套路了,果然如她想的,无论她第一个抽还是第几位,都是最短的,深深的看了一眼导演,拿着竹签问,“这个游戏,不限制换几次对吧!”

    导演心虚的不敢直视,“恩。”

    玉溪突然笑了,“你说中午的午饭,换到多少价值,就能在你们手里买多少价值的食材对吧!意思就是,我们想要什么,你们都会满足对吧!”

    导演心里转了一圈,怎么感觉都觉得这话有问题,可对自己的设置有信心,又因为知道,吕总一定看出了猫腻,不敢在嘚瑟,在怎么,老板和吕总家据说有亲戚,“恩。”

    玉溪不再废话,回过头,其他的家庭开始选了,果然,有些价值都是选走了,只剩下一张不小的红纸。

    这年头,红纸两毛钱就一大张,家家真不缺红纸,这玩意在农村,真不值钱。

    年庚心拿到了一枚鸡蛋,忧心忡忡的,“我们的运气不怎么好。”

    玉溪一言难尽的看着年庚心,这位是不是她在就不愿意动脑子?明明被真对了,拿过鸡蛋,“这个不用去换了,一个鸡蛋也换不了什么。”

    年庚心垂着头,“的确换不了什么,村子里的人不看脸的。”

    昨天,他深有体会,否则,他们一伙人进村,不会累死累活的只得到一点的菜。

    玉溪轻笑一声,当然不看脸了,本来随着发展,货币的贬值,生活就够辛苦了,谁会大方的白给你东西,再说了,现在年轻的都在城里打工,留下的都是老人,人家真不追星,反而特别的会过日子。

    姚澄心急,一张红纸能换什么,“嫂子,其他的家庭都出发了。”

    玉溪一点都不急,反而拿起红纸比划着大小,“去拿工具箱出来。”

    姚澄就是听话,乖乖的去拿了,玉溪又指挥着年庚心去看了一根竹子。

    在节目组懵逼中,玉溪已经裁剪好红纸的大小,幸好一张红纸不小,一大两小,三块红纸,玉溪没记着剪纸,反而动手劈竹子,条件不允许,只能简单的来,弄了三个框子,年庚心磨竹子的毛刺。

    玉溪动手剪纸了,真不好意思啊,因为有剪纸厂,玉溪也学了一些,本就动手能力强,几年都给家里剪纸,已经能剪复杂的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三个剪纸很快就好了。

    玉溪没剪多复杂的,福临门,年年有余,还有明年的生肖,三幅。

    姚澄早就忘了刚才的愁苦了,“我怎么忘了,嫂子学了几年了,已经能剪复杂的。”

    年庚心也高兴了,加工后,价值直线上升,“可惜不能去景区,要是在景区找到老外卖了,这三张能卖个好价钱。”

    玉溪无语,“不能卖,只能换。”

    阅读网址:m.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huange.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huange.net